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脚掌微动,背后像有一股推力将他送上了战车,他站在车斗中,将割裂战刀杵在斗里,身躯巍峨不动,轻声道:“去内壁区,全速?!?br />
    栓在车边的希罗、洛农等人听到吩咐,身躯微动,抬起头来,从披散的头发中露出一双阴暗的目光,瞄准一个方向,以希罗和洛农为首,拽动战车向前飞驰而去,其他人从侧面拉动战车,呈扇形向前分散奔跑,锁链哗啦啦作响,战车的轱辘在他们的拉拽下,滚滚驰动。

    很快,战车冲出了基地,来到外面的荒原,一路向前,遇见较浅的小溪,众人便直接横跨而过,撞击得水花四溅,如十二头怒兽。

    他们表情麻木,如同傀儡,在毒pin的侵蚀下,意志力早已薄弱,顺从了这样毫无尊严的待遇。

    遇见高山,翻越高山。

    遇见密林,撞破密林。

    杜迪安杵着战刀立在战车上,目光穿过阴雨绵绵的天空,直视着前方渐渐显露出的叹息之壁墙壁。

    在火药炸毁的那一段叹息之壁附近,已经被光明骑士包围封锁,这段时间曾有不少贵族暗访教廷,送上不少贵重礼物,想要得到通融,让他们偷渡进入内壁区,但大多都被拒绝。

    杜迪安没有从那处缺口进入,如今那里已经是整个商业区目光聚集的所在,各个势力都派着眼线时刻观察,人流密集,他不想多生事端,让希罗等人拉车直接从其他方向进入。

    当抵达叹息之壁前时,修道院长老和另外几个拓荒者,立刻展露出翅翼,其中有人则施展出自己的爬行能力,拉着战车直接向叹息之壁上爬去,其他几人则飞在半空,用锁链拖拽着战车,其他不具备翻越高壁能力的人,则抓着锁链,垂钓在战车后面。

    陡峭的叹息之壁在几位拓荒者的合力下,如履平地般轻易翻越,驰骋的速度丝毫不减。

    “去王城?!倍诺习卜愿?。

    其中几人闻言,身体微微一震,似乎知道了什么,但低下了头,继续默默拉车。

    战车在荒原上飞驰,偶尔会遇见一两只游荡到荒原上的行尸,被前面负责主要方向的希罗和洛农随手斩杀,沿途经过数座城市的边陲,直接穿插到王城前。

    “看来,入侵者没有除掉,神尸没有收回,连平复尸乱的心情都没了?!倍诺习沧⒁獾窖赝揪募缸鞘欣?,虽然有军队的身影,但数量不多,在尸乱中残破的要塞也没有修补,一片混乱。

    “去王宫,拦路者杀!”杜迪安冷声道。

    众人听到杜迪安的话,有些犹豫,但最前面的希罗和洛农在很短暂的犹豫过后,便再次拉动战车,导致其他人不得不跟上,心中犹豫的顾虑,也只能抛在脑后。

    战车向城门冲去。

    排在城门前的长队看见呼啸而过的战车,全都惊呆了,尤其是看到拉车的居然全是人时,更觉不可思议,立刻退让到一旁,在他们的印象中,能做出这样排场的人,只有身份尊贵的贵族。

    “站??!”

    “停下!”

    “什么人,站??!”

    城门口的守卫看见飞速冲来的战车,当看见拉车的全是一个个野兽般的人时,有些吃惊,但见战车上没有插入家族旗帜,不得不硬着头皮喝令停下。

    战车势如破竹,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

    这些守卫也看出了这一点,满脸惊色,纷纷握住了兵器阻拦在城门前。

    下一刻,冲在最前面的希罗和洛农飞速出手,将这些守卫掀飞,有的当场被一掌拍在胸口,整个胸膛的盔甲都凹陷了进去,里面的骨骼和心脏尽碎。

    “站?。?!”

    咚咚!

    “有人强闯,快拦??!”

    城门后的守卫看见一路杀来的杜迪安等人,又惊又惧,已经有守卫拉响了警报。

    杜迪安神色漠然,毫无反应,目光直视着前方,战车一路飞驰,将前面拦路的守卫或杀或击退,硬冲出一条血路,这些守卫在十二位拓荒者面前,如纸片般不堪一击,战车很快冲入王城,沿着街道一路飞驰,将路面的行人惊得纷纷避让,其中有坐着马车的贵族在路中间慢悠悠地行驶,观察路边店铺的风景,躲避不及,被前面开路的希罗直接一手掀起车厢,抛飞到数米高,落在旁边路旁,砸散成一地碎片,里面的人生死未知。

    战车所过,一路风卷残云,无人幸免。

    杜迪安站得很稳,手掌杵着战刀牢牢屹立着,战车的构造很牢固,从一些拦路被杀死的路人尸体上碾过时,车身弹起,却没有丝毫破损。

    王城各个街道的风景,在杜迪安眼角的余光中飞速向后撤去,路边行人的尖叫声和惨叫声,以及一些贵族惊愕的脸孔,也在战车驰骋中一一掠过,他看到了许多在外壁区不曾见到的景象,但他没有心情欣赏,他微微眯着眼,凝着神,等待着不久之后的战斗。

    半小时后,战车冲到了王宫前。

    在王宫前的台阶下聚集着大量守卫,实力强劲,全都是界限者,他们似乎早已得到消息,提前在这里布下军阵。

    当战车抵达时,从王宫上的台阶处走出来几道身影,俯视着千层台阶下战车上的杜迪安,站在中央的便是乌莉塔,在他旁边是一位军部统帅,亚摩斯,原本的三大统帅,如今只剩下他一人,另外二人一个死在帕格尔山脉的战斗中,一个死在上次王城埋伏战中。

    除了亚摩斯外,还站着四五位将军,全都气势强大,都是拓荒者。

    “杜迪安,你非要选择这个时候,攻我王城,夺我王权?”乌莉塔纵身跃下,身影轻盈,千层台阶转眼即过,来到三十层台阶的高度,望着战车上散发着磅礴气势的杜迪安,眼眸深处有一丝心惊,跟上次相比,她感觉杜迪安的气质有了新的变化,比以往更强大,更内敛,更自若!

    “这个时候很特殊么?”杜迪安眯眼看着她,“莫非是你今天来月假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