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

    “应该是那两个坐镇王城的统帅来了?!?br />
    他们望着王宫外面,能看见两道炽热身影如骄阳般从王宫外千层台阶下面的街道中极速冲来。这几日他们潜入各地,捕捉了在外清扫行尸的拓荒者,从中了解到希尔维亚巨壁的历史,以及如今各方势力的情况,正因为了解,所以无惧。

    “等等!”

    全速赶往王宫的亚摩斯猛地停下,在他身旁的凯特也立刻止住身体,望向他,“怎么?”

    “一二三四……”亚摩斯望着前方高耸的王宫,那金碧辉煌的建筑中一道道烈日般的声音让他心惊肉跳,他满脸震惊,“怎么可能,这,这么多高手?”

    “有几个?”凯特知道他感知能力较强于自己,见他这副震惊模样,不禁心头一沉。

    “一下子怎么会冒出这么多高手?还入侵王宫,难道是想要抢夺陛下的王???不,不对,狩魔家族不可能干出这样的蠢事,他们也没这么多高手……”亚摩斯失神般喃喃自语,很快,他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他们来自别的地方?!”

    凯特心头一跳,“怎么回事?”

    亚摩斯怔了片刻,陡然想到什么,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转头望着凯特,“快,快去通知狩魔家族和修道院,他们是来自别的巨壁的人,应该是想要抢夺希尔维亚战神的神??!”

    “什么?!”凯特震惊。

    他很快反应过来,看了一眼那座静悄悄的王宫,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虽然他看不见里面藏着怎样的危险,但直觉告诉他,如果就这样过去,必死无疑!

    而且,王宫里常年有大国师坐镇,可是此刻却没有半点战斗的动静,这只能说明,大国师已经惨遭毒手了!

    “绝不能让他们抢走战神尸??!”凯特深吸了口气,立刻向他郑重道:“你在这里看着情况,我立刻去通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拖延??!”

    “我会的!”亚摩斯咬着牙,抢夺希尔维亚女战神的尸骸,这是绝不容许的事,这不单单是亵渎那么简单……

    凯特迅速转身离去,身影飞快消失在街道中,这一次的速度比来时更快,担心那王宫中的敌人会出手阻拦,因此激发出魔身全速奔腾。

    而在王城各处也已经敲响警报,街上所有平民都自觉地回到自己家中,不敢在街上停留,当整个王城的警报响起时,驻留在城郊的军队立刻进军入城,像一片黑色洪流,从各个街道涌入,向城市中央的王宫而去。

    “跑了一个,应该是察觉到我们了,跑去传消息了?!辨鼓扰游⑽Ⅴ久?,向佝偻老者道:“大哥,不去阻止么?”

    “无妨?!必屠险叩乜戳艘谎?,“就算他不去,其他势力的高手也很快就会知道这里的变故,毕竟,这里可是王城,这些势力在王城没有情报网的话,是不可能的,就算他去叫来所有狩魔家族的高手,也为时晚矣,我们先去把神尸拿到手再说?!?br />
    “吱吱吱,让他去叫吧,叫来的人越多越好,正好可以好好热热身?!?br />
    “反正没了神尸,这座神壁也迟早会毁灭,与其如此,倒不如让我们杀个过瘾!”

    “哈哈,我血都沸腾了!”

    见他们兴奋的模样,婀娜女子微微抿嘴一笑,道:“也是,我们还是尽快下去吧,我看地底下面的人似乎也察觉到我们了,可别让他们转移了神尸?!?br />
    “小六,你动作快点?!必屠险叻⒘?。

    小六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壮汉,肤色黝黑,闻言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牙齿,他背上的巨斧很快化作流液,覆盖全身,进入魔身状态,造型奇特,是一只像蝎又像蜥蜴的怪物,匍匐在地上,加上尾巴在内,体长有五米多,他四爪按在地上,迅速刨土。

    这庭院中的地面都是石块砌造,但在他的手爪下迅速被凿开,土壤飞速拨去,很快便出现一个漆黑的窟窿,钻洞的速度快得惊人。

    佝偻老者等人顺着他挖凿出的通道跳了下去,一路滑行,很快便出了通道。这通道的另一端通往王宫下面的密道,密道中壁灯几盏,灯光昏黄,几人顺着台阶飞速往下。

    嗖!嗖!

    在最前面的佝偻老者脚踩的台阶往下一沉,两旁岩壁中瞬间射出密密麻麻的毒箭。

    那身材魁梧的老四反应极快,猛地低吼一声,挥舞手中巨刃一扫,叮叮响彻一片,所有毒箭全被挡开,与此同时,他的巨刃劈向旁边岩壁,瞬间将机关砸毁。

    但破损的机关中却喷射出一阵毒雾,飞快涌入通道。

    几人看得脸色一变,没想到这设计陷阱的人如此阴险,算计好入侵着会采用暴力手段破墙,此举刚好成为毒雾机关的启动条件。

    “老二!”佝偻老者捂住鼻子,低吼一声。

    体态肥胖依然维持着魔身的胖子,身上仍然遍布利刃,听到老者的话,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但动作却很敏捷,猛地鼓起肚子,张口一吸,充斥在通道中的毒雾立刻涌入他嘴中,被他咽下。

    “嗝!”胖子打个饱嗝,拍了拍肚皮,刚要开口,突然脸色一变,张口吐出一口碧绿色浓痰,落在地上,将台阶腐蚀出一个窟窿。

    他的脸和肚子也飞快变色,变得碧绿。

    “二哥,你没事吧?”婀娜女子连道。

    胖子身体微微颤抖,左右摇晃起来,像喝醉酒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才恢复一些神志,喘息道:“没事,继续走吧?!?br />
    “小六,你钻墙进去破坏下面的陷阱?!必屠险呖戳伺肿右谎?,向矮个壮汉说道。

    矮个壮汉点头,立刻刨土钻入墙中。

    “大家小心点,这些人应该设下了不少陷阱,老二,你好点没?”佝偻老者一边谨慎往下,一边向身后的胖子问道。

    胖子微微摇头。

    “一般的剧毒,二哥吃下去放个屁就没事了,没想到刚才的毒雾这么厉害,二哥的脸色现在还这么差?!鄙聿目嗟睦纤拿嫔?。

    胖子翻了个白眼,道:“我现在也想放屁,但就怕熏死你们?!?br />
    “那你还是憋着好?!辨鼓扰蛹鼓芸嫘?,知道他应该没有大碍,心中也松了口气。

    这时,众人一路往下走去,深入上百米,再也没有遇见陷阱,显然都是被钻入墙中的老六破坏了。

    不过,陷阱虽然失效,但还是让下面的密道变得难走,有的台阶上全是尖刺,无法踏足,有的台阶中弥漫着毒水,陷阱虽然不在暗处了,但暴露在明处一样具有杀伤力。

    众人艰难前行。

    轰隆~!

    陡然,整个地面猛地往下一沉,微微震荡。

    众人急忙站稳,有些吃惊。

    “怎么回事?”

    “难道又是什么陷阱?”

    他们惊疑不定,不敢继续往前。

    婀娜女子散开感知网望去,顿时瞳孔一缩,失声道:“六弟!”她呆了一呆,下一刻浑然不顾下面台阶可能暗藏的危险,急忙扑去,来到下面密道的一个拐角口停下,取出背上的利剑劈砍着墙壁上的岩石,神情悲愤。

    其他人顿时感到不好,立刻上前帮忙,同时问道:“怎么回事?”

    “六弟在这里面,被压住了?!辨鼓扰颖呓患?,用手指扣着墙壁,涂抹着颜料的美丽指甲都抓破了,流出鲜血,但浑然不觉。

    “什么?”其他人难以置信,老六居然会被土给压???说他是活在土里的人都不为过??!

    “在里面多深?”身材魁梧的老四急忙问道。

    “三点二米?!辨鼓扰铀坪踔浪陕?,退后两步。

    老四低吼一声,挥舞巨刃猛地斩出,嘭地一声巨响,岩石爆裂,深度刚好三米左右,他立刻挥舞巨刃再次敲去,很快,斩出一道缺口,这缺口中却有鲜血往外渗透而出。

    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往外渗出的鲜血,每个人都暴怒,涨红了脖子,纷纷出手,很快将墙壁破开,从里面刨出了老六。

    但此刻的老六却已经断了气,身体扁平,内脏和眼珠等所有组织器官全都破碎,当他被刨出时,就像一滩血泥,被碾压得粉碎!

    佝偻老者和其余七人望着这血淋淋的尸体,难以置信,他们中最擅于在地底战斗的人,居然会死在地底!而且看这尸体上的伤,分明就是被压死的!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就像鱼儿会被水给淹死一样荒谬,但事实却在眼前,无法辩驳。

    “老六??!”魁梧壮汉悲愤咆哮,握拳狠狠砸在墙上。

    他们一路悠闲自在,浑然没将这座神壁中的强者当一回事,但没想到如今还未跟这里的强者作战,就失去了一个兄弟!

    佝偻老者呆呆地看着捧在手心中的血浆,周围其他人的悲愤怒吼和哀嚎也传入他的耳中,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眼中露出强烈到极致的杀意,道:“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我要杀?。?!”

    “杀光他们??!”

    “为六哥报仇?。?!”

    “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杀的一个不剩??!”

    他们悲愤咆哮,恨不得立刻抓到人疯狂杀戮。

    佝偻老者咬着牙,攥紧了手上的血浆,眼中的杀意却渐渐冰冷下来,他看向婀娜女子,道:“小六是中了墙里面的陷阱么?”

    “是的,大哥?!辨鼓扰友劭舴汉?,咬着牙道:“之前我们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陷阱启动的声音,这布置陷阱的人肯定考虑到了入侵者中,会有擅于钻地能力的人,小六肯定是想要去破坏一个陷阱,结果那个陷阱却是诱饵,反而让他中了陷阱!”

    “布置这陷阱的人,肯定是对钻地能力极其熟悉的人布置的!”

    “那狩魔家族中不是有个叫岩族的吗,肯定是他们出的计,我要杀光他们??!”

    佝偻老者慢慢走向台阶,目光阴沉,道:“我们慢点,小三,你时刻关注地下的情况,看他们会不会搬运神尸?!?br />
    “我知道?!辨鼓扰用挥性俳橐馑某坪?,抹掉眼泪,紧跟在他后面。

    佝偻老者一马当先,这次他不再追求速度,在小心的探查下,很多陷阱的机关被他们侦察了出来,一一破解,并没有触发陷阱。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来到了王宫底下,一路上有惊无险,虽然还是触发了一些陷阱,让几人有些狼狈,但并没有再出现伤亡。

    当几人抵达地底后,只见这里是一个极其开拓的地下陵墓,光线幽暗,墙上嵌入着大量的珍贵宝石,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而在陵墓的中间,是一个近十米长的巨棺,通体雪白,是金属打造,上面有精美的流线花纹,在神棺上印着一幅幅图案,图案上是一个面容称得上完美的女子,身处高处,在她背后是一面巨壁,在她面前是无数的怪物,这些怪物千奇百怪,但其中大多数的形状,是一种奇特蛇类生物。

    这蛇类生物光溜溜的没有脚,身体也比蛇要粗壮许多,直立着,头顶似乎长着独角和眼睛。

    这些怪物数量多到难以计数,完全就是一片超大规模的兽潮,几乎将这披着战甲绝美倾城的女子半个身体淹没。

    “神棺!”佝偻老者一眼便看到这陵墓中间的神棺,眼眸一眯,下一刻扫向周围,只见神棺周围是一片黑色水池,环绕着神棺,这水池中似乎有暗流涌动。

    下一刻,从水池中猛地蹿出三颗巨大脑袋,像巨蟒,满嘴狰狞,吞吐着摄心,死死地盯着佝偻老者等人。

    “还有一只在墙上?!辨鼓扰恿⒖讨溉?。

    众人望去,却见她指着的那处墙壁只是普通墙壁,并没有任何异处,但既然她说了,显然那只魔物擅于伪装,藏在那里。

    “杀!”佝偻老者的牙缝中挤出一个字。

    ……

    ……

    当晚,乌托山上,杜迪安收到了内壁区传回的消息,说明今日派去内壁区的人已经将情报网连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