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中,六人陡然蹿出,扑向广场前的神像。

    这神像前驻守着一队普通士兵,披着黑色雨衣,在暴雨中像幽灵般站在神像脚前。六人身影飞快,从雨幕中横穿而过,瞬间扑到士兵们面前,没有造成任何声响,便将一众士兵击毙。

    解决掉守卫,六人迅速冲上祭台,将神像推倒。

    神像并未倒落在地,而是被胖子托着,倾斜在暴雨中。

    佝偻老者望着神像下面的祭台,如他所想,这里有一个深邃漆黑的窟窿,通往地底。先前在王宫之下吃过的暗亏,让他有一些犹豫,但很快便打消了这份顾虑,率先冲了下去。

    此刻街上暴雨倾盆,没有行人,广场附近的建筑也将门窗紧闭,以防雨水渗透到家里。

    但在其中一间酒店的房间中,透明的玻璃窗户虽是封闭的,但窗帘并未拉上,一个白发苍苍,看上去七旬左右的老人坐在窗边,手里端着红酒,静静品尝,目光却停留在外面的暴雨中,准确的说,是停留在暴雨中的神像上。

    当神像倾斜时,老人出神的思绪顿时一怔,清醒了过来,他愣了一会儿,猛地从椅子上站起,瞪大了眼睛,推开窗户伸头望去,浑然不顾从外面倾斜而入的雨水,很快,他便看见托着神像的胖子,以及佝偻老者等人。

    “入侵者?!”他瞳孔一缩,心中惊骇,急忙抬脚,准备从窗户跳下去,但忽然想到一事,飞快收脚,转身跑到房间另一侧,途中动作太快,将旁边的一瓶价格至少上千金币的昂贵红酒打翻在地,他跑到了一个小笼子前,这笼子里关着一只浑身漆黑的小老鼠,跟一般的老鼠外表并无二致,但他却不是一般的普通老鼠,如果仔细分辨,就会发现它的耳朵内有环状轮廓,这是寻音鼠。

    也是外壁区黑暗教徒最喜爱传信的宠物之一。

    老人将笼子撕开,将这只寻音鼠掏出,从旁边一个笔筒盒底翻出一个小木筒,挂到它胸前,然后拍拍它的毛发,焦虑地道:“快去吧!”

    寻音鼠获得自由,迅速撒腿就跑,转眼间就从门缝中蹿出,一溜烟儿不见。

    放出寻音鼠后,老人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向窗户,随手将先前椅子后面悬挂的一把漆黑色束状布条拆开,里面裹着一把黝黑战刀。

    这战刀并不宽,像剑,却有弧度,单刃,颇有一种干练气质。

    他握着战刀,抬腿踏上窗户,纵身从这十多层高的酒店中一跃而下。

    在下面四五层的一对情侣在窗边亲热,没关窗帘,其中的男人刚要对闭上眼的女友亲吻时,陡然看见她背后窗外坠落而下的身影,顿时吓得大叫一声。

    “二哥,有人来了!”婀娜女子刚要跃下神像下面的深洞中,忽然目光一动,转头望着广场后方,那里暴雨中一道黑影极速逼近过来,身上散发着惊人的热量,丝毫不逊色他们。

    她眼眸眯起,道:“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一个高手,我之前都没发现?!?br />
    “三姐,交给我,你守??!”魁梧壮汉眼中露出森然杀气,拔出大刀蓦然冲出,雨水激荡在刀背上,反射出晶莹的光泽。

    “我也去?!绷臣毡换偃サ睦狭盗艘痪?,飞快赶往过去,他担心单靠四哥一人,战局陷入僵持,闹出太大的动静。

    转眼间,二人迎上了老人。

    老人手里的黑刀在冲出时便融化,进入魔身状态,全身像一只人形蜥蜴,但身体又像昆虫一样,肌肉线条处有网状的组织,看上去极其诡异。

    看到这怪异的魔身,魁梧壮汉却一眼就认了出来,低吼道:“是他们这里的传奇魔物,狩影者!”

    “杀!”老六心中一定,不多一语,进入魔身扑杀过去。

    以一敌二,转眼间老人便落入下风,实际上仅仅应付一人,便让他感到吃力,毕竟他的魔痕虽然是传奇魔痕,但狩影者最大的长处是潜伏暗杀,而不是正面作战,只是此刻的情况,让他无法去潜伏暗杀,只能跳出来牵制住他们,只愿能拖延到援军的到来。

    “去死??!”老人手爪如刀,原本慈祥平凡的脸上充满狰狞,咆哮着扑向实力较弱的老六。

    暴雨如海水般洗刷而下,掩盖着三人的身影。

    王宫中,乌莉塔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一众将军和伯爵开会商讨,虽然商讨的东西,对她而言毫无价值,但她不得不找出一个话题,来留住这些人,毕竟,对狩魔家族和魔物研究所等势力而言,如今神尸丢失了,这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不该保持平静。

    会议的节奏很慢,外面的暴雨让一众将军和伯爵也不愿那么早结束会谈,毕竟在暴雨时出门,尽管有马车接送,也容易弄脏了靴子。

    在这宁静的会议中,过了不知多久,忽然一个女官从偏殿小跑进来,绕过会议室众将军的背后,来到乌莉塔面前,侧身递给她一个小纸条。

    乌莉塔看见她脸上的焦急之色,心中微沉,表面却保持着平静,瞟了一眼在场的将军们,一些投目望来的将军和伯爵看到她的目光,立刻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与旁边的人继续聊着,但目光有意无意间却扫向乌莉塔。

    乌莉塔的手指很灵巧,飞快搓开卷成一团的纸条,当看见纸条上的几个字时,她瞪大了眼睛,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满脸震惊,难以置信!

    这巨大的动静,顿时让会议室内的窃窃私语停了下来。

    所有人吃惊地看着她。

    乌莉塔却感觉脑子有点缺氧,一阵眩晕,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立刻叫道:“马上召集所有人,前往祭台,入侵者又回来了,他们要盗取神像下面的希尔维亚神尸??!”

    “什么?!”

    “怎,怎么可能!”

    “神尸不是已经……”

    在场一众将军和伯爵满脸懵,震惊得手足无措。

    乌莉塔却顾不得跟他们解释什么,一马当先地冲出了王室。

    门口的贴身侍女看见乌莉塔,连忙迎了上来,“殿下,外面雨大,您带上伞吧……”伞递出,乌莉塔却看也不看,像飞鸟一般冲过,连手里的权杖和头上的王冠都随手抛弃到一旁,被雨水淋湿,她展现出惊人的速度,冲向暴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