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嗖!

    杜迪安飞出帕格尔山脉,径直往一个方向飞去。

    沿途经过一座座被隔离的城市,里面战火四起,街上随处可见行尸成群结队的游荡,有的城市已经被军队清扫,建筑残破狼藉;有的仍像一座死城,偶尔能看见一些身影巨大的魔物匍匐在城市的街道上沉睡。

    杜迪安从高空中默默地目睹着这一幕幕,没有停留,一路飞向距离帕格尔山脉最远的岩族地界。

    虽然三大狩魔家族中,他最憎恨龙族,但龙族距离帕格尔山脉较近,如果在龙族战斗的话,万一被他们通讯到帕格尔山脉中的龙母和其他龙族强者,难免会及时支援过来。

    两小时后,他来到了岩族地界中,这是一座地处偏僻位置的城市,居住在里面的贵族不多,大多数贵族都不愿跟狩魔家族牵扯上关系,这里虽然爆发过尸乱,但城内早已恢复秩序,只是依然人烟稀薄,大多数人家门户紧闭,在城墙上,巡逻士兵戒备森严。

    “就从你这开刀了?!倍诺习残闹邪邓盗艘痪?,潜入到这座城中,一路直奔城市中央位置的一片气势恢宏的建筑中,这片建筑上面大多插着岩族的龟壳状旗帜,随风飘扬。

    杜迪安潜伏在建筑外,观察着各个建筑中的热源身影,很快便看见里面总共有三个拓荒级强者坐镇,其中两道热源身影较强,都是军神级别。

    “没想到,在帕格尔山脉聚集了那么多强者,在他们的老巢里居然还留下五位拓荒者,其中两名还是外荒巅峰?!倍诺习材抗馕⑸?,这狩魔家族的底蕴当真是深不可测。不过,如今他们在明,自己在暗,以一敌五未必没有可能,只要别有内荒级高手藏匿在里面就行。

    他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消磨敌人的实力,而且一旦成功,能够收获大批神浆,以狩魔家族的底蕴,储藏的神浆是一座魔物研究所的数倍,甚至是十几倍,足以让他突破到内荒级,甚至还能给卡奇和诺伊斯他们增强实力,毕竟,如今他始终是光杆司令,虽然诺伊斯他们能够帮助自己,但实力低微,有许多事情是他们无能为力的。

    “先偷袭一个外荒巅峰的,剩下的四个就好办了?!倍诺习材抗馍炼?,就算打不过,至少还能撤退,料想他们也不会倾巢而出的追击他。

    打定主意后,他收敛气息,控制体内的热量,慢慢地潜伏过去。

    在杜迪安抵达岩族地界的同时,帕格尔山脉的崖谷中,乌莉塔和龙母等人再一次发动进攻,这已经是第六轮进攻,以龙母为首,协同岩族壮汉和翼族的鹰钩鼻中年人,以及修道院的传教士老者和统帅亚摩斯四位内荒级高手一同出战,此外还有十多名拓荒者从旁干扰。

    这些拓荒者虽然不能跟内荒级高手正面较量,但其中一些能力较为特殊的拓荒者,能远程协助,干扰崖谷中的六人。

    在车轮战下,崖谷中的六人早已疲惫不堪,或者说是胖子及其他四人疲惫不堪,他们死死守在佝偻老者身边,不让龙母等人有丝毫接近的可能。

    不过,龙母等人瞧出了他们的目的,多次故意佯攻佝偻老者,却使出杀招袭向前来阻挡的人,使得几人伤上加伤,苦不堪言。

    嗖!

    龙母持剑杀向婀娜女子,她的魔身是一只极其巨大的黑**龙,龙尾上凸出根根尖刺,背上漆黑的龙翼边缘有一抹雪白之色,像是某种晶体,与之相撞发出金属般的碰撞声,极其坚固,她的双臂却依然维持着人类的模样,并没有最大化的激发出魔身,但维持这样的状态,却让她的战斗更加轻灵灵动,手里两把近三米长的龙剑诡秘百变,将婀娜女子逼到神棺面前。

    婀娜女子的魔身像鳄又像蛇,下身是分叉的蛇尾,背上凸起一片竖立的尖刺,其余的肌肤全都被疙瘩状的角质层覆盖,极其坚韧,在她蛇尾上的鳞片呈七彩色,挥舞间色彩绚丽,令人眼花缭乱,她的兵器同样是长剑,剑柄环绕在手腕上,像击剑,她手里的剑招灵动迅捷,但以一敌二,在龙母的双剑下节节败退,招架不??!

    旁边的胖子看出她的窘势,想要出手阻拦,却被岩族壮汉挥舞着巨斧缠上,不得分心。

    让胖子愤怒的是,这岩族壮汉的魔痕能力似乎恰好克制他,他几次抓到了他的手臂,将其拽入到自己体内,想要吞噬,但肚子中传来的消化感觉,却是一片沙粒,在对方的手臂上覆着一层极其坚硬的沙粉,虽说是沙粉,却比金粉还难以消化,让他无能为力。

    而且岩族壮汉全身的肌肤像石化一样,极其坚硬,即便他偶尔用刀剑切中,也没留下半点伤痕。

    好在,他看出岩族壮汉和其他人并没有全力出手的打算,否则他们坚持不了这么久,毕竟他们只有五个人,还得寸步不离地守在神棺周围,并且还要?;ご蟾?。

    不过,也正因为他们片刻不离神棺,才让岩族壮汉等人顾忌,担心他们拼死反扑,将神棺和里面的神尸一同摧毁。

    这神棺虽然是金属质,但在内荒级强者面前,就像纸屑一样,一拳就能击穿,如果胖子等人真打算摧毁里面的神尸,只需几拳就行。

    哧地一声,陡然,一声惨痛叫声响起。

    胖子等人心中一抽,急忙望去,顿时看见目龇欲裂的一幕,婀娜女子的一条手臂被龙母给斩断了下来,鲜血淋漓,散落遍地。

    “撤!”龙母不敢继续攻击,立刻喝道。

    其他人见取得胜果,立刻抽身而退。

    “三姐!”

    “你,你没事吧?”

    其他人见龙母等人退去,急忙包围了上来。

    婀娜女子微微摇头,立刻解开魔身,恢复体力,断臂传来的剧痛让她微微咧嘴,但她不想让大家担心,强忍着痛楚摇头道:“没事,还好他们退了,不然就真的危险了?!?br />
    胖子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满眼疼惜,道:“你赶快敷药,他们等会儿会再次攻下来的?!?br />
    “这手臂先收着,等回去了还能接上?!笨嘧澈核档?。

    “这些孙子是打算把我们所有人都耗得差不多了,再一鼓作气斩杀?!蓖獗硎怯⒖∏嗄甑睦狭а赖溃骸八歉詹疟纠从谢嵘彼廊愕?,但害怕我们发怒摧毁神尸,才没这么做,这帮孙子,真他妈阴!”

    “别说了,快抓紧时间休息,无论如何也要拖到大哥醒来?!迸肿铀档?。

    几人不再抱怨,各自坐下,敷药和休息。

    时间匆匆而过。

    半小时过去,龙母和岩族壮汉等人再次攻了下来。

    胖子和婀娜女子等人连忙站起,脸色难看,各自激发出魔身,准备迎战。

    “把神棺交给我们,饶你们一命?!绷阜商谠诎肟?,冷冷地说道。

    胖子呸地一声,冷声道:“这屁话说很多遍了,你没说腻,我都听腻了,真当我们傻么,会相信你们这鬼话!”

    “哼,死到临头还逞强!”岩族壮汉降落下来,如一块巨石落地,地面轰隆一声巨响,他全身化作一个魁梧的石人,一步一步地走向胖子等人。

    “等等?!绷竿蝗唤械?。

    岩族壮汉微微皱眉,抬头望着她。

    龙母目光凝视着胖子等人后面的神棺上,只见那佝偻老者慢慢地睁开了眼,偏头望向她,二人目光在对视的一刹那,龙母脸色微变,立刻道:“你先回来?!?br />
    岩族壮汉微怔,忽然感应到什么,抬头望去,顿时看见神棺上的老者俯视着他,心中顿时莫名一憷,停下了脚步。

    “大哥?”

    “大哥,你终于醒了!”

    “吱吱吱,太好了,大哥醒了?!?br />
    胖子和婀娜女子等人也注意到佝偻老者苏醒过来,顿时惊喜无比,尤其是婀娜女子,喜极而泣,眼眶都有些湿润了,这并非她个性软弱,实在是眼前的局面太令人绝望。

    “小三……”佝偻老者看见了婀娜女子被斩断的手臂,眼眸微微眯了一下,他慢慢起身,道:“辛苦你们了,你们先退下?!?br />
    “大哥,你要小心,他们虽然是内荒级,但各自的手段非常棘手?!迸肿恿μ嵝训?。

    “无需担心?!必屠险呔簿驳乜醋帕傅热?,“主宰之所以被称作主宰,就是因为能主宰‘主宰’之下的所有人?!?br />
    “主宰?!”

    龙母和岩族壮汉等人听到佝偻老者的话,顿时瞪大眼睛,满脸错愕,难以置信。

    这老头居然是主宰?!

    “不好,快通知乌莉塔殿下,马上叫凯特他们也过来!”龙母几乎是瞬间便反应过来,急忙叫道。

    在人群后面一个攀爬在崖壁上的拓荒者脸色苍白,闻言飞速向上爬去,很快便跑出了崖谷,将消息传递出去。

    “居然是主宰……”岩族壮汉脸色难看,慢慢地后退,他没想到,六人里面居然有一个主宰!先前这佝偻老者从王宫下面出来后,身中剧毒,一直没有出手,身上的热量强度也不高,以至于让他们全都误以为,他只是一个内荒级高手,但没想到却是主宰!

    “大哥,杀光这群孙子!”

    “尤其是那个黑色翅膀的贱人,三姐的手就是被她砍断的?!?br />
    魁梧壮汉和英俊青年叫道。

    佝偻老者眼眸微眯,目光锁住龙母,身上慢慢涌现出乌黑色流液,像有生命一样覆盖全身,进入魔身状态。

    龙母看见他眼中的杀意,雍容冷艳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立刻道:“撤退,在外面打,别伤到神尸!”

    其他人立刻后退,率先跳下去的岩族壮汉转身退去,忽然感觉背上像被两道利剑刺中,心中一寒,身影猛地一缩,嗖地一声,瞬间钻入地中。

    “你们几个,?;ず蒙窆??!必屠险呖醇甑氐难易遄澈?,眉头皱了一下,向胖子等人说道。

    “神棺交给我们,大哥小心?!迸肿咏械?。

    佝偻老者不发一言,从神棺上跳下,落在地上,然后膝盖微微弯曲,猛地弹射而出,地面龟裂塌陷,嗖地一声,他的身体像炮弹一样冲向撤退的龙母等人,一跃便跳到了两百多米高的崖谷上面,将崖壁撞出一个窟窿,他手掌一按崖壁,翻身跃到崖谷上面,看着眼前的龙母等人,他魔化的暗金色眼瞳中泛起嗜血之色,嗖地一声,猛地蹿出。

    他的魔身变化程度并不大,像一只直立的人形蜥蜴,除了背后多出一条尾巴和鳞片外,并没有生长出其他的怪肢,当他冲出时,地面像一阵飓风掀起,首当其冲的龙母脸色剧变,龙翼扇动,立刻腾飞到上百米高空。

    在她飞上高空的同时,地面却传来一片惨叫声。

    其他的拓荒者来不及逃跑,当被佝偻老者的残影靠近时,身体便嘭地一声爆成血雾。

    “主宰……”龙母望着地面接连死去的普通拓荒者,以及外荒级拓荒者,脸色难看无比,这里面有不少是他们龙族的强者,但此刻在佝偻老者面前却像木偶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逃跑的动作都显得迟缓无比。

    ……

    ……

    岩族地界,一座恢宏如教堂般巨大的建筑中。

    洛里斯坐在书房办公桌上,正在审批近日来各地区申请的文件,忽然间敲门声响起,他头也不抬地道:“进来?!狈棵疟煌瓶?,一个侍从托着茶具低头进来。

    “请用茶?!笔檀咏杈叩菹蚵謇锼?。

    洛里斯从文件的思绪中清醒过来,眉头一皱,道:“我什么时候……”话未说完,忽然察觉到一丝异样,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降低了许多,一阵阵微弱的寒气从面前的侍从身上散发出来。

    他目光一凝,眼中露出几分杀意,道:“你是……”

    嗖!

    呼啸声陡然响起,侍从手里的茶具和托盘瞬间飞来,滚烫的热茶和托盘飞向洛里斯的面门,但洛里斯反应也很快,手掌一抓,掀起面前的书桌横挡,同时脚尖一点地面,身体向后滑去,拉开距离,反身摸到旁边墙上悬挂的一把黑漆漆的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