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诺伊斯再次返回大殿时,杜迪安让他取来今日的神浆。

    “少爷,内壁区的事……”诺伊斯将神浆取来,退到一旁,小心翼翼地询问。

    杜迪安将神浆倒入到注射器中,注入体内,面无表情道:“内壁区的危险已经清除,入侵者也死在了我们手里,如无意外的话,不会再有人当我们的拦路石?!?br />
    他望向诺伊斯,道:“记得,入侵者被我们杀死的消息务必封锁严实,不能让内壁区知晓,只要他们不知道入侵者已死,就不敢冒然攻击我们,这段时间是我们最安全的时间,我们继续按照之前的步调来做,等我的体质进一步提升时,就是我们主宰内壁区之时!”

    诺伊斯怔了怔,眼中有些不可思议,听杜迪安的意思,他们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他发现杜迪安的脸上并无多少喜悦之色,心中不禁忐忑,如今他地位不同,见识也广了,虽然知道杜迪安不会欺骗他,但以他对杜迪安的了解,如果有那个必要的话,这个少年能欺骗和利用身边所有的人!

    他不敢多想,以免暴露在脸上,他深知杜迪安的观察能力,当即低着头,恭敬退下。

    杜迪安将神浆一管一管的注射到体内,虽然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但每次做起来,总觉得怪异,在他的旧时代思想观中,只有病人,才会需要注射外物进入体内,他没有病,却在做着病人才做的事情,这让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俗话说的好,人在大喜和大悲时,往往会有诸多感慨,甚至回味自己的人生。

    杜迪安此刻的心情无喜无悲,但也有这样的回味感受,因为他知道,自己主宰内壁区的那一刻,迟早会来临,所有的障碍都已经除掉了,只需要让时间,将他推上那至高的王座。

    想到自己会成为希尔维亚的壁主,成为凌驾在这里所有人之上的存在,他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喜悦,而这种心情,也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对统领人的追求,他并不渴望,他觉得,或许是他见过了太多的人,各个阶层的人都有,从卑微到尘埃的贫民区孤儿,到普通平民、富豪商人,再到被驱逐到外壁区自娱自乐的贵族,甚至还有内壁区那些被神国加封爵位的真正贵族,乃至是狩猎家族的族长,修道院这样大势力的领袖,他全都见过。

    见得多了,他发现这些人之间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

    他觉得自己或许是看透了。

    把一件事看透了,就会无趣。

    把一个人看透了,就会分离。

    把所有人看透彻了,就会厌世。

    杜迪安觉得自己属于最后一种,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些厌倦了,即便是与人相处,他也能一眼洞悉对方的想法,他甚至能很轻易让别人快乐,也能让别人哭泣,他也知晓有的人对他恭恭敬敬,让他心悦,但对别人,或许是嚣张跋扈,令人厌恶。

    人都有好的一面和丑陋的一面。

    而他恰好都看见了,甚至这样的思想会时刻充斥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感到厌烦,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的思想是不是太极端了。

    极端容易走向毁灭。

    但他又觉得,只有用极端的方式,才能验证出世界的真理,撕破虚伪。

    他试着举例,结果成功说服了自己。

    “等我找到让你恢复的办法,我们就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生活,你说好不好?”杜迪安望着身边的海利莎,目光温柔怜惜,他偶尔睡觉时便幻想过,在一处金色沙滩般的海边,他跟她住在那里,每天就两个人,那样的日子对他而言,就足以。

    至于其他的人和事,他都不愿去理睬,太繁杂,而他已觉得有些累了。

    海利莎默然不答。

    但在杜迪安眼中就是默认,他露出微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时间拖的越久,我就会越强大,相信再过不久,我就能见识见识,这座巨壁中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了?!?br />
    次日,杜迪安叫来诺伊斯,让他从黑暗教廷中召集一批忠诚的人。

    诺伊斯领命去办,两日后,聚集了一批五十人的大队,全都是诺伊斯亲自挑选的合格人选。

    “先前那入侵者盗取内壁区的神尸,他们六人跟内壁区交手时,并没有带上神尸,应该是将这东西藏在了某个地方,你带人去搜查下,范围先从外壁区开始?!倍诺习菜档?。

    诺伊斯顿时醒悟,好奇地问道:“少爷,这神尸有什么作用啊,值得他们大老远过来抢夺,而且这东西相比整个巨壁的面积来说,就像大海捞针,要找出来的可能性应该挺低的?!?br />
    “他们不会藏太远,因为这是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这神尸有什么作用,我也想知道,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神尸应该还在巨壁当中?!倍诺习菜档?,“记得让他们隐蔽行动,不可暴露?!?br />
    “我知道了?!迸狄了姑辉俣辔?,点头应道。

    时光飞逝。

    转眼间一个半月过去。

    绵绵细雨滋润大地,将整个基地笼罩在濛濛小雨中。

    杜迪安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乌云,目光几乎能看到云雾中隐动的电蛇,他默默地凝望着,过了许久,当雨渐渐停歇下来后,他也回过神来,默然片刻,缓缓起身,向身边的海利莎道:“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内壁区了,相信很快就能回来?!?br />
    海利莎纯黑的目光似乎凝望在空气的某一点,并没有回应。

    杜迪安已成习惯,说完微微一笑,转身走去,来到大殿门口时,诺伊斯已经等候在一旁,道:“少爷,您的战车已经给您准备好了,你真的要一个人前去内壁区吗?”

    杜迪安微微点头,望着前方停在先前绵绵细雨中的战车,此刻战车外面拴着的锁链有十二根,每一根都连接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这些身影有男有女,包括桀骜不驯的魔蝎军神和修道院长老,也都被栓在了里面,成为战车的车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