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来分钟后,杜迪安拎上包袱,连这人的尸体都顾不得掩埋,转向朝外壁区全速飞去。

    他的脸色极其难看,在他的胁迫下,这人最终还是将帕格尔山脉的情况跟他说了,但跟他想象中的情况完全是两回事,那崖谷底的入侵者并没有唤来黑狱,反而是他们其中的一人忽然爆发,展露出主宰级的力量,将围剿的众人杀得四处逃散,而这人便是被临时安排到山脉外面,负责拦截增援入侵者的人,因此才侥幸逃过劫难,正准备赶回族中,将这消息传回族里,却被他截杀。

    “龙母和岩族的内荒强者全都不敌,军方的两位统帅被当场斩杀,我离开时总共有七个内荒级高手在那里坐镇,却被杀得四处逃散……”杜迪安虽然没亲眼所见,但能够想象一位主宰率领五位内荒级高手大杀四方是怎样的场景,不过也由此可见,龙母等狩魔家族最强的一批人,也没能达到主宰的地步!

    “要是内壁区最高的战力,只是内荒级,还有谁能阻挡他们?”杜迪安脸色难看,先前他担忧的是这些人太弱,被龙母等人轻易剿灭,不能形成消耗,但目前的情况却一瞬间反转,反而龙母等人成了溃败的一方,这样的情势是他更不愿看到的,毕竟,这些人手里还有神棺!

    虽然,他们归去的方法很可能就是那个黑袍少年,而黑袍少年已经被自己所杀,他们很可能就此失去了归去的能力,但正因如此才更加可怕!

    这等于将他们逼入绝境!

    若是到了极端,他们屠城也未必没有可能!

    杜迪安虽然不知道内壁区还有没有隐藏的底牌能够与之对抗,但他此刻心急如焚,事情的变化,让他先前布置的手段给自己引火上身,他机关算尽,却还是人算不如天算,没能料到这些人中居然隐藏着主宰级的力量,而且在围剿的这么多天,才爆发出来。

    这只怪他从一开始得到的情报就错了,敌人并非是九个内荒级高手,而是一个主宰加八位内荒级高手,而且后续战斗中的种种表现,他也没看出敌人隐藏着主宰的可能。

    这一点,他估计龙母等人也没料到。

    “必须马上让莱利回来……”杜迪安全速拍动翅膀,恨不得再多生出一对翅翼,如果是先前的情况,六位内荒级入侵者被围剿,他估摸着能够冲破龙母等人的包围从里面逃出来,就算不死几人,也会受伤不轻,到时他借着雷电神殿和灌满炸药的乌托山,至少还能跟他们进行谈判交易。

    就算谈崩了,配合雷电神殿,再引爆神山,就算对方是内荒级强者,多半也吃不到好。

    但有一位主宰,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就算他的谈判能够顺利完成,能够用已经死去的黑袍少年当筹码来糊弄他们,让他们相助自己扫除内壁区的高手,到最后,也终归要轮到他来面对这个局面!

    如果是先前情况的话,他估算就算他们侥幸逃出,想要再杀回去跟龙母等人拼命,只会落得两败俱伤的下场,那时他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坐收渔翁。

    但现在,斩杀龙母等人对他们毫无压力,等杀光内壁区的高手,就轮到自己了。

    “该死,一位主宰……”杜迪安忍不住攥紧拳头,咬牙切齿,仅是这一个变化,就让他的计划全面崩盘,这就是力量的好处,算得再好,不如实实在在的力量。

    他现在心中只祈祷,内壁区也能站出一位主宰级的强者,只是那样的话,情况又会变得更加复杂,但比目前这糟糕的状况要好上一些,除非他中大奖了,两位主宰级强者同归于尽,再剩下其他全部重伤的内荒级强者,那样的话,他前进的路就顺畅了,但这种几率,他几乎不敢抱有丝毫幻想。

    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内壁区有主宰级强者的可能性极低,就算有了,也只有较低的几率,会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

    这就像两个狩猎者战斗,一死一伤的几率才是最大的,并非同一级别的人战斗,就会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那通常是里才会出现的事。

    一个多小时后,杜迪安飞回到外壁区,他准备将包袱丢在巨壁上,直接去找莱利,但准备抛下包袱时,忽然又想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万一那群人已经回到壁外的集合点了,他就这么飞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虽然他手里有黑袍少年当筹码,但不能百分百保证,这黑袍少年就是他们回去的唯一途径,就算是了,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在盛怒下直接杀死自己。

    他目光闪动,脑海中急速转动,过了片刻,忽然间理清了思绪,视野像是瞬间跳跃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清楚地看到自身目前遭遇的状况,就像一团混乱的线团,忽然找到了线头。

    “这些人是内荒级的强者,说明他们的魔痕,全都是传奇级别!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神化,但每一个传奇级别的魔痕,增幅的能力往往较为广泛,像我的割裂者魔痕,在感知上面也赋予了透视这样的超级瞳力,以及开阔性的视野……”

    “这样一来,即便叫回莱利,他们也有可能顺着气味或别的方式追踪到我,已经来不及去消除痕迹了?!?br />
    杜迪安心中沉静下来,“他们找上门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他们察觉到那个人已经死去,而且接下来的谈判如果顺利的话,真正要面对的,反而是该怎么解决他们,时间紧迫……”

    他思考半响,很快做出决定,拎着包袱飞回乌托山,将包袱随手放到神殿中,立刻叫来诺伊斯,道:“把先前攻打过来的那几位军神的盔甲和那修道院的人的盔甲包好,叫人带去内壁区,找到三大狩魔家族和王城的最高负责人,告诉他们,海利莎愿意协助他们斩杀入侵者,顺便告诉他们,海利莎殿下已经五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