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挑选的人怎么样?”

    乌托山上,神殿中,杜迪安一边刻画巨型水银弓弩图纸,一边询问诺伊斯办的事情。

    “回禀少爷,这次按照您的吩咐,挑选的人都是刺客榜排名前五十的人,包括军部和议会那边,也派出了总共二十名擅于潜伏的高手,随时都能再次潜入内壁区,形成新的情报网?!迸狄了拐驹谔ń紫?,态度虔诚地说道。

    杜迪安微微点头,手指一转,勾勒出最后一笔,然后将笔杆放下,道:“都准备好了么?”

    “他们随时待命!”

    “好?!倍诺习驳阃?,“让他们即刻前往内壁区,从新的潜入路线进入,另外给他们每日准备三份高阶行尸粉末,如今内壁区正值尸乱,让他们路上小心?!?br />
    “我已经给他们准备了?!?br />
    “去吧?!?br />
    诺伊斯拱手告退,转身离开神殿,半小时后,他来到乌托山外一座教堂般的大堂中,这殿内站着七十道身影,气质各异。虽然人数众多,但大堂中静悄悄地,一片寂静。

    诺伊斯站在台阶上,环顾众人,审视一番后,说道:“任务各位记清了没?”

    “记清了!”所有人整齐划一地答道。

    诺伊斯很满意,从手提包里取出三份图纸,上前交给站在最前面的三人,道:“这是内壁区的路线,和你们潜入的路线,议长有令,即刻出发!”

    三人接过图纸,点了点头。

    以三人为首,所有人极有秩序地从前后门离去,七十人的大堂转眼间清空。

    诺伊斯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轻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但愿你们都能活着回来……”

    ……

    ……

    七十人从大堂离开后,沿着街道浩浩荡荡离去,行动飞快,身上佩戴的教廷勋章,让路人远远看见便躲到一旁,不敢拦路。

    他们一路奔出城镇,来到巨壁下面,这里十来人驻守,看管着两根从巨壁上垂落下来的铁锁。

    七十人来到此处,出手手令,然后顺着绳索攀爬到巨壁上面。

    他们所有人几乎都是第一次来到巨壁顶上,当站在千米之上的高度俯瞰地面时,才发现地面的人是如此渺小,渺小到微不足道。

    “原来站在高处的风景这么美?!?br />
    “快看,那里有一只魔物在捕猎?!?br />
    “我看见了?!?br />
    七十人虽有纪律,但此刻却有些兴奋起来。

    “别耽误时间,大家记牢各自的任务,驻留队在这里等着,其余人跟我们下去?!毕惹暗玫脚狄了勾贾降娜饲岷鹊?。

    他们顺着搭在壁外的绳索向下爬去,直接翻越到巨壁外面的狩猎区域。

    从千米的高度往下攀爬,无疑对心理素质有较高要求,虽然不少人心惊胆战,但还是不得不服从命令。等所有人爬到壁外后,在那三人的带领下,贴着巨壁一路往前。

    行出十多里后,他们便再次看见了两根从巨壁上垂落而下的铁锁,这里有两人躲在草丛和土里,跟他们核实了手令后,便目送他们顺着铁锁爬上巨壁。

    新的潜入路线很简单,先翻出巨壁,再从壁外绕过叹息之壁,等到了内壁区的巨壁处,再翻越进去。

    等他们成功潜入巨壁后,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荒原,他们给自己身上涂抹上行尸粉末,便分散成各个小队,沿着荒原极速向前奔去,像一只只探路的蚂蚁。

    当视线提高,他们极速跑动的身影在整个大地上便显得微不可见,而在他们前方的荒原尽头,一座巍峨高耸的城市伫立在大地上,城门上插着一面紫色荆棘花的旗帜,这是十二伯爵之一的紫?;ú舯踊さ某鞘?。

    城内繁华热闹,街上行人如梭。

    城墙处的东南西北四个入口附近,设有要塞和高壁,戒备森严。此刻是大白天,四道城门全都敞开,在城外时不时有游荡过来的行尸,但尚未靠近,就被城门上的士兵远远射杀。

    一群衣衫褴褛的行人排队在城门口等待进入。

    “站??!”

    “入城费十个银币!”

    守城士兵持着刀剑,喝令行人。

    “大人,我们身上没钱……”

    “没钱?滚!”

    “求求您,让我们进去吧,我已经饿了五天了,求求您了……”

    “滚滚滚!你的脏手别碰到老子,不然砍了你的手!”

    守城士兵粗暴地将几个灰头土脸的难民从队伍中提起,丢到一旁,刀剑指去,吓得他们瑟瑟发抖。

    后面有人看不过去,叫道:“以前进城不是十个铜币就行了么,怎么现在要十个银币?哪有这么高的入城费,你们这是收黑钱,我要跟审判所举报!”

    “举报?你去??!不过你得先交钱,才能入城,没钱就给老子滚!”

    “你!”

    “哼,你什么你!以前十个铜币是没错,你们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收你们十个银币算是轻的了,连十个银币都拿不出,你们还活着干嘛?”

    守城士兵态度蛮横,怒瞪着不满的人,气势凛冽,让其他欲言又止的人顿时收了声,不敢开口给自己招惹麻烦。

    其中几个交了钱的,立刻被士兵放行,但也只是让他们进入城门,而在城门后面还有一道关卡,每个入城的行人都会带到帐篷里检查身体。

    “大人,我,我只有八个银币,我有钱,我有很多很多钱,只是逃跑时太匆忙,没带那么多在身上,等军队平息了尸乱,我回头给你十个金币,您看如何?”

    “八个……”守城士兵掂量一番,道:“算你行吧,你签个欠条?!?br />
    “谢谢,谢谢……”

    在队伍后面,九个气质独特的身影静静地排着队,其中几人眉宇间有几分不耐烦。

    “大哥,没想到这座神壁不但贫瘠,还这么混乱,壁内居然还能爆发出尸乱,真不知道这壁主是怎么管理的,简直是搞笑?!?br />
    “照我说,直接杀进去得了,连个小小尸乱都治理不好,真不知道这里养的都是什么人!”

    “还别说,这里的确有点奇葩,我还是头一次知道壁内居然还会爆发尸乱,真不知道神壁建了是干嘛用的?!?br />
    “你们几个小声点,快到我们了?!?br />
    很快,队伍轮到九人面前。

    守城士兵看见为首的佝偻老者,瞧了一眼他背上的一把近三米长的战刀,眼中的蛮横之色稍微平和许多,道:“要入城,十个银币!”

    佝偻老者不发一言,从怀里摸出一张金票递给他,“我们九个人的入城费,不用找了?!?br />
    守城士兵一看,眼眸微亮,立刻收起,笑吟吟地道:“您请?!?br />
    九人当即入城,在检查身体时,佝偻老者再次递出两张金票,“让我入城?!?br />
    检查的军官立刻会意,堆起笑容,免了脱衣检查,让九人入城。

    “还好老九路上宰了那个军官,不然咱们连入城的钱都没?!?br />
    “大哥,我们直接翻墙进来不就得了,这么麻烦?!?br />
    走在城中的街道上,其中一个身材魁梧壮汉嘟囔道。

    佝偻老者头也不回地道:“急什么,我们耗费了半年时间,才来到这里,还差这点时间?”

    “不是时间的问题,是麻烦……”魁梧壮汉纠正道。

    “我们要在这座城里待几天,了解下这里的情况,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好办事?!必屠险呃渖溃骸澳忝潜鸶胰鞘?,虽然这里没有能威胁到我们的存在,但如果被他们知道我们的意图是女战神尸体,他们可以毁掉那神尸,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