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龙母身上的热量以惊人的速度飞快消退,与此同时,在她体外的漆黑鳞片却渐渐蜕变成一片白色晶片,散发出白色气雾,这蜕变的速度很快,以她的胸口心脏为中央,向身体四周扩散,转眼间,连她背上的巨大龙翼也变成了两只冰雕般的晶莹巨翼。

    “冰晶化?”杜迪安心中震惊,这样子像极了他冰化的右臂,难道说龙母也有冰血症?而且她似乎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进行冰晶转化?

    佝偻老者见到龙母身上的异化,发出一声惊怒咆哮,倏然出手,速度再次提升一个层次,似乎想要打断她的变化。

    但龙母的身体此刻已经大半冰晶化,体内的热量也降低到冰点,像奄奄一息的垂死之人,极其轻微,她发出一声高亢凤鸣,悍然迎上,魔化的冰晶龙爪猛力撕出,空气似乎都被划出一道道裂痕,白色气雾缭绕在她身体周围,龙爪击中了佝偻老者的利爪,下一刻,佝偻老者闪电般缩回了手,他的爪子上缠绕着寒气,竟有被冻结的迹象。

    佝偻老者脸色难看,立刻后退。

    龙母却乘胜追击,将佝偻老者逼得节节败退,不敢迎战,只能四处躲蹿。

    杜迪安看得眼皮狂跳,没想到局势瞬间逆转,龙母展露出的力量,居然能逼得一名主宰也得避其锋芒。

    在追击的过程中,龙母身体的冰晶化面积越来越大,直至全身所有部位全都化作晶莹的寒冰,像是一尊冰雪雕刻的女战神,而她身上的热量也完全消失,即便是猛烈攻击时,也没有散发出半点热量。

    杜迪安望着二人迅驰如电的追逐战,角色转眼间调换过来,他心中惊疑,冰血症还潜藏着这样的力量?她是怎么控制的?

    要知道,他的右臂冰晶化后,任凭他如何控制,右臂始终是冰晶状,无法恢复到正常人类的肌肤,但先前开会时,他却没有从龙母身上看到半点冰血症的状态,这让他甚至有些怀疑龙母并非冰血症,只是,那冰晶化的身躯,却如此真实,跟他的右臂完全一样。

    “不过,她到现在才展露出这份力量,应该是有很大的后遗症吧……”杜迪安心中暗道,此刻的龙母战斗力比主宰还要略高,在主宰中都属于较强的存在,这份力量完全凌驾于另外两大狩魔家族,那岩魔作为岩族的最强者,已经战死,说明并不具备龙母这样的力量,而另一边的翼族最强者也是如此,仅有内荒级力量,还不算内荒顶尖,龙母跟他们完全是另一个层次。

    如果她能自如掌控这份力量,根本就没有岩族和翼族存在的可能。

    这只能说明,这份力量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后遗症,并非随时能用,很可能用过一次,便要付出极大代价!

    “如果能直接团灭这群入侵者,倒给我省事,等她杀死他们,估计自己也陷入后遗症的虚弱期,到时剩下的人……”想到剩下的人,杜迪安不禁看了一眼乌莉塔等人的战场,只见乌莉塔率领各方拓荒者猛烈围剿胖子等三位入侵者,那婀娜女子受伤最重,胸口被刺伤映出一片血痕。

    而一直毫发无伤的胖子,此刻也是全身挂彩,肤色上感着几种紫色和黑色的斑块,似乎是中毒,他的行动也不像先前那么利索了,无暇顾及到婀娜女子。

    “翼族的最强者,乌莉塔,还有那两位军部高手,一共四位内荒强者,其余的拓荒者和外荒巅峰的高手,一共……十七,十八个!”杜迪安目光扫动,观察着场上局势,心中飞速思索起来,如果龙母能够灭杀掉入侵者,那么现在就是内壁区最虚弱的时期。

    等龙母恢复过来的话,他几乎再无希望攻占内壁区,毕竟,这龙母隐藏的力量着实将他吓得一大跳,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因此等战斗结束,他就必须出手,不能给他们修生养息的时间。

    只是,从眼前的局势来看,即便有海利莎相助,要对付这么多拓荒者,也有些困难。

    那些普通拓荒者,杜迪安倒不在意,以他割裂者魔痕的极限群战能力,就算再多一倍的普通拓荒者,他也不放在眼里,没有谁能承受他的锋利攻击,沾之即死。

    但那四位内荒级强者,却有些棘手,以海利莎的力量,只能牵制住一位,而且这些人也不傻,一旦交手就会察觉出海利莎的特殊情况,他们完全可以让一人拖延住海利莎,剩下三人来斩杀杜迪安。

    海利莎如今的力量虽然属于顶级内荒者层次,但输在了意识上,要在短时间内解决一位内荒级强者还很困难,而且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杜迪安还是想尽可能的不让海利莎出手,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剩下四个内荒级高手,让海利莎出手牵制一个也没什么意义。

    以他目前的力量,想要解决内壁区的各方高手还是太难了,几乎不可能,但一旦错过这个机会,让龙母恢复元气,那就更加难了。

    而且那位深渊行走者级的壁主,不知何时会返回,一旦他出现,杜迪安就只能溜到壁外的荒野上生活了,不敢踏入巨壁附近半步。

    所以机会只有眼前一次!

    杜迪安一边思索着,一边关注着两方战场的动静,佝偻老者在龙母的追击下,被一面倒的压制着追杀,身上被龙爪撕裂出一道道伤口,有的部位甚至出现冻伤,将血管都封住,败势几乎无法逆转。

    杜迪安见他迟迟没有其他动静,知道他多半没有底牌了,而这也就意味着龙母必胜!

    他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不再犹豫,猛地挺身冲入战场,施展出魔身,化作一头全身遍布利刃的恐怖怪物,冲向乌莉塔方向的战场。

    乌莉塔注意到后面传来的惊人气息,转头望去时,顿时认出这全身利刃肢体的怪物是杜迪安,她眼中闪过一丝吃惊,杜迪安的魔身她认得,大国师也是这样的魔身,她没想到杜迪安一介外壁区的居民,居然能得到传奇魔物割裂者的魔痕!而且杜迪安的魔身跟大国师的相比,似乎有一些差异,只是她一时说不上来差别在哪,似乎身上的利刃数量更多了,各方部位的甲壳光泽也略有不同。

    “海利莎呢?”乌莉塔从战斗中抽身而出,退到外缘,向极速逼近的杜迪安焦急道。

    杜迪安冲到她面前停下,道:“她随后就到,我先来支援,不好——”他猛地瞳孔一缩,骇然地看着乌莉塔前方。

    乌莉塔心头狂跳一下,连忙转头望去,包围圈中的战斗依然在持续,三位入侵者并未挣脱出众拓荒者的围剿,她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详预兆,还不等她回头,一道杀气倏然爆发,从她身后传来。

    乌莉塔惊骇转头,只见杜迪安白皙俊秀的脸颊上充满森然杀意,全身的利刃肢体向她的脑袋和胸口等致命部位袭来。

    噗!

    一道割裂声响。

    鲜血溅射,乌莉塔的身体倒飞而出,在半空中飞出数圈后单脚落地,身体像灵猫一样匍匐在地上,目光泛红,愤怒无比地盯着杜迪安。

    在她的颈脖处有一道划痕,较浅,但已经割破了她的颈脖动脉。在她的胸前和手臂,肩膀等处也有几个血窟窿,但并没有致命伤。

    她抬手捂住颈脖的动脉,压住横流不止的鲜血,咬着牙,眼中充满恨意,事到如今她哪还会不明白,杜迪安已经叛变,在这关键时刻居然攻击她,相助入侵者!

    这种吃里爬外的事,让她格外愤怒,恨不得用目光将杜迪安撕碎。

    杜迪安看见她躲过了致命攻击,心中一沉,暗暗扼腕可惜,同时也感到一丝心惊,先前她就见识过这乌莉塔的灵动反应,但没想到她的神经反应速度这么快,在那么短暂的瞬间,居然能避过他如此近距离地偷袭攻击,简直是可怕,如果是正面交手的话,即便自己浑身是攻击利器,估计也难以伤到她半分!

    他没有继续追击乌莉塔,而是立刻调转方向,冲向三位入侵者的包围圈。

    周围的拓荒者正专注地攻击三位入侵者,看见杜迪安过来,没有多想,但杜迪安靠近他们的时候,立刻出手,转眼间几名拓荒者猝不及防,被偷袭受伤,有两人当场被斩断了脑袋,一命呜呼。

    胖子看见杜迪安时,还以为他是过来帮助这些人来围剿他们的,眼中露出愤怒之色,但下一刻看见杜迪安的出手,顿时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立刻向杜迪安靠拢过去。

    “通知你们的老大,马上撤退,我在通往外壁区的叹息之壁下面留下了陷阱,能帮你们断后?!倍诺习布尤肴说陌?,击退周围的几名拓荒者,同时语速飞快地低声道:“马上离开,那位龙母用了特殊办法提升了力量,但应该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杀回来也不迟?!?br />
    听到杜迪安的化,胖子抬头看了一眼远处,见到全身冰晶化的龙母时,脸色变了变。

    “在我的领地集合,我先走一步,你们抓紧?!倍诺习膊坏人馗?,从周围的包围圈中杀出,一路向远处逃逸。

    乌莉塔看见杜迪安开溜,咬牙切齿,向几个追击杜迪安的拓荒者叫道:“别管他,先杀了他们!”

    这几个拓荒者闻言,立刻止步,返身继续围剿胖子等人。

    乌莉塔同样加入战斗,她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气恼,之所以没让人追杀杜迪安,主要是顾虑到杜迪安后面还有一个海利莎在,而且杜迪安先前展露的力量,丝毫不逊色外荒巅峰的军神,要追杀杜迪安,至少得派两名内荒级强者才行,否则就是送死,而一旦派人去追杀杜迪安,在场的三个入侵者就容易脱逃,她担心杜迪安故意引诱她来追杀他,牵制住他们的力量,从而让入侵者脱逃。

    转眼间,杜迪安冲出七八里外,跳到一处屋顶停下,见后方没人追来,心中松了口气,随即眺望着前方的战斗,他相信那这几个入侵者应该有办法冲出重围,从这里脱困,一旦他们跟上自己的脚步,接下来就能按照自己预定的计划行事了。

    数分钟后。

    如杜迪安所期待的一样,胖子将消息传到了佝偻老者那里,佝偻老者牵制住龙母,而胖子也突然爆发,将包围圈撕出一道缺口,带着另外二人杀出。

    只是杀到一半,乌莉塔等人识破他们的意图,奋力猛攻,婀娜女子当场被杀,身首异处。

    胖子悲愤交加,没有不理智地去替婀娜女子报仇,而是带着另一人杀出了包围圈,朝着杜迪安的方向飞速逃来。

    杜迪安见状,立刻转身就跑,他不能等他们追上来,尤其是后面追来的佝偻老者,一旦他将龙母带来,无论是他们谁,都能轻易追上他,将其斩杀。

    杜迪安施展出魔翼,飞速向前冲去,转眼间便冲出了王城,飞到郊外荒野。

    全速飞行一个多小时后,杜迪安赶到了叹息之壁上,此刻叹息之壁上七八名界限者在巡逻,看见杜迪安飞来后,立刻发出警告。

    杜迪安降落而下,迅速出手,将墙上的守卫全部斩杀。

    他从战甲下翻出一个狩猎者在壁外常用的信号筒,握在手里,心中有几分紧张,静静等待着。

    片刻后,几道黑影在远处天空浮现,飞速逼近,正是佝偻老者为首的几位入侵者,只是人数却只有三人,那位跟翼族强者战斗的老五不见,只有佝偻老者和魁梧壮汉,以及胖子三人。

    三人的身上都有伤势和血腥味,颇为狼狈。

    杜迪安目光闪动,等他们靠近后,喊道:“有追击者么?”

    佝偻老者微微喘息,目光深沉,看了杜迪安一眼,低沉道:“他们在后面不远?!?br />
    “跟你战斗的那个人追来了么?”杜迪安继续问。

    “没?!必屠险呋卮鸷芗蚨?。

    杜迪安眺望了一眼他们后面,在天边尽头的荒原上,依稀可见一些黑点在靠近,他抬头向飞来的三人道:“先去我的地盘,把伤养好再杀回来?!?br />
    佝偻老者没有说话,点了下头,飞过了叹息之墙。

    杜迪安跟在他们后面飞去,等飞出数千米后,将手里的信号筒拉开,一道红色烟雾弹冲向高空。

    佝偻老者转头看来,眼中杀气一闪,冷声道:“这是什么?”

    “信号弹?!倍诺习菜坪醪患偎妓鞯厮档溃骸拔宜盗?,我来断后,他们快追来了,我的人会在他们通过这里时,将他们拖延住,应该能拦住几个,至于剩下的,以你的实力应该能轻易解决,他们也不敢追的太深?!?br />
    龙母没有追来,其他人却追来了,杜迪安估计乌莉塔他们这会儿已经急得跳脚了,这是他们眼中唯一能杀死入侵者夺回神尸的机会,却被他给搅黄了。

    佝偻老者凝视了杜迪安一眼,没有多说,一边调节呼吸,尽可能最大化的恢复伤势,一边赶路。

    就在几人快要抵达乌托山时,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像是一座神山从天而降砸在地上一样,隆隆作响,地面巨震,余波传出数十里外。

    杜迪安回头看了一眼,叹息之壁的方向弥漫起巨大尘雾,应该是埋藏在那里的炸药引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