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总是这么小心谨慎?!?br />
    “我们随便抓个拓荒者问问应该就知道了吧?!?br />
    “没这么简单,一般的拓荒者未必知道希尔维亚战神的尸体藏在何处,在我们那里,这可是最高机密,大哥的想法最周全,我们要是提前暴露了身份,被这里的人知道我们的存在,难保不会引起大战,虽然我们不惧,但如果他们知晓我们来自别的地方,多半会猜到我们的目的,从而毁去神尸?!?br />
    “他们敢!”

    “有什么不敢?鱼死网破,什么都敢做?!?br />
    佝偻老者淡漠道:“这只是其一,其二,我们可以顺便摸索一下这座神壁的情况,他们的发展过程,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一遇,不可多得,难道你们不想看看别的神壁里藏着什么秘密么?”

    听到他的话,其他几人面面相觑,顿时知道他的打算,当即一个个都不再做声了。

    ……

    ……

    内壁区军部。

    “希罗,洛农在外壁区失联,前几日龙族的海瑟薇殿下联合魔蝎军神和修道院的黑鸠长老,以及其余九名拓荒者一同前往外壁区,说是追杀拓荒行尸,实则只是以此做借口,讨伐外壁区,但结果呢?只有海瑟薇一人逃回,听龙族的眼线说,海瑟薇受伤不轻,二度觉醒的血脉力量都封闭了?!?br />
    数百平米的巨大会议室中,四面环绕着上百位侍卫,中间的长桌上一个佩戴着五颗金星的六旬老者目光如鹰一样锐利,寒声道:“不管是谁妄图占据外壁区,这都是公然挑衅我们,虽然这里面牵扯到修道院和龙族,但最丢人的,却是我们军部!我们已经接连在外壁区折损了三位军神!”

    “老罗,别急,坐下说?!绷硪桓鑫逍巧辖暗?。

    “怎么能不急?!”罗伯特愤怒地道:“要是陛下这时候回来,看见如此情况,我们怎么跟陛下交代?我们有什么脸面去见陛下?”

    “陛下才去神国没几年,不会这么快回来的?!毕惹暗奈逍巧辖暗溃骸熬退慊乩戳?,修道院也难辞其咎,毕竟,外壁区一直交给他们管理,所有的事情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危险的人物,他们却毫不知情,陛下第一个要罚的,就是他们?!?br />
    “没错,我们的主要职责是维护内壁区的安全,外壁区是修道院负责的,往年外壁区相安无事的时候,他们哪次不是借着外壁区的事来邀功讨好陛下?那时候他们怎么没想过给我们军部留几分颜面?反而极尽嘲讽!如今外壁区丢了,落入他人之手,他们却来寻求我们的帮助?简直可笑!”另一个中年上将冷笑道。

    “先前请希罗和洛农两位军神出马,我就很不赞成,如今又出了事,哎!”另一个满头白发看上去八十多的老人唉声叹气,满脸惋惜。

    “就算我们不出手,龙族和修道院也迟早会出手的,这次龙族的海瑟薇殿下受伤这么重,我就不信,龙族能咽得下这口气!”

    “听说外壁区的人背后是海利莎殿下撑腰,这海利莎可是一个凶残的人物,还记得六年前的事么,翼族犯境,侵犯到他们龙族的领地,这海利莎出手,二话不说斩杀了犯境的翼族拓荒者,以一敌五,其中带头的翼族圣子的弟弟,当场被杀,简直可怕!”

    听到这话,长桌两侧的上将脸色微变,有些凝重。

    “既然这样,我们可以请乌莉塔殿下以陛下的旨意,让龙族出战,前去解决这个麻烦,不能再任由外壁区的毒瘤继续扩散了!”罗伯特立刻说道。

    坐在他旁边的上将看了他一眼,道:“老罗,乌莉塔殿下可不会听我们的,这件事太复杂了,如今内壁区尸乱尚未平息,我们要平复外壁区的叛乱,至少要请三大元帅出手,但那外壁区已经是海利莎的老巢,必定布置了重重陷阱,就算是三大元帅亲自出马,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万一他们出事,我们就算这次立了功,陛下有奖,难道还会奖我们一个元帅不成?”

    “没错,就算立了功,同时又打击了修道院,但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除非修道院愿意再派出三位长老,龙族派出那位龙母,或是他们的族长亲自出马,否则的话,这件事单靠我们军部,实在是太难了!”

    “我们指望他们出马,他们也在指望我们出手?!甭薏仄叩氐溃骸熬褪俏颐窍嗷ネ仆?,才让外壁区的叛乱至今没有平息,而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占据外壁区的人越来越壮大,万一等他们彻底统治了外壁区,联合外壁区的所有人发动战乱,到时要牺牲的人就太多了!”

    “牺牲也是没办法的,战争哪有不牺牲人的?”另一个上将漠然道。

    “我们上次已经请了希罗和洛农出手,本以为能收复,谁知道有去无回!我们已经尽力了,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只是维护内壁区的治安,尽快平复尸乱最重要!”

    “没错,尸乱都波及到这么大的范围了,修道院的那群家伙还在看咱们的笑话呢,你看这段时间斩杀的拓荒行尸,十个里面有九个是我们军部斩杀的,龙族和翼族,岩族也有功劳,至于那修道院,虽然派的人挺多,但一只拓荒行尸也没解决,当然了,他们一个人也没损失!就这样态度,还指望我们帮他们解决外壁区的叛乱?到时陛下真要问责起来,也只会追查到龙族和他们的头上!”

    罗伯特看着众人推诿,气愤得拳头紧握,最终怒哼一声,甩手离去。

    ……

    ……

    数日过去。

    内壁区的中央地带,这里有一座雄伟壮阔的城市,它也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但所有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喜欢直接称呼它——王城。

    这里是壁主居住的城市,也是内壁区经济的中心地带,是最富裕、最安全、最美丽的城市。

    出生在这里的居民无比自豪,去到其他城市也都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哪怕是在这里混得很普通的一个平民,到了其他城市,也把头昂得跟贵族一样高。

    阳光照耀在城墙上,士兵林立,身姿如标枪般笔直,比其他城市的守城士兵素质明显高出一个档次。

    此刻在其中一道城墙上,忽然间跃起九道身影,落在巍峨的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