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诺伊斯引着两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来到神殿中。

    二人进门后先是打量了一眼神殿,然后望着坐在神殿上方教皇王座上的杜迪安,左侧白肤的中年人道:“你就是这里的主事人?”

    杜迪安淡然道:“二位是?”

    见杜迪安态度有些傲慢,这中年人眉头微皱了一下,但还是很平静地道:“在下斯坦利,王室宫务大臣,在我旁边的这位是亨利勋爵,也是乌莉塔殿下的左膀右臂,我们奉乌莉塔殿下的交代,特来跟你商议合作的事情,请问,海利莎殿下在何处?”

    说完,看了两眼其他地方。

    “她在休息,不便见客,有什么事二位跟我商谈就是,这里我全权负责?!倍诺习簿簿驳乜醋潘?,知道此人应该是这次会谈的主要负责人,单是官职就比旁边的亨利勋爵要高,虽然宫务大臣说白了,就相当于华夏古朝的大内总管,管理着王室里的大小事物,但在这里,宫务大臣管辖的东西更加广泛一些,包括各层面的交际会议,担任的人员通常都是伯爵层次,也算是较高的级别。

    斯坦利从杜迪安的脸上看不出喜怒,琢磨不出这少年的心思,他收起心中的轻视,道:“乌莉塔殿下非常欣赏海利莎殿下的品德,这次遭遇入侵者袭击的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我就不赘述了,如今这群入侵者已经离开,很可能已经离开了我们巨壁,但也有可能潜伏在暗处,所以为防万一,当这群入侵者下次出现时,希望海利莎殿下能够及时响应征兆,前往支援?!?br />
    杜迪安点头,“这是自然,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外壁区资源匮乏,海利莎殿下又需要神浆提升实力,不知道阁下有没有什么表示?顺便一问,你说的那位乌莉塔殿下是?”

    “乌莉塔阁下是壁主大人的独生女,是我们希尔维亚巨壁的公主,如今代替壁主暂管巨壁的事物?!彼固估娲⑿?,道:“你说的神浆,我们王室自然会提供,等我折返时,就会遣人送来?!?br />
    “那就行?!倍诺习参⑽⒌阃?,忽然道:“我们暂时占据外壁区的事,乌莉塔殿下也知晓吧,不知道她是怎么看?”

    斯坦利目光一闪,微笑道:“这件事,乌莉塔殿下调查过其中原因,殿下说,如果这次合作愉快的话,你们占据外壁区的事,可以既往不咎,毕竟,这只是被遗弃的蛮夷之地,既然海利莎殿下想要,送给她又何妨?”

    杜迪安听他的口气,心中浮现出这乌莉塔殿下的形象,似乎是个蛮好说话的人,他说道:“殿下如此慷慨,我们心领了,事后定会上门赔罪?!?br />
    斯坦利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说了半天,不给我们一张椅子么?”旁边的亨利面色不悦地提醒道。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挥手示意诺伊斯请座。

    二人入座后,杜迪安道:“听说这群入侵者折损了数人,依我看,他们反击的可能性很大,不知道乌莉塔殿下可有什么防备?”

    “殿下正在积极筹备,只要他们敢来,准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斯坦利自信地道。

    杜迪安心中轻轻一笑,这话多半是稳住军心的官话,以那些入侵者的身手真要杀个回马枪,除非他们有主宰坐镇,否则不堪一击,他没有点破,跟他们继续聊起王室的事。

    半小时后,杜迪安送二人离去。

    这次交谈很顺利,虽然那位亨利勋爵眼中始终藏着不屑的神色,但杜迪安并未理会,在大局面前,这些小人物在他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除非做出干扰到他的事情。

    “看来,这王室已经有所防备,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了,他们能邀我,应该也会邀请狩魔家族和魔物研究所,这魔物研究所的战力并不逊色某个单一的狩魔家族,虽然里面的强者不多,但驯服的魔物却不弱?!倍诺习捕阅镅芯克傻仙?,当初他第一次潜入内壁区时,就在荒野中见到一只极其恐怖的魔物,以行尸为食,以他如今的眼光回想起来,那只魔物多半有外荒巅峰左右的力量。

    “不过,这都三天过去了,他们居然还是毫无行动,看来是之前吃过亏,这次学乖了?!倍诺习残闹邪档?,如今跟王室谈妥,他倒不担心内壁区在短时间内向他发动进攻,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反而越有利,毕竟,他的发电站,以及各个硝石矿每天都在产出大量的电和火硝。

    时间越久,他的储蓄就越多。

    次日上午,杜迪安便收到了内壁区王室送来的神浆,数量是五百支,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他随便洗劫一座魔物研究所的神浆数量,都有上千支。

    “看来,王室是把我当乞丐打发了?!倍诺习惭壑猩凉凰坷渖?,先前还以为那乌莉塔是个好说话的人,看来也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不过,如今他对神浆的渴求并不大,自从在岩中掠夺一番后,他已经有了较丰富的神浆储备,足够他一路晋升到内荒级,而且还绰绰有余,再加上夏曼森和波兰每天制作的神浆数量,他已经不需要再去掠夺神浆了。

    时光匆匆,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杜迪安每天照常吸收神浆,每天都吸收到身体达到饱和为止,跟他预料中的差不多,在半个月连续的饱和吸收下,他的体质再次有了突破,从普通拓荒者进化到外荒巅峰的层次,跟军神一个级别。

    而体质突破带来的变化,是他的魔身更加接近妖魔,变化后的样子更加狰狞恐怖,人类的特点也越来越少,他估计等自己达到内荒级,或是主宰级后,身体外表应该会完全妖魔化。

    他不知道,在主宰之上的深渊行走者,激发出魔身后又会是怎样的形态,但应该会非常扭曲恐怖吧。

    “不知道我现在跟内荒级交手,能不能有胜算?!倍诺习残闹杏械阍驹居缘仄诖?,但理智告诉他,这份胜算的把握并不会太大,虽然他是神化割裂者魔痕,但内荒级强者的魔痕都是传奇魔痕,这也是进化到内荒的主要限制,而他比内荒强者的优势,就是多了神化的差异。

    神化会激发出魔痕新的能力,也会强化原有的能力,但外荒巅峰和内荒级的体质差异,足以抵消这份魔痕的优势,剩下的就是比拼双方的战斗经验和临场反应了,输赢难料。

    “以目前的资源和吸收速度,估计再过一个月,就能晋升到内荒了,这就是底蕴的好处?!倍诺习蚕衷谟行┢诖夥萜骄驳氖惫饬?,这半个月来外壁区和内壁区都没发生过什么大事,那群入侵者似乎消失了,但他知道他们肯定藏在暗处,估计在调查和了解巨壁,不再像之前那样嚣张蛮干。

    这反而更加危险。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份危险不会第一时间降临到自己头上,当内壁区出现变故时,就意味着他们行动了,他们除掉内壁区,多半也会想办法对付自己,说不定,这半个月里,他们已经调查出了第二基地的所在,也知晓了自己夺取外壁区的种种过程。

    “如果我能在大战爆发前顺利地晋升到内荒级,依靠我的神化魔痕能力,兴许有能力跟那位主宰一战也说不准?!倍诺习蚕M馊喝肭终叩鞑榈迷较晗冈胶?,拖的越久,他的优势越大,而且,先前海利莎平白无故地忽然间第五度觉醒,说不定再过不久,就会再次自然觉醒。

    那时就是第六度觉醒。

    一旦六度觉醒的话,她的战斗力将不亚于主宰,甚至比绝大多数主宰还要强!

    如果这样的事真的发生的话,他将彻底稳坐胜局!

    不过,他也摸不清海利莎自然觉醒的时间周期,如果有显微镜的话,倒是能从他体内的病毒裂变中观察推算出来。

    时间流逝,巨壁中恢复平静。

    内壁区的军方加快了平复各个城市尸乱的速度,在杜迪安突破到外荒级时,内壁区已然收复了所有城市,尸乱完全被镇压。

    平定下尸乱后,内壁区便开始了修复各个城市的工程,输送难民回到各自的城市,恢复秩序,一切就像枯萎的燎原上茁壮成长出的新草,顽强地恢复生机。

    杜迪安每天除了吸收神浆外,就是学习超级芯片,从里面筛选出短期内能造出,且极其有效的科技物品,而外壁区的元素神殿中,气系已经成为了光明正大的神术一脉,在以巴顿为教皇名义的推倒下,气系的风头一时盖过了其他九系神术,甚至有神术师将其称作新世纪神术!

    在气系发扬的情况下,也带来了科技的飞速进步,一切都在蠢蠢欲动,等待勃发。

    半个月后。

    笼罩在天空中的核子阴霾渐渐消散,空气回温,天空中下了新年后的第一场雨。

    黑雪季已到末尾,新的一年的灾雨季将至。

    “再过半个月,继续保持这样的平静就好了……”杜迪安站在窗前,吸着烟,将烟吹到窗外,望着窗外淅淅沥沥落下的大雨,将远山和圣马可广场全都笼罩在模糊中。

    半响,一根烟抽完。

    他在窗边待了一会儿,深吸了几口气,将嘴里的烟味儿散掉后,才回到神殿的书桌旁,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海利莎静静地坐着,陪伴在他左右。

    杜迪安觉得此刻的这份平静,难能可贵,但他也知道,雨终究会越下越大,暴风终将到来。

    “当初我要是能把留声机制造出来就好了……”杜迪安望着海利莎,目光温柔,心中充满遗憾,如果那时能制造出留声机,就能留住她的声音了。

    可惜,那时的自己,只忙着能增强力量的东西。

    换做现在,他宁可用一件,甚至十件百件传奇神术,去替换一个留声机。

    但错过了,就错过了,再多的补救也无法挽回。

    大雨滂沱,有节奏般的落在神殿的窗户上,飘过整座神山,也飘到了内壁区中,在王城中央的王室中,之前被摧毁的王宫已经修缮完好,乌莉塔一身淡红色衣袍,握着权杖,坐在大殿中,听着旁边一个伯爵将军大叫:“殿下,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那群贼人早就离开了,我们还等什么?”

    “克林顿将军稍安勿躁,那海利莎毕竟是五度觉醒,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要夺回外壁区,太困难了?!?br />
    “没错,再等一段时间吧?!?br />
    旁边几人劝道。

    乌莉塔望着克林顿还要开口,抬手制止了他的话,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事已至此,我们短期内不能再次内耗了,先不管这海利莎是否真的五度觉醒,就算是假的,估计至少四度觉醒应该有的,我们要让她归降,只能靠武力,这群入侵者让我们损失两位元帅,暂时还是修养一段时间再说?!?br />
    克林顿叹气,“就怕我们修正,他们却在进步,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啊……”

    乌莉塔摇头,“不必再说?!?br />
    大雨沐浴王宫,在王宫外的暴雨中,六道身影披着雨衣站在一处建筑的角落,目光阴冷,盯着那高耸的王宫,过了片刻,其中一人道:“大哥,这么大雨,他们今天应该不会出去了?!?br />
    “大哥,这是个好机会?!?br />
    佝偻老者凝视了王宫片刻,微微点头,转身道:“走吧!”

    “好!”其他人立刻跟上,眼中露出兴奋杀意。

    半小时后,众人出现在相距王宫两个城区的一处广场外,这广场是王宫祭拜天神的祭台,正中央有一座高耸的石台,上面有两尊天使雕像,在中央是一尊十米高左右的石雕,这是一个模样极美的女子,看不出年龄,像二十岁,又像三十岁,下半身穿着奇异的裙摆。

    生活在王城的人都知道,这便是众所周知的希尔维亚女战神!

    佝偻老者盯了石雕两眼,低声道:“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