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冷哼一声,全身的利刃肢体向外舒展,双脚错位一扭,身体如陀螺般极速旋转起来,挥舞的利刃顷刻间化作一个密不透风的球形。

    穆德雷和杜迪安后方夹击过来的二人脸色一变,不得不停手后退。

    在他们后退的同时,利刃圆舞骤停,杜迪安反身扑向后面一个外荒级老妪,胸前像肋骨般的数根利刃伸向她的脑袋。

    老妪满脸惊骇,急忙挥击长剑格挡,铮铮两声,长剑被切割成三段,杜迪安的速度比老妪更快,虽然同是外荒巅峰,但他的传奇魔痕加上神化带来的体质增幅,已经接近内荒级强者,再加上一个是向前进攻扑击,一个是挪脚后撤,几乎眨眼间便被杜迪安逼近。

    “不!”老妪惊恐大叫,她的狩魔器被杜迪安直接切断时,就知道杜迪安身上的这些利刃怪肢有多么恐怖,在近战搏斗的话,她几乎毫无胜算。

    穆德雷怒吼着冲来,但已来不及。

    噗!

    杜迪安胸前的利刃肢体飞速射出,击穿了老妪的胸膛,他镰刀化的双臂飞舞,将老妪的脑袋从鼻梁处斩断,切口平整,脑组织在里面颤动。

    杜迪安抽回利刃肢体,转身杀向穆德雷。

    穆德雷目光含怒,魔化龙爪握着长枪如闪电般刺出,恰好避过杜迪安胸前挥舞的利刃肢体,刺入到他的胸膛中,哧地一声,杜迪安感觉胸前一阵剧痛,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他愤怒低吼一声,挥手斩去。

    铮地一声,穆德雷手里的长枪应声而断,同时在他胸前的利刃肢体划向穆德雷的胸口。

    穆德雷不敢硬抗,抽身后退,但依然被利刃肢体的尖端划到,胸膛的魔化鳞片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鲜血渗出。

    噗!

    在杜迪安击退穆德雷时,背后陡然传来一道喷水声,他余光扫去,顿时看见后面仅剩的这位年轻俊秀的拓荒者腮帮鼓得像蛤蟆一样巨大,猛地喷吐出一道血色气雾,说是气雾,但在他的视觉中这气雾蕴含着无数微弱的热源反应,似乎是无数的细小生命。

    杜迪安心中凛然,侧身躲避,但依然被血雾沾到身上,毕竟这血雾的范围太大了。

    他脸色难看,这样的手段很可能是毒素攻击,他不再理会穆德雷,拍动魔翼,全身朝这俊秀拓荒者冲去。

    “给我站??!”穆德雷愤怒咆哮一声,喉咙处一股火烧般的裂痕脉络浮现而出,下一刻,他的腹部干瘪了下去,像是深吸了一大口气,朝着杜迪安的背部蓦然吐去。

    龙息!

    一股浓烈的火焰从他的嘴里喷出,周围的空气瞬间升温,火光直逼杜迪安后背。

    杜迪安的余光注意到他的动作,从这姿势便知道他要施展龙息,早早拉开距离,然而,这龙息的长度比他预计的还要远,喷射而出的速度也快得吓人,呈一道直线,几乎瞬间冲到他面前,他侧身躲避,但背上的魔翼依然被火焰沾到,顿时一阵剧烈的灼烧感从魔翼上传来。

    他余光望去,只见魔翼上竟焚烧着火焰,这龙息喷吐出的火焰并没有熄灭,而是像附骨之疽,死死吸附在魔翼上,剧烈燃烧。

    这剧痛让他发狂,但他没有去拍打魔翼,驱散上面的火焰,而是如魔神般卷着燃烧火焰的魔翼,极速朝那俊秀拓荒者扑去。

    俊秀拓荒者看着杜迪安狰狞的面容飞速冲来,心中发慌,惊恐后退,但他的速度同样不及杜迪安,还未跑出二十米,便被杜迪安几个箭步追上。

    他挥舞胸前的利刃肢体,将俊秀拓荒者紧紧拥抱在怀里。

    鲜血从他怀里溅射而出,俊秀拓荒者的身体四分五裂,断成七八块。

    杜迪安咆哮一声,转过身,望着背后的穆德雷,如今这里唯一的拓荒者,就只剩他了。

    “你!”穆德雷望着倒在杜迪安脚下的尸块,气得眼眶发红,赶到这里的拓荒者,几乎是他们驻留在家族内的所有高手,但全都倒在了杜迪安脚下,无一生还,即便他现在能够诛杀杜迪安,他们龙族也将不复从前的强势,何况,理智告诉他,继续战斗下去,自己也将步入他们的后路。

    “我不想当她的面杀你,你别逼我!”杜迪安眼中散发着滔天煞气,似乎平日隐藏在胸中的戾气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但他的理智仍在,死死盯着穆德雷,道:“你如果投降,我绕过你们全族,你要是顽抗,我必杀光你们龙族每一个族人!”

    穆德雷脸色一变,目光森然道:“你敢!我就算跟你同归于尽,也要将你这卑劣小人斩杀!”

    杜迪安眼中杀气隐现,“既然你不知死活,就别怪我不留情!”说完,蓦然转身,顺着台阶向山顶极速冲去。

    穆德雷看见杜迪安冲去的方向,脸色一变,立刻追了上去。

    山坡的台阶上有大批的龙族守卫闻讯赶来,全都是界限者级别,看见杜迪安恐怖的魔化身影冲来时,这些界限者眼中惊惧,但还是挥舞着兵器冲了过来。

    杜迪安目光冰冷,眼中只有山顶,顺着台阶飞速冲过,当靠近这些守卫时,他身上的利刃肢体舒展开来,随着他的冲击,利刃肢体划过,围攻过来的守卫顿时大批倒下,身体被切割得七零八落,肠子和断手、脑袋散落一地,鲜血横流,染红了整个山坡台阶,宛如炼狱。

    杜迪安脚步不停,飞速向上。

    沿途而来的几波守卫,他置之不理,仅仅舒展开利刃肢体,便将试图靠近攻击他的守卫斩杀。

    割裂者魔痕的优势在群战时方能体现,全身怪刃的魔身造型,趋于完美,极适合在混乱的群从中发挥,造成成倍的伤害。

    转眼间,杜迪安来到了山顶,穆德雷则在后面追赶,但距离并没有拉近。

    杜迪安的透视瞳孔扫向整个山顶,并没有见到其他的拓荒者级别的热源反应,但很快,他便看见山顶的一座大殿中,聚集着不少的身影,似乎在开会。

    他立刻冲向这座大殿,嘭地一声,一脚踹开大门。

    殿内坐着数十位龙族高层,身上热量普通,似乎是文职高层,负责族内各方面事务的运营。

    看见骤然被踹开的大门,殿内的众人吓得全都站起,他们早就得到消息,山下有人入侵,其中不少人担心是入侵者前来偷袭他们龙族,一直在这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杜迪安的踹门声像惊雷一样,将所有人都吓得一跳,毕竟,他们可没有能力提前感知到杜迪安快速逼近的身影。

    “这是……”杜迪安踹开殿门后,目光从这些惊慌的龙族高层身上越过,落在了大殿上方,他微微呆住,在那里竖立着一道暗金色的棺木,高约五米,他的透视瞳孔被棺木所阻挡,竟无法渗透进去,但他眼中观测到的热度反应,却发现这棺木周围的温度极低,站在棺木旁的两个守卫穿着跟外面界限者守卫一样的盔甲,但身上的热源却只是狩猎者程度,似乎冻得瑟瑟发抖。

    这熟悉的寒气,让他有些难以置信,难道说,龙母就在这棺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