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难道说,他们是从天上飞过来的?”杜迪安不禁想到这种可能,毕竟,陆面上全是魔物,想要从陆地上行进过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必须具备深渊行走者的力量才能逢凶化吉,一路穿行。

    但如果是从天上飞来,据他所知,云层上栖息着雷鸟,飞得太低的话,反而容易成为陆地上魔物的目标,飞得太高,又容易被雷鸟察觉,除非,他们的坐骑是雷鸟不会袭击的飞龙!

    想到这里,杜迪安眼眸中迸射出精光。

    这些袭击者骑乘飞龙而来!

    “如果是这样,他们的飞龙应该停留在壁外的返回地点,以免飞龙遭遇不测,那样的话,他们将永远留在这座巨壁中,无法离去,只能等壁主归来……”杜迪安越想越觉得可能,心脏怦怦跳动。

    不过,他知道这只是第一种可能。

    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些袭击者里面,有人具有某种极其特殊的能力,能够掩盖他们的气味和一切行踪,使得他们从深渊中穿行,相安无事。

    但这种可能性存在不大,毕竟,这些人来此显然是有预谋的,趁着壁主不在的时间过来,应该是计算好了种种因素。而在深渊中是最深不可测的地方,任何魔物都有可能出现,没有谁能百分百肯定自己的隐匿能力,能够躲过深渊中所有魔物的眼睛。

    毕竟,某些感知力顶尖的魔物,其探测能力不可想象。

    这样比较下来的话,第一种可能性最大!

    “如果能得到他们骑乘的飞龙,天下之大,任我去得,哪怕是神国……”杜迪安心中怦然而动,有飞龙在手的话,就算自己在壁内的逆反计划失败,也能够逃之夭夭,甚至自己掌控内壁区后,日后也能借助飞龙前往其它地方,不再受限于巨壁当中!

    他深吸了口气,压住心中的激动兴奋,思索少许,当即转身而去,飞向巨壁。

    本来他还想探查下帕格尔山脉的情况,远远地观察一下战况,但如今跟这份情报相比,找到飞龙显然是最有价值的,甚至他还能借助飞龙跟这些袭击者谈判,让他们协助自己推翻内壁区!

    “他们会将飞龙停在何处?单独留一只飞龙的话,应该不够保险,这毕竟是他们九个人唯一返回的办法,至少会留下一个,甚至两个人看守,也就是说,我有可能会面对上两位内荒级强者……”杜迪安心中思索,他看了一眼怀里揽着的海利莎,她的表情平静如常。

    他心中有些疼惜,低声道:“等会儿可能需要你出手了?!?br />
    海利莎默默无言。

    他心中内疚,握住了她的手,默默地向前飞行。

    片刻后,他来到了巨壁上空,目光四处望去,壁外是一望无际的荒原。

    “这些袭击者出现在内壁区,直接袭击王城,说明是有调查过的,知道神尸所藏的位置?!倍诺习残闹谐烈?,“他们应该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不是刚来就冒然袭击出手,虽然这次袭击还是挺蠢的,但也说明,他们这么莽撞,应该是有绝对的自信……”

    “他们打探情报,应该是在内壁区,说明他们来到巨壁的路线和方向,就是内壁区,而不是外壁区的南面,否则的话,他们会直接找上乌托山,或是军部,揪住感知中最强的人来打探情报……”

    杜迪安筛除了飞龙在巨壁南面的可能,毕竟以这些袭击者如此自信袭击王城的行动来看,他们也不会谨慎到特意将飞龙停在南面,然后绕到其它面潜入。

    不过,除去一面,仍然剩下三面巨壁,每一面的长度极其延长,以他的飞行速度,也要两到三个小时左右才能飞完一面,三面就是**个小时,太漫长了,这段时间内如果帕格尔山脉中的这些袭击者挣脱了狩魔家族和军部的围困,被自己撞上,那就倒血霉了。

    “在叹息之壁附近的巨壁可以忽略,如果他们看见了叹息之壁,应该会因为好奇而来外壁区察看一下情况,毕竟叹息之壁的庄严气魄,还是足够唬人的,但他们没有来外壁区,否则以我的情报网绝对能知晓,如此说来,他们进入巨壁的位置,是看不见叹息之壁的?!?br />
    “他们**个人的队伍中,肯定至少有一位是顶尖感知能力,一位擅于感知的内荒级高手,声源的感知至少是二十里以上,气味的感知在百里以上,从叹息之壁到内壁区除去他的感知半径,剩下的地方都有可能是他们进入巨壁的地点……”杜迪安思索一番,立刻找到叹息之壁外三十里的巨壁上,沿着巨壁飞行,沿途观察着壁外的情况,以及巨壁上的情况。

    他一路精神保持高度集中,侦察着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尤其是空气中飘荡的气味。

    他觉得,以这九人行事的作风,不太可能会清除自己留下的气味,这两天又没下过雨,他们多半会在城墙上站立着观察一会儿,这巨壁上沾染上他们的气味,虽然淡,但对他而言,足以察觉。

    杜迪安飞出半个小时左右,陡然停止下来,轻轻吸着,很快目光锁定了前方一处巨壁,他飞了过去,仔细观察着这面巨壁,上面飘动着极淡的气味,不过,这气味只有一种,而且他很熟悉,是海瑟薇的!

    “她果然没死!”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杀意,在附近看了看,顺着这股淡淡的幽香气味望去,气味似乎飘向壁外,她出了巨壁?

    而且,这气味虽淡,但似乎是这两天刚留下的。

    “她体内的水银和毒素,就算被清理治好了,应该也会受伤不轻,元气大伤,居然还有力气再次跑出来,难道说内壁区的医疗手段这么高明,能立刻让她完全康复?”杜迪安目光闪烁,这一点他不太相信,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拖着大伤初愈的身体跑了出来。

    这么急切地离开巨壁,莫非是荒区出事?又或是她心怀怨恨,在谋划什么来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