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你找死!”黑袍少年勃然大怒,他追击杜迪安失败便打算先甩开这尸王,结果倒好,后者得寸进尺,居然还射箭干扰他。

    他咬着牙,压着怒火,短促地蛇形拐弯飞翔,借此开来距离。

    海利莎被他摇摆不定的身影晃动得左右飞去,总是扑个空,但凭着超越他的飞行速度,依然紧紧跟牢在他后面。

    杜迪安看出这人的意图,神色凝重,这是他头一次正面跟内荒级巅峰高手战斗,后者的应变经验比他想象的还强,虽然正面交手海利莎能够战胜他,但缺就缺在灵活性上无法跟他相比,他抬手搭箭,继续射向对方,除了阻击他的行动路线,更重要的是激怒他。

    黑袍少年这次有所提防,躲避过杜迪安的冷箭,同时继续蛇形飞行,但弧度却慢慢地朝着杜迪安方向靠近。

    杜迪安依然搭箭射去,同时慢慢移动,跟海利莎形成掎角之势,如果他想要攻击自己,势必会被海利莎追上,这样的结果是对方不愿面对的,毕竟海利莎一旦咬中他,他将必死无疑!

    黑袍少年忽左忽右的全速飞行,望着杜迪安不停挪腾的位置,心中怒火更胜,恨不得用目光杀死他,他紧咬着牙,继续躲闪海利莎,同时向杜迪安接近,准备打破他的路线,阻止他靠近海利莎。

    嗖!

    陡然,一道呼啸声从后面扑来。

    黑袍少年耸然一惊,头也不回地猛然侧身躲避,一只怪手从身旁抓过,扑个空,但他的余光却看清了,先前被拉开距离的海利莎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追了上来。

    他心中一紧,急忙再次大幅度蛇形拐弯飞行。

    然而,这次海利莎的身影却跟他形影不离,像是依附在他身上的影子,牢牢地抓住间距,跟着他同样的蛇形飞行,肢体看上去比先前灵活许多。

    “不好!”黑袍少年陡然惊觉,这尸王在慢慢适应身体,在追击战中激发出了身体原主人的潜意识能力,要知道,尸王跟行尸终究是有所差别的,这差别不单单是力量悬殊和震慑其他行尸,更重要的是,尸王能够激发出原主人部分的身体潜能,发挥出原主人的身体格斗技艺。

    这一点,是尸王最可怕的一点。

    “这小子故意拖延!不行,必须马上离开!”黑袍少年看见牢牢跟在背后的尸王,扫了一眼远处搭箭射向他的杜迪安,眼眸中几乎喷出火来,强烈的杀意让他愤恨,但他知道,现在必须咽下这口怒气,马上离开,否则等这尸王的战斗潜能被还原得越来越多的时候,自己想要逃走就更难了。

    他性格果断,立刻头也不回地向上飞去,不再理会杜迪安。

    在他拔高身姿飞去时,海利莎同样拔高身影紧紧追在后面,飞快逼近。

    黑袍少年身影瞬间一扭,向前平行飞去,然后又极速下坠。

    紧跟在他身后的海利莎似乎早已料到,并没有被他的急速变向误导,同样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平行飞去,然后急速下坠,路线几乎完全复制得一模一样。

    嗖!

    海利莎背上的几条怪肢利爪迅速扑出,向黑袍少年身后的尾巴抓去。

    黑袍少年感受着背后牢牢锁定的恐怖气息,脸色难看,尾巴飞速甩动,击向海利莎伸来的怪肢。

    但海利莎背上的怪肢极其灵动,不再像先前那样呆板,其中两条怪肢正面撼向黑袍少年的尾巴,另外一条怪肢陡然像尖刀一样刺来,瞬间击中黑袍少年的尾巴,怪肢的手爪像倒钩,将他的尾巴牢牢扣住,另外几条怪肢立刻顺着他的尾巴向上攀爬,将距离拉近。

    黑袍少年大惊失色,猛地低吼一声,哧地一声,他的尾巴从根部陡然断裂脱落。

    失去尾巴,他向前冲刺了一小段距离,但速度很快降低下来,没有尾巴的平衡掌控,他想要再施展先前的灵活蛇形飞行就很难了。

    嗖!

    一只利箭陡然从前方射来。

    黑袍少年脸色一变,侧面避去,心中被压住的怒火瞬间蹿上来,但就在这时,一股冰冷的杀意从后方笼罩了他,像一片黑色阴霾化作的血盆大口,似乎随时能将他吞入口中。

    他怒气瞬间消失,脸色发白,鼓起全身力量向前拼命冲去,同时掏出怀里一个奇怪的石头,这石头上有许多小孔洞,他对准其中一个孔洞吹去,顿时一片波纹般的呜呜声传出。

    这声音并不响亮,却很悠远。

    杜迪安看到他的举动,心中一惊,这是在叫救兵?

    在他想的同时,数千米外陡然传来一阵轰隆声,脚下的地面震动起来,下一刻,他的视线中便看见一只黑色巨山般的巨大球体从地面升起,像黑洞一样,快速滚动过来,将沿途的杂草和碎石断壁全都碾碎,赫然是他先前见过的黑地,而且是那只巨大的黑狱!

    “原来,这壁外黑狱是他们的……”杜迪安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下一刻猛地想起海利莎曾被黑狱锁住的模样,他脸色一变,立刻摸向背后的腰包中,很快,他便摸到了火柴,心中一定,扫了一眼周围,这壁外的狩猎区域最不缺的东西,似乎就是杂草。

    他立刻找到一处枯黄的杂草处,摩擦火柴点燃。

    地面隆隆巨响,微微颤动。

    火柴终于将几根枯黄的杂草点燃,他将杂草扭到一团,伸到旁边的草丛中,很快,火焰将正在生长的杂草逐渐燃烧,火焰慢慢覆盖向更多的杂草地带。

    黑袍少年感受到热量,偏头看了一眼,顿时瞳孔一缩,险些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他背上猛地一阵剧痛,似乎被几把尖刀刺入,他回头望去,只见一张充满杀气的狰狞脸颊迎了上来,他急忙拍打翅膀,两手掌心的血肉突变出两把匕首,这匕首像长在身上的一部分,他挥着匕首迅速回击,但下一刻,几道黑影一闪,叮叮数声,便将他手里的匕首击开。

    他双手上遍布数道血痕,手里的匕首上也有几道细小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