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内壁区合作?”诺伊斯疑惑。

    杜迪安顾不得跟他解释,道:“立刻派人去办,挑选一批机灵点的?!?br />
    “我知道了?!迸狄了垢惺艿蕉诺习惭壑械募逼?,不敢多问,准备告退。

    杜迪安叫住了他,道:“另外,让巴顿,卡奇带着夏曼森和波兰他们带上设备,离开神山,除了正常守卫外,其余人全都遣离,带到第二基地去,也包括希罗和那些拓荒者俘虏?!?br />
    诺伊斯心中一惊,转移阵地?难道说这里即将成为战???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答应下来,没有多问。

    “去吧?!?br />
    “是?!?br />
    等诺伊斯退去,杜迪安将包袱解开,从里面翻出岩族的秘技等物,心中不免叹息,时间太短,即便有这秘技在手,他也没时间学习,如果能让整个世界暂停,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学习变强,那时估计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不过,真要有这样的能力,还不如直接将他们全都杀死,哪还用一个月之久。

    杜迪安心中苦笑,取出里面的神浆注入体内,连注六支,身体发烫,达到了饱和,但距离突破还差得远,毕竟前几次搜刮的神浆,刚刚让他踏入拓荒者境地,哪怕每天有充足的神浆注射,也需要半个月之久,才能达到外荒巅峰,至于突破到内荒级,就需要更多的神浆和更久的时间了。

    “必须先渡过眼前这次难关,这些入侵者夺取神棺,杀出重围后,肯定会前往外壁区的聚集点,那时便会遇上莱利,然后顺藤摸瓜地找到这里来……”杜迪安靠在椅子上,一边等待身体消化神浆,一边沉思,“如果他们找来了,说明这黑袍少年对他们还是瞒重要的,能够以此当要挟?!?br />
    “就算要挟不成,也能借用神山爆炸争取逃亡的时间,只是要在主宰手里逃脱,希望渺?!倍诺习哺械揭徽笮姆?,这是一次巨大?;?,比内壁区带来的?;挂?,他能否活下来,就取决于这黑袍少年对这群入侵者的重要性,如果并没有他想的那么重要,他将必死无疑!

    以他目前的处境,已经暴露在了入侵者面前,只能跟他们赌一把!

    他必须做好几手准备,筹备着赌成后的计划,至于赌失败了,那就啥都不用说了。

    “从神棺的重要性来看,内壁区应该不会错过海利莎这样的战力,五度觉醒的龙族上任圣女,对他们还是很有诱惑性的,而且以海利莎的身份,想必也知道神尸的重要性,所以她主动愿意协助他们,他们也能够理解,双方合作的可能性很大,但难就难在,即便合作了,该怎么解决这些入侵者?”

    “如果单是解决入侵者的话,凭着我的陷阱,加上内壁区剩下的内荒级高手,要阴死这主宰还有几分希望,只是把这主宰坑杀了以后,内壁区多半不会放过我,最好是将他们全部一锅端……”

    杜迪安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以他目前制造的陷阱破坏力,想要让敌人落网不难,但是要将所有人一锅端,就非常难了,根据上次的战斗,让他对自己制作的陷阱威力有一个更清晰地认知,估计整座神山爆炸,也未必能炸死一位内荒级强者,除非是让他们站着不动,并且处于神山最核心的爆炸位置。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了爆炸外,他手里目前能拿得出手的另一大杀器,就是电流了。

    只是,以神殿的电压,上次连海瑟薇都能挣脱,虽然海瑟薇也算是内荒强者,但这次要面对的,可是主宰级的,而且数量也多,分散到每个人身上,效果可能比上次还弱。

    “单靠神山上的发电站的电量,还是差了许多,如果加上第二基地的话,造成的伤害应该能增加三分之一,但还是不够……”

    杜迪安揉着眉心,感到头脑发胀。

    ……

    ……

    嗖!嗖!

    几道身影从巨壁上呼啸而过,其中两道狰狞无比的身影,长着翅膀,一前一后地托着一道十多米长的银色神棺,在高空中飞驰。

    转眼间,他们便来到了壁外,其余四人在陆地上飞速穿梭,片刻后,众人赶到了一处山坡上停下,为首的佝偻老者微微抬手,扫了一眼四周,脸色微变,道:“小七不见了?!?br />
    在他后面的几人惊了一下,婀娜女子二话不说,瞳孔蓦然变成暗红色,像充血一样,过了片刻,她身影蓦然飞出,冲向一处草丛中,片刻后返回,手里拎着一个青年。

    她随手一丢,将青年丢到地上,向佝偻老者道:“大哥,这里没看到小七的身影,也没看到黑狱,不过看到这个人鬼鬼祟祟地在这里?!?br />
    佝偻老者一张脸完全阴沉下来,盯着地上的青年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青年便是被杜迪安安排过来的莱利,他望着面前六人,心惊胆战,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浓重杀气和气场,让他有种恐惧的感觉,但他毕竟是经历过长期的卧底生活,心智过人,壮着胆子站起,颤声道:“各,各位大人,你们要找的人,可是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人?”

    “你见过?”

    得到小七的消息,佝偻老者眼眸一眯,似有两道利剑射出,摄人心魄。

    莱利松了口气,知道他们就是杜迪安所指的让他等待的人,当即道:“我家少爷说了,你们如果想要知道他的消息,就必须杀光内壁区的高手,作为交换,等你们杀死内壁区的高手时,我家少爷自会让他过来见你们?!?br />
    “嗯?”旁边几人听得眉头挑起。

    “小七被劫持了?”

    “小七力量不弱,又有黑狱?;?,谁能劫持他?”

    “没想到这座神壁中还隐藏了至少两个内荒级强者!”

    “我觉得不是,敌人似乎知道黑狱的弱点?!辨鼓扰铀档?,她见几人望来,抬手一指前方几处草丛,道:“在这里我能闻到黑狱的气味,而且之前抓他时,我看见一个爆炸的大坑,敌人似乎知道黑狱惧火,将黑狱引爆了,然后掳走了小七,看来也是个难缠的高手?!?br />
    “这人是神壁的人,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难道是想要借机造反?”另一人说道。

    “吱吱吱,我大概知道是谁了?!?br />
    “谁?”

    “吱吱吱,之前几日我们四处打探消息时,你们可还记得,这神壁内部建造了一座高墙,叫叹息之壁,隔离了一小部分空间,称作外壁区,而我们抓到的那个拓荒者说,最近外壁区有些暴乱,依我看,这人应该就是外壁区暴乱的那位制造者,他想要借我们的手,除掉内壁区的高手,然后统领内壁区,吱吱吱……”

    莱利听到这人的话,心中一惊,没想到他们转眼间就猜出了杜迪安的身份,他心中忽然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这群人会怎么处置他。

    “想要拿我们当刀使,哼!”身材魁梧的壮汉眼中露出杀意,道:“我们直接杀入那什么外壁区,将这人干掉吧!”

    “不行,这样的话,万一小七出事,我们就回不去了?!必屠险吡⒖坛鲅宰柚?。

    “这人应该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能够跟内壁区那么多高手做对,还能活到现在,多半也有好几位高手相助,我们不能莽撞?!迸肿忧屏死忱谎?,道:“带我们去家你家主人,我们要当面见到小七?!?br />
    莱利心中一紧,他不知道杜迪安会不会允许他带这些危险的人过去见他,以他对杜迪安的了解,他手底下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强者。

    虽然他摸不准这些人是什么水平,但单从杜迪安让他们前去击杀内壁区的强者就能看出,这是一群极其恐怖的人。

    “等等?!辨鼓扰雍鋈荒抗庖荒?,弯腰蹲下,从他怀里摸索片刻,翻出了一根断指,顿时脸色变了,“这,这是……”

    “吱,是小七的手指,该死!”

    “说,你家主子把小七怎么样了?!”魁梧壮汉一把提起莱利的领口,满脸狰狞。

    莱利面对他充满杀意的脸庞,感觉快喘不过气来,但他从几人的反应中却捕捉到一个信息,勉强地道:“我家主人没只是将他带走了,没有杀他,这根断指是给各位的警示,希望各位不要鲁莽,你们只需替我家少爷除掉内壁区的高手,我家少爷自会将你们的小七还给你们,他向来说话算数?!?br />
    “威胁我?你找死!”魁梧壮汉暴怒,咆哮着抬起拳头,拳风呼啸。

    莱利瞳孔收缩,心跳几乎骤停,但下一刻,视线中极速扩大的拳头停止了下来,被另一只手拉住。

    “别冲动?!必屠险甙聪滤氖?,冷冷地盯着莱利,道:“带我们去见你家主子,这件事我们要当面跟他谈,劝你老实点,不要吃无谓的苦头,我们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哭着给我们领路?!?br />
    莱利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听到他的话,脸色难看,心中更有一丝怨气,这任务九死一生,杜迪安却派他过来,显然是做好让他牺牲的准备。

    “好?!彼鹩ο吕?。

    ……

    ……

    “少爷,您要照顾好自己……”巴顿依依不舍地道别。

    “有什么事随时叫我?!笨ㄆ嫠档?。

    杜迪安目送他们陆续下山离去,在他们后面的囚车上关押着众多披头散发的身影,其中便有希罗,洛农,以及后面抓获的魔蝎军神,以及其他没有被当场杀死的拓荒者,这些曾经站在内壁区顶尖的高手,目前却一个个关在肮脏的囚车中,身体瘫软着,毫无战力。

    其中有的拓荒者脑袋靠在囚车的柱子上,望着外面山坡外的美景,目光呆滞,微张着嘴,似乎魂不附体。

    在他们身上各处散发着浓郁的男人臭味,令人呕吐。

    在这些囚车后面,还有一个笼罩着黑布的囚车中,海瑟薇全身**地躺在里面,身边是几个身材瘦弱的身影,瘦得胸口像一片排骨,清晰可见,而且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有一些黑斑,或是腐烂流脓的疤,这些都是体内辐射值过高所导致的变异。

    还有的人整个脸是歪曲的,嘴巴一半像八旬无牙老妇一样干瘪下去,有的皮肤凸起细小颗粒,像磨砂一样粗糙。

    但此刻这些人却相拥,坐在海瑟薇身边,不敢靠近,身体随着囚车的晃动而摇摆。

    海瑟薇眼中充满怨毒,死死地盯着几人,这满是恨意的目光让几人感到惧怕,尽管他们知道这个少女此刻毫无行动能力,却依然不敢靠近,做出亵渎的事情。

    杜迪安望着所有人撤离神山,没过多久,整个神山上便只剩下巡逻的光明骑士,以及一些负责清洁的仆从,本来,杜迪安打算连这些仆从也一同遣离,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但后来想到这么做,容易露陷,便还是让他们留了下来,他不想因自己一时的心慈手软,造成更大的损失。

    杜迪安回到空荡荡的神殿,此刻连海利莎也不在他身边,被他交给卡奇他们带往第二基地中,毕竟,敌人如果到此爆发战斗的话,即便海利莎在他身边,也难以匹敌主宰,他不想再给她的身体造成伤害了。

    时间静静流淌。

    杜迪安坐在神殿中,忽然间感到一阵不同寻常的风声袭来,他目光微动,抬头望向殿外,顿时便看见一阵飓风将门窗推开,几道黑影从外面闯入进来,落在大殿中,一共七人,其中还有莱利。

    他目光一凝,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面对面地看着六位能够轻易杀死他的存在,心中还是难免一阵紧张,不过相同的情况,他已经经历过多次了,很快便平复下来,平静地道:“各位便是来自壁外的入侵者吧,可否先将我的手下放开,你们要的人很安全,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谈?!?br />
    看到杜迪安第一句话是关心自己的安危,莱利心中一直翻滚的各种杂念顿时消了,感到一阵惭愧,他被挟持而来的路上不停的找各种理由来告诉自己,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但这一刻,这些理由全都不见,只有愧疚,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先不说自己能否活命,至少杜迪安也因自己而陷入了危险。

    不过,作为下位者,他并没有想过,自己的危险便是因杜迪安而带来的,他也不知道,杜迪安第一时间让佝偻老人等人放开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借此试探下他们的态度,是否是准备一上来就直接干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