杜迪安踏入王宫,踩着华丽的红毯来到最上面的王座上坐下,大殿里站着不少侍从、女仆,全都低着头,偷偷地看着杜迪安,眼中充满恐惧。

    杜迪安扫了一眼,向不远处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年轻侍从招了招手,道:“平日里乌莉塔不在时,这王宫里由谁管?”

    年轻侍从身体颤抖,象征性地向前挪动一小步,结结巴巴地道:“大,大人,殿,殿下不在的话,王宫里都,都是大国师说的算?!?br />
    “大国师?他不是死了么,新任的大国师是谁,可在这里?”

    “在,在的?!?br />
    “去叫他过来?!?br />
    年轻侍从脸色苍白,偷偷地向下面的一个暗金色衣袍的青年望去。

    这青年跟几位侍从站在一起,见杜迪安提到大国师,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此刻见这侍从望来,知道逃不过,索性主动站出来,向杜迪安行礼道:“大人,小的就是新任大国师,您叫我‘索尔’就行?!?br />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体内热量反应只是界限者,但不排除控制了热量波动,毕竟,上任大国师是内荒强者,这位新任的大国师怎么也该是拓荒者级别才是,他声音平淡,令人摸不透情绪,道:“先前他们出手围攻我时,似乎并未见你出手,你这算是背叛么?”

    索尔脸色微变,没想到杜迪安上来不问别的,反而是先替乌莉塔追究他,他很快便猜出杜迪安的想法,脸上露出苦笑,道:“大人,不是我不出手,而是我自知实力低微,冒然正面出手,肯定只是任您宰杀,我在寻找您的破绽,结果还未找到,您便将他们杀退,殿下也不得不逃离?!?br />
    杜迪安见他这马屁拍得隐晦,知道此人情商较高,他说道:“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意思是看得清局势,顺应局势的人,才是英雄豪杰,你打算是继续效忠乌莉塔,还是归顺于我呢?”这句话的原意自然不是如此,但他可以歪解成自己要表达的意思。

    索尔知道自己没得选,在乌莉塔攻击杜迪安数次被逼退时,他就看出,这场战斗胜负已分,他也料到了此刻的一幕,当即故作犹豫,但只犹豫一会会,便咬牙道:“大人说的是,我愿意效忠于您!”

    “既然如此,你上来?!?br />
    索尔微怔,心中有些迟疑,但想到以杜迪安的实力要杀他易如反掌,当即壮着胆子上前。

    杜迪安站起,让出王位,道:“你坐下?!?br />
    索尔脸色微变,这王位只有壁主和乌莉塔坐过,他虽是大国师,但坐上这王位,等同于叛逆!他立刻明白了杜迪安的意思,一旦他坐下,将再无回头路,如果不坐,现在便会丢掉脑袋!

    他余光扫了一眼大殿,只见众多守卫、女仆全都望着他,其中还有几位在王宫商议的内阁文臣,也在下方观望着,一旦自己坐下,虽是被胁迫,但传出去便是真的,难以洗白,这让他很是犹豫,实在没想到这个忠诚考验来得这么快,这么狠!

    “怎么,不敢坐?”杜迪安目光直视着他,似乎看到了他的灵魂深处。

    索尔挤出笑容,道:“大人,这是您的王座,我坐……有点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既然归顺于我,这点小事都办不到?”杜迪安眼中泛起一丝冷意。

    索尔看着杜迪安怪异的魔化眼珠,全身有种被毒蛇盯住的惊悚感觉,他硬着头皮道:“既然大人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只好……只好坐了!”说完,慢慢地坐下。

    等他坐稳,杜迪安微微点头,道:“感觉如何?”

    索尔心中苦笑,暗想让我坐在火烧铁板上,都比这里舒服,他低声道:“这王座太尊贵,不是我等身份的人应该坐的,还是大人您来坐吧?!彼低暾酒?,让到一旁。

    杜迪安也不再要求他继续入座,他知道这索尔心中在顾虑什么,他今日虽然击退了乌莉塔,内壁区可谓是无人能挡,但在其他人心中,仍有两大因素,会使他跌落王座,第一个因素,是魔物研究所和狩魔家族联合围攻,有可能将他击败,第二个因素,便是壁主归来!

    杜迪安知道,第二个因素将会成为所有人心中的最后希望。

    不过,壁主归来的时间谁也不知晓,如果此刻归来,他只好逃到壁外躲避,但如果归来晚了,等他找到神尸,便有与之谈判的资本。

    如果给他的时间再多一点,他建立的发电站规模变大,即便这壁主归来了,他相信自己也有可能将其击杀!

    在这之前,杜迪安需要强制性地控制住整个内壁区,不管他们怀抱着怎样的希望,他都要用强权镇压下去!

    “派人封锁这里的消息,另外通知最权威的报纸,全城通缉乌莉塔,罪名是勾结入侵者,引发尸乱,压榨平民钱财!”杜迪安向索尔说道。

    索尔听得微呆,心中暗暗咋舌,通缉乌莉塔?这可是希尔维亚唯一的公主殿下!居然转眼间就成了被通缉的犯人?而且那罪名,简直是子虚乌有,恶意强加!

    “怎么,办不到么?”

    索尔醒悟过来,忙道:“办得到,办得到!”

    “乌莉塔逃跑,多半是联系魔物研究所和狩魔家族,准备卷土重来,但经过入侵者一战,他们残存的力量,根本无法与我抗衡,你传信告诉他们,谁要相助乌莉塔,一律当叛逆罪处理,断绝与他们的一切交易,任何与他们有来往的,一律同罪!”杜迪安冷声道。

    索尔怔了怔,说道:“大人,就算我传信给他们,他们也未必会听我的,乌莉塔殿下毕竟是公主殿下,也是壁主的独生女,他们肯定会相助她的?!?br />
    “我知道?!倍诺习菜档溃骸暗呕故且??!?br />
    索尔看了他一眼,心中感到一丝怪异,心想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一眼便识破你的意图,想要将他们逐个分散,再逐个击破?这样一来,你岂不是等于帮乌莉塔推动了他们的联合,逼他们不得不尽快联合起来围剿你?

    他心中这样想着,但没说出来,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