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的思绪被打断,他不用看也知道说话的人是一直针对他的莫格朗,他暂时没有好的主意,自然不会提什么建议,冷声道:“我的高见就是,你能够闭上嘴就行,没脑子的人请不要随便打断会议,你这样只会耽误大家的时间,懂么?”

    他说的丝毫不留情面,尤其是最后的反问,如同暴击,极容易引起人的反逆之心,爆发怒火。

    莫格朗本想让杜迪安出个丑,报复下他先前的嚣张态度,但没想到后者的脾气比他想象的还要火爆,完全不像当初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头也不敢抬起的乖顺模样,果然一朝得势,小人之心暴露无遗,不过在得势后还能够一再忍让的绅士,又有几个呢?他心中愤恨,但忍了下来。

    他已经意识到此刻再挑衅杜迪安,只是自取其辱,如果他发怒的话,等于如杜迪安所愿,引起其他人不满,此刻隐忍反而会让大家对杜迪安的态度产生反感,有时不发怒,比发怒还有杀伤力。

    杜迪安见莫格朗没了声响,心中倒有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想到对方的心思,他扫了一眼其他投射过来的不满目光,知道莫格朗已经得逞,他面色平静,不再浪费思绪停留在这小插曲上,继续接上前面的思绪,陷入沉思中。

    “最好的方法,是告诉他们入侵者没有离去的消息,让他们准备好陷阱,集结所有人,我再用那位老七的性命逼迫他们跳出来,跟他们火拼,这样对这些入侵者造成的伤亡要大一些,但这样的话,跟他们这边却很难解释得清,甚至会被他们怀疑,我跟入侵者勾结,如今已经是敏感时期,草木皆蛇,一旦有这样的怀疑,对我很不利?!?br />
    人心复杂就复杂在,简单的事情往往不能用简单的方式说出。

    片刻后,杜迪安见乌莉塔和龙母等人已经将追击队伍划分了出来,包括追击的路线和地图,以及主要搜索的范围等等全都标识上了,计划拟定的很快,他们还是选择了追击搜索。

    杜迪安心中暗叹,不得不开口提示,道:“各位,我觉得在尝试追击搜索前,可以先做一件事?!闭馐撬鞫?,很多人立刻望了过来。

    乌莉塔皱眉,道:“什么事?”时间紧迫,她现在连多听到一句废话都感到心烦。

    “据我所知,这些入侵者并非临时的雇佣团,他们之间的关系和交情,并非单纯的合作关系,而是能够称得上‘伙伴’!”杜迪安说道。

    “你怎么知道?就算知道这点又怎样?”莫格朗见杜迪安主动跳出来,立刻出言道。

    杜迪安知道入侵者间关系不浅,是因为在神殿面见他们时听他们彼此间的称呼判断出来的,他向乌莉塔道:“他们在生死间扶持,彼此间应该有深厚的交情,而他们的几个兄弟被你们杀了,同时,他们的任务又是夺走我们的希尔维亚女神,如今任务完成了,他们随时能够返回,但他们真的会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么?换做是我,或是在座的各位,我想都不太可能!”

    听到这话,乌莉塔一怔,眼眸顿时亮了起来。

    旁边的龙母思索片刻,眉头也松了开来,微微点头。

    鹰钩鼻中年人瞧了杜迪安一眼,眼中的不满淡去很多,道:“的确,先前在帕格尔山脉围剿他们时,就听他们嚷嚷着什么大哥,三姐什么的,彼此关系不浅,换做是我的话,夺走神尸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将神尸找个安全之地藏起来,然后反身杀回来!”

    “没错!”

    乌莉塔点头,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她并不笨,知道这种可能性非常高,要知道,敌人能够潜伏在这里一个月之久,摸清神尸所藏的位置,多半也会摸清他们壁内的各方高手实力,而他们这里并无主宰坐镇,对方知晓这一点的话,没理由不杀回来!

    “这么来看的话,我们冒然追击搜捕,的确风险太大,与其如此,不如想办法引诱他们主动出击?!蔽诶蛩芸毂阆氲浇杌穹氖侄?。

    杜迪安见她一点就透,不用自己再说什么,当即继续心分二用,思索自己的事情。

    莫格朗见杜迪安随口的提议却得到乌莉塔和狩魔家族的看好,也不再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再看杜迪安一眼,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试探龙族和殿下对待杜迪安的态度了。

    半小时后,会议结束。

    殿外的暴雨也徐徐落幕。

    “杜先生来时匆忙,衣服都被淋湿了,回去可要当心?!蔽诶蛩鞫嗨投诺习?,递给他一把碧绿色兽皮伞,非常精美结实,像油布一样防水,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杜迪安接过,道:“有什么事的话,尽管派人通知我?!?br />
    “我会的?!蔽诶蛩σ饕鞯氐?。

    “希望计划顺利?!倍诺习菜盗艘痪浒氪85幕?,转身离去。

    乌莉塔望着杜迪安离去的背影,眼中闪动着光芒,先前她已经焦头烂额,但杜迪安的点醒,让她想出后面的计划,顿时心安了不少,这让她对杜迪安有些好奇,如果不是此刻非常时期,她倒真想调派人手,好好查下杜迪安的底细,总觉得在外壁区那么贫瘠的地方,能够诞生出这样的人很不可思议!

    “但愿能顺利……否则,只能冒险去追击搜捕了?!彼杂锏?。

    乌托山上,杜迪安回到此地,如今乌莉塔等人已经制定好计划,只等入侵者上钩,但以他对入侵者这一个月的潜伏,以及盗取神尸的表现来看,跟先前完全是两拨人的感觉,先前是蛮干鲁莽,这一次却慎密周详,他知道,敌人已经收起了轻视的态度,接下来未必会那么轻易落入乌莉塔等人的引诱中。

    “看来,接下来还是要再推动一下?!倍诺习残闹谐烈?,不过,当初入侵者没有留下联络方式,他无从找寻他们,也正因如此,入侵者才敢一拖再拖,只到潜伏一个月才出手,第一件事就是夺取神尸,而不是替杜迪安杀人,这大概也是预料到杜迪安联络不上他们,不敢冒然撕票。

    这就像绑匪绑架了人,却联系不上肉票的家人一样捉急,在这种情况下,绑匪一般不会轻易撕票。

    杜迪安猜想他们多半也是有此打断,就算他想要借此威逼他们,也无从下手,毕竟人都找不到,同样的,他也不敢轻易杀死人质,毕竟人质一旦死了,他们又没有替他杀人,最后反而还得承受他们的怒火,这是得不偿失的,所以尽管命门被扼住,他们依然有恃无恐,游刃有余地潜伏一个月,浑然不将杜迪安交易当回事。

    杜迪安思索片刻,便有了主意,叫来诺伊斯,让他带上一截黑袍少年的指骨,召集军方和效忠教廷的贵族,以及黑暗教廷的所有势力,进行一场拍卖,拍卖的东西名字便是“老七”。

    这样没头没尾的名字,显然不附和一般拍卖的规矩,但这件事是杜迪安举办的,所有人都听他的,再不合规矩,也一样顺利召开,而且会传遍整个外壁区。

    杜迪安相信,这些入侵者至少会在外壁区留下一到两个人监管他的动静,顺便彻查他的情报,以及老七的藏身位置,虽然他们要的老七早已死去。

    很快,由各方贵族和大佬促成的拍卖会传开,通过各方报社将消息传到千家万户,短短半日不到,除了郊区和小村庄外,其余地方的居民几乎全都知晓了此事。

    也在拍卖会开始后的半日不到,三道身影便出现在乌托山上,为首便是佝偻老者,同行的是婀娜女子和魁梧壮汉,至于另外的三人则不在。

    杜迪安心中一动,这另外三人多半是留下来看守神尸了,由此也可说明,这神尸所藏的位置,多半不在壁外,距离此地不远,不会超过半日路程!

    “臭小子,你把老七怎么样了?!”魁梧壮汉一马当先地冲入大殿,怒目圆瞪地看着杜迪安,满脸愤怒。

    杜迪安平静道:“请坐?!?br />
    魁梧壮汉气得身体发颤,佝偻老者却只是深深看了杜迪安一眼,坐到旁边椅上,淡然道:“老七的指骨我看到了,你什么意思?想要毁约?”

    “毁约的是你们吧?!倍诺习怖渖溃骸跋б桓鲈?,替我办的事办了么,内壁区的高手似乎还好端端地活着吧?”

    佝偻老者淡然道:“要杀死这么多高手,也不是易事,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主宰坐镇,自然是要先调查一番,再说了,当初我们可没有规定在多久之内杀光他们,怎么能算我们毁约?反而是你,我现在很怀疑老七究竟是生是死,必须让我们见他一面?!?br />
    “见面的事就不用谈了?!倍诺习怖渖溃骸澳惴且幕?,大家就同归于尽吧,我撕票,你们就等着壁主回来收拾你们吧!”

    佝偻老者微微挑眉,没想到杜迪安反应这么激烈,他心中愠怒,强忍住怒气。

    “再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内杀光他们?!倍诺习补浪阕盼诶蛩浅惺艿氖奔?,说出一个数字。

    实际上这些入侵者拖延的越久对他越好,但他怕乌莉塔他们等不及,心态爆炸,直接出去追击搜捕,那无异于是自杀。

    “三天,太短了吧?”佝偻老者皱眉。

    “最多三天?!倍诺习部谄峋?,没的商量。

    佝偻老者凝视了他一眼,淡然道:“等事情解决了,但愿你能让我见到一个活着的老七,否则的话……”

    “时间紧迫,你们还是抓紧点吧?!倍诺习泊蚨纤耐?,毫不客气地道。

    佝偻老者冷哼一声,起身离去,刚走到门口,忽然想到一事,头也不回地道:“下次想要再找我们,去西区一个叫欧吉姆的酒店找我们就行?!?br />
    “几零几?”

    “那酒店我已经买下了?!?br />
    “行?!?br />
    等三人离开后,杜迪安知道,乌莉塔他们在内壁区搞出的动静,想必很快就会传到他们耳中,届时大战爆发,他便可坐收渔翁。

    这样的幸运事情,是他一手策划来的,过程中稍有差池便粉身碎骨。

    不过如今事情已经到了他控制的轨道上,接下来该考虑的,就是内壁区的高手能不能抗住主宰级强者的进攻了。

    “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睡觉,休息?!倍诺习菜档?。

    连续数日心力交瘁的忙碌,他已经很疲惫,在接下来的大战来临前,他必须调整好状态。

    两日后。

    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一道惊天巨响在内壁区的王城中炸开。

    整座王城中的居民都听到了这巨大的声响,就像地震一样,在炸响出现的时候,无数的军队似乎早已待命,从各个街道中涌出,如海纳百川,奔赴向一处。

    王城的居民全都吓呆了,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在声响传出后不久,坐镇在外壁区的杜迪安得到消息,王城出现异动,这消息有两处,第一是他的情报网传来的密报,第二份是王室派来的增援请求,他立刻披上战甲,谴退王城使者后,叫来诺伊斯,道:“战斗开始了,按照我之前说的那样准备吧!”

    “我知道了,少爷!”诺伊斯表情郑重,知道这是决定命运的一战!

    杜迪安交代完事情,孤身冲向内壁区。

    数小时后,等他飞到王城外面时,立刻便远远看见城内的街道上聚集着大量士兵,居民都被驱散回各自的屋子中,而在城中央的高空中,几道身影如麻雀大的小黑点,激斗在一起。

    “居然僵持不下?”杜迪安看见此景,心中又惊又喜,要知道从情报传来到他赶过来时,这中间的时间差足以分出胜负了,但没想到他到来时,战斗仍在持续,并非他想象中的一面倒的局势!

    他收敛气息,降落到城中,在建筑屋顶上跳跃着,奔赴向战场,准备近距离看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