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他们的表现?!?br />
    乌托山上,神殿中,杜迪安回答莱利的话,同时起身换上用大割裂者尸体上最坚硬的骨骼制造出的割裂战甲,走出神殿。

    莱利一路跟随在杜迪安后面,斟酌片刻,小声地道:“少爷,这时候让诺伊斯过来,会不会暴露咱们的第二基地?他们如果派人跟踪您的话……”

    杜迪安偏头瞧了他一眼,道:“考虑的不错,不过第二基地暴露了也没什么,他们要的人不在那里,不敢轻举妄动?!钡诙厮淙灰?,但他知道,如果这些人有心要搜寻的话,很轻易就能找到,而且……他也乐于让他们知道那个地方。

    “你留下跟诺伊斯交接下?!?br />
    “是,少爷,您一路小心……”

    杜迪安背上翅翼从割裂战甲的缝隙处伸出,拍打着腾飞而起,向叹息之壁的方向飞去。

    没过多久,杜迪安便抵达内壁区,他找到情报网联络的中枢基地,位于内壁区一座伯爵庇护的城市边缘,当他过来时,联络的情报人员立刻便认出了他。

    “少爷,龙族和岩族拒绝了咱们的邀请,翼族那边还没得到消息?!奔虻サ募窈?,几人立刻向杜迪安汇报道。

    杜迪安微微挑眉,道:“龙族和岩族拒绝了?为什么?”

    “没有说为什么?!?br />
    “知道了?!?br />
    杜迪安转身离开了此地,走得隐秘,他飞出此地,内壁区的王城中住下,关于龙族会拒绝,他多少有些意外,毕竟是以海利莎的名义邀请的,如今海瑟薇又落在自己手里,没人挑事儿,龙族居然会拒绝这次合作,难道说他们已经知道海利莎的情况?就算知道,难道就不想见见她?

    杜迪安跟酒馆的老板娘要了一杯最贵的琥珀酒,静静地喝着,岩族会拒绝合作,不愿参战,他倒能理解,毕竟老巢都被他掀了,现在估计正火着呢,不敢再轻易撤去守卫老巢的力量,毕竟那魔神仪是他们的根基,这次没有被毁去,但也应该把他们吓得不轻。

    “小朋友,挪个位?!迸员咭桓龃致车纳舸蚨狭硕诺习驳乃夹?。

    杜迪安余光扫了一眼,见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相貌丑陋,但手腕上却戴着大金镯子,身上披着绒毛长袍,看上去家世不错,他微微皱眉,冷声道:“滚!”

    “嗯?小子,你……”魁梧壮汉浓眉一竖,伸手想要喝斥。

    杜迪安不等他继续啰嗦,一巴掌抡过去,魁梧壮汉的身体顿时原地翻滚几圈,落在地上,杜迪安随手将从他手腕上剥下来的黄金手镯丢到柜台上,“酒钱?!被奥?,人已出了酒馆。

    他来到附近一个挂着某贵族名字的酒店中,包下一个套房住下,然后取出身上携带的神浆,注射到身体中,等体内火辣疼痛后,便停止了继续注射。

    时间飞逝,转眼间杜迪安在这酒店中住了两天,这两天他在王城里四处走动,见过了被摧毁的王宫,整座千层台阶高的王宫就像被炸弹引爆过一样,处处狼藉,台阶中间塌陷出数个窟窿,虽然现场已经被包围,有不少筑壁工在修复,但不难想象当时爆发出怎样的大战。

    杜迪安用热感视觉观察了下王宫里的情况,只看见七八个拓荒者,其中还有一个热量达到内荒级的存在,这些人估计已经是王宫残存的大部分战力了。

    “狩魔家族和修道院,似乎都没有出事,他们在干嘛?”杜迪安皱起眉头,这两天他住在王城,时刻注意着王宫方向的动静,同时刺探各方面的情报,但得到的消息却依然是关于之前几天帕格尔山脉大战的情报,而且情报当中并没有提到龙族和王室等势力溃败逃散的情况。

    这消息应该是被封锁了,避免恐慌,反而是说入侵的叛乱者已经被斩杀了。

    对于这些入侵者,从民间各方面得到的消息,也定义成了外壁区里的叛乱分子。

    “如果他们攻击狩魔家族的话,两天过去,就算狩魔家族一时间来不及传出消息,也不至于这么久都没消息传出,如果他们的消息泄漏出来了,其他狩魔家族和修道院,审判所等势力,势必会集结到一起,共同抗敌,可是并非如此……”杜迪安目光闪动,要说这些人将狩魔家族或是修道院的人全都屠杀干净,以至于消息没有外泄,他有点难以相信,毕竟狩魔家族虽然不能跟他们抗衡,但人数众多。

    而他们总共就六人,杀的再怎么快,也不至于让他们传不出消息。

    除非他们是偷偷摸摸潜入进去,逐一暗杀。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并没有行动。

    杜迪安思考再三,决定再观察一日。

    在他等待的第三日,王宫中依然情况如常,杜迪安不再等待下去了,回到情报中枢基地,询问了一下翼族和审判所等势力的答复情况。

    “少爷,翼族也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审判所也是如此,但王城却找到我们,说愿意跟我们合作?!鼻楸ㄈ嗽彼档?。

    “王城想跟我们合作?”杜迪安有些诧异,要知道,他夺取外壁区,最大的敌人就是王城,毕竟整个巨壁都在王室的管辖中,他分割的外壁区,就是王室的领地,但如今到头来,唯一愿意跟他合作的反而是王室。

    “回复他们,如果愿意合作的话,到外壁区的乌托山来找我?!倍诺习菜档?。

    “他们邀请您到王宫中相见?!鼻楸ㄈ嗽彼档?。

    杜迪安摇头,“我不会去的,让他们来见我,在我的地盘里?!?br />
    “我知道了,议长?!?br />
    杜迪安离开了此地,返回到外壁区,等待王室的到来,同时他携带在身上的神浆也用完了,正好回来补充。

    半日后,黄昏时分。

    诺伊斯来到神殿,向杜迪安说道:“少爷,外面有两个自称是王室的人来求见?!?br />
    “让他们上来?!倍诺习菜档?,同时运力在瞳孔上,用热源视线望去,顿时看见两个热量仅是界限者的身影在乌托山下的台阶上。

    “经过帕格尔山脉一战,普通拓荒者数量都变得紧张了么……”杜迪安喃喃自语一声,放下手里的图纸,静静地等待着对方上门,虽然只是界限者,但他不会轻视,毕竟对方是前来谈事的,脑子远比力量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