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一道劲风从后面忽然鼓动过来。

    杜迪安迅速弯腰,胸前利刃推动地面,横向挪去,躲过背后的袭击。

    “族长!”

    “族长来了!”

    殿内的众人看见出现在门边将杜迪安击退的穆德雷,松了口气,立刻喝令守卫?;ち?。

    穆德雷望着闪躲到门边的杜迪安,脸色阴沉,道:“你这割裂者魔痕,是从哪得到的,她给你的?”

    杜迪安从地上站起,直勾勾地看着他,“龙母是不是已经死了?”

    穆德雷目光微微闪动,冷声道:“如果她老人家真的是了,那将是我们整个希尔维亚巨壁的悲哀,除了她,还有谁能抵挡入侵者?也只有你这样的愚蠢卑劣小人,才会期盼这样的事发生?!?br />
    “是么?”杜迪安没有理会他的嘲讽,道:“她在那里面的棺木中吧,我能感觉得到,你要不说,我就亲自去拆开看看!”

    “你敢!”穆德雷双眉微竖,踏出一步,挡在杜迪安面前。

    “你拦得住我么?”杜迪安冷冷地看着他。

    穆德雷低吼一声,蓦然向前冲来,当快靠近杜迪安利刃怪肢的攻击范围时,倏然一转,绕到杜迪安的侧面,腹部不知何时早已鼓起,张口猛地喷出一道炽热龙焰。

    杜迪安先前吃过这龙息的亏,此刻早有提防,在他腹部鼓起的时候,便知他要施展龙息术,在他嘴巴微张时,猛地蹲下,利刃横扫他的双腿。

    炽热龙息从杜迪安的头顶摩擦而过,并没有击中,反观穆德雷的魔化双腿,被利刃肢体划出数道血口,鲜血迸出。

    穆德雷踉跄着退后两步,眼中愤怒,他猛地咆哮一声,朝杜迪安正面冲来。

    杜迪安微怔,看见他眼中的一丝疯狂之色,心中顿时感到不妙,急忙后退,但后退终究是不方便的,很快就被穆德雷追上,逼近到身体三米范围内,这也是他的利刃怪肢延伸而出的攻击范围。

    他毫不犹豫地挥舞利刃倾射而出。

    嗖嗖嗖!

    如一片箭雨般的呼啸声响起,杜迪安的利刃怪肢全都刺入到穆德雷的身体中,贯穿了他的肩膀,胸膛,手臂,腹部等各个部位。

    杜迪安微怔,没想到他居然没有躲闪。

    下一刻,他瞳孔紧缩,露出一丝骇然之色。

    只见穆德雷微微张嘴,极其浓烈的炽热高温在他嘴中聚集,周围的空气都灼烧得微微扭曲,这绝不止上千度的高温,他无法想象人体是如何产生如此恐怖的火焰。

    呼!

    龙息喷出。

    炽热的火光倒映在杜迪安的瞳孔中,他感觉自己像要被火焰吞噬,死亡的感觉让他全身寒毛竖起,想要抽出利刃怪肢躲闪,但已经来不及了。

    呼!

    龙息火焰笼罩杜迪安的面庞和胸膛,席卷到他的上半身。

    凄厉的惨叫声在火焰中响起,杜迪安全身的利刃怪肢被焚烧得扭曲,剧烈挣扎摆动,顿时便将穆德雷撕扯成碎片,脏器和残肢散落一地。

    火焰吸附在杜迪安的脸上和胸膛上,剧烈地燃烧,如同先前沾在魔翼上的火焰一样。

    杜迪安扑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这次的痛感是上次的数十倍,魔翼上的神经末梢较弱,传来的感觉本来就不敏感,但面部和胸口却是神经集中较多的地方,灼烧的疼痛几乎让他精神崩溃,在地上反复打滚,想要将火焰拍熄。

    然而,这龙息火焰是穆德雷体内的高浓度脂肪和胆油等物混合而成,可持续焚烧,即便是喷吐在一块金属板上,都能在上面持续燃烧数十秒,直到火焰中的高脂胆油彻底烧尽,才会熄灭。

    如恶鬼般的惨叫在火焰中响起,持续不绝,让殿内的众人听得头皮发麻,全身发凉。

    他们呆呆地望着散落在杜迪安面前的穆德雷的尸体,没想到他们的族长,居然就这么死了。

    许久,许久。

    惨叫像是持续了一个世纪,但随着火焰的衰弱,也渐渐地停歇了下来。

    火焰彻底熄灭。

    殿外陷入一片寂静中,只有深深地粗喘声传来。

    殿内同样一片死寂,所有人惊恐地望着殿外,脸色发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慢慢地,一个低低的笑声在殿外响起,像魔鬼的狞笑,紧接着,全身长满利刃的恐怖身影缓缓爬起,摇摇晃晃地走进大殿中,颤巍巍的身体似乎随时会倒下。

    望着这入侵者居然没有死去,所有人瞪大了眼睛,恐惧地看着他,其中却有几人呆立了一会儿后,立刻咬牙站出,挡在众人前面。

    “阻碍终于除掉了……”杜迪安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他现在基本可以确信,龙母就在这棺木中,毫无生命反应,从现场的布置也能看出,有点像追悼会,如果龙母已经死去,这也就意味着,他苦苦追寻,奋斗至今的目标,终于近在眼前了。

    他慢慢地,走入大殿,眼中只有大殿上方的棺木。

    “站??!”

    “受死吧……”

    一道道惊怒喝斥声响起。

    虽是文职,但在场众人退无可退,其中几人愤然冲向杜迪安,想要将他拦住。

    只是,他们尚未靠近到杜迪安身边,便被杜迪安身上的利刃怪肢扫过,身体或是腰斩,或是被洞穿胸膛,甩飞到旁边,无人能够近杜迪安的身。

    其他站在较后位置的人看见这一幕,骇然失色,此刻的杜迪安明显是强弩之末,随时会倒下,但没想到依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杀!”

    “不能让他靠近龙母!”

    “跟我上!”

    怒吼声接连响起,在生死绝境的逼迫下,一众人等反而被逼出了血性,前赴后继地朝杜迪安冲去,悲壮而惨烈。

    杜迪安的脚步没有停,依然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周围怒喝着冲来的人,刚踏入他的攻击范围,身体便被斩断,残肢和鲜血在他身体周围飞舞。

    这一幕凄凉又血腥,也不知过了多久,杜迪安终于走到了台阶上,站在了棺木前。而在他身后走过的红毯大道,上面散落着遍地的残肢尸块,血流成河,在远处只剩下几个吓破胆的人,躲在角落瑟瑟发抖,其余人全都倒在了血泊中,鲜血浸透了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