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莉塔望着皇家守卫在杜迪安面前如割草般被杀死,再也按耐不住,身影极速冲出,快如幻影,逼近杜迪安背后,手指上露出尖锐的爪子,向杜迪安后颈撕去。

    杜迪安背后仿佛有眼睛,在她临近时,背上的利刃肢体迅速卷动,向她暴刺而去。

    利刃怪肢的长度两米多,立刻将乌莉塔逼退。

    杜迪安没有理会她,继续向守卫冲去。

    乌莉塔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杜迪安面前被迅速撕裂,一个个喷涌着温热血液的生命就这样倒下,这里面还有往日跟她打过招呼的守卫,甚至她还知晓其中几个守卫的妻子怀孕了,再过不久孩子就要降临到这世上,可是杜迪安身上的利刃无情挥舞,将他们迅速斩杀,尸体几乎无一完整。

    她气得发抖,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既愤怒,又无奈,她虽然能躲过杜迪安的攻击,却无法靠近杜迪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大肆屠杀。

    “他一个外壁区的贱民,怎么会有割裂者魔痕,而且看这变化,比大国师的还要厉害,难道是神化割裂者魔痕?他怎么可能得到这样的东西,该死!”乌莉塔站在杜迪安后面,耳边传来一声声惨叫,面前像是人间炼狱般的屠宰场,训练有素的皇家守卫在杜迪安面前就像麦田里金色的小麦,被死亡镰刀快速收割。

    “杀!”

    “别怕,退后者死??!”

    皇家守卫后面,几名拓荒者愤怒咆哮,其中有三位是军神,他们目龇欲裂,激发出魔身,咆哮着朝杜迪安扑来。

    杜迪安怪异的魔眼微微转动,扫了一眼,朝这三位冲来的拓荒者杀去。

    其中一名拓荒者全身碧绿色鳞片,全身长满怪异疙瘩,在临近杜迪安的同时,从喉咙处陡然射出一道绿色黏液,散发着腥臭气味。

    杜迪安认得他的魔身,是稀有魔物中的绿魔者,这是一种剧毒魔物,他早有准备,在毒液飞来的同时,背上的利刃怪肢刺入旁边一个守卫的胸膛,将他的身体钩了过来,向毒液甩去。

    毒液落在守卫的后背上,杜迪安魔翼拍动,全速冲去,瞬息间逼近到这拓荒者面前,全身利刃肢体甩动。

    噗噗!

    这拓荒者瞪大眼睛,来不及后退,身体被斩成数段,瞬间毙命。

    杜迪安转而杀向另外两人。

    这另外两名军神看见杜迪安滔天魔威,却无惧意,视死如归般咆哮着冲来。

    杜迪安像一台杀戮机器,台阶在他脚下如履平地,飞速切入到这二人面前,利刃挥舞,几乎毫无阻碍,将其中一名军神的胸膛刺穿,利刃微扭,迅速将其身体撕裂。

    乌莉塔找到机会,立刻向杜迪安背后袭去。

    就在她的魔化利爪快要击中杜迪安的后颈时,陡然几道利刃怪肢从杜迪安腋下伸出,反向绕到背后,刺向乌莉塔的喉咙和脸庞。

    乌莉塔瞳孔一缩,脚掌一跺,瞬间止住了身子,向后退去,她全身惊出一层冷汗,先前看见杜迪安背上的利刃怪肢在攻击,本以为杜迪安来不及防御,没想到他胸前的利刃怪肢却能绕到背后进行防护,如此看来,他完全能用胸前的利刃怪肢杀敌,却故意暴露这个破绽,引她近身!

    想到这点,她心中愤怒欲狂,却不敢再冒然出手。

    在她停顿的刹那,杜迪安已经将三位军神全都斩杀,在皇家守卫的层层包围中,恐怖狰狞的魔躯如地狱中的恶魔,无人能挡!

    “不信,单靠我杀不死他,只能先退一步,去找魔物研究所和翼族帮忙?!蔽诶蛩懦中欢系乖诙诺习步畔碌氖匚?,眼眶泛红,攥紧了拳头,只觉这一生都未曾遭受这样的屈辱,眼前这些忠诚守护她的守卫,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前赴后继地死去,而她却只能灰溜溜地逃窜!

    这一刻,她甚至觉得,如果时光能逆转,她甚至可以放弃击杀入侵者的机会,也要在上一次的会议中将杜迪安杀死!

    嗖!

    乌莉塔不再多看,咬着牙,转身飞速离去。

    杜迪安的魔眼微微转动,余光瞥了一眼乌莉塔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惋惜,他抓不住乌莉塔,后者的魔痕形态他见所未见,料想应该是不属于魔物图册上的任何一种,多半是她父亲——那位壁主从神国,或是其他巨壁找来的高级魔痕,她的速度完全超过了他,想要追杀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他突破到主宰层次,才有可能凭着体质将其碾压,本想利用这些守卫的死来激怒她,让她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地攻击自己,主动近身,但没想到她忍住了。

    他心中遗憾,没能擒住乌莉塔,会让他掌控内壁区变得更耗时。

    “你们的殿下已经舍弃你们了,投降者生,逆战者死!”杜迪安收回目光,向面前的守卫咆哮道。

    他声音隆隆作响,传遍全场,震得稍近的人耳膜发嗡。

    听到杜迪安的话,站得较为靠后的守卫顿时清醒过来,举目扫去,顿时看见乌莉塔远在千米之外的身影,一时间,不少人面面相觑,有种无力和沮丧感。

    其中不少守卫咬着牙,将手里的兵器丢下了。

    但仍有一部分守卫怒吼着,继续朝杜迪安杀来。

    数分钟后,战斗落幕,或者说这场屠杀结束了。

    通往至高权利象征的王宫的千层台阶上,血流成河,无数的尸体残肢散落,血腥场景令人触目惊心。

    在台阶旁站着的是数百位垂首低头的守卫,选择了投降,杜迪安留下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望着台阶上同伴的尸体,脸色发白,心中悲凉。

    “顺者生,逆者亡,从今日起,我便是希尔维亚的壁主,臣服我的人,加官进爵,反抗的叛逆分子,一律杀无赦!”杜迪安站在台阶上,恐怖的魔躯散发着摄人的气势,他声音浩大,传遍整个王宫,说出的这番话虽然有些二,但他知道,这话必须得说。

    这是他传递的一个态度,让所有王宫里的侍从,守卫,或是内阁的文臣等人,全都知晓他的意思。

    而且这一句话,便代表着乌莉塔掌管的时代不存在了,甚至所有支持乌莉塔的人,都将贴上“叛逆”的标签。

    成王败寇,在这一刻完美的体现了。

    杜迪安全身的魔躯上染着鲜血,他一步一步地走向王宫,两旁的奴仆侍从瑟瑟发抖,惊惧地看着他,低着头,退让到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