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来时就看见城外被射死的行尸,知道她所言没错,他看了看左右,露出小心翼翼的神色,道:“不是传言说,尸瘟就是伯爵大人们和修道院,以及军方联合制造出来的么,我们继续待在这里会不会更危险?”

    艳丽女子吓得一跳,急忙捂住杜迪安的嘴,瞪了他一眼,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到,才慢慢松开杜迪安的手,但眼中满是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在这里谈论这些,你想要让我这小店被砸不成?”

    “危及性命,我也是迫不得已?!倍诺习擦⒖糖敢馑档?,心中却了然过来,难怪在酒馆里并没有听到人谈论这件事,他让眼线在伯爵城中散播的消息,就像销声匿迹一样,原来是被封锁了。

    也难怪,谣言不但止于智者,还止于强者。

    艳丽女子没好气地看了杜迪安一眼,考虑到杜迪安花费不错的份上,想了想,低声道:“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在外面跟人说得好,一旦泄漏了,小心蹲黑牢!就算这消息属实,我们也没路可走,只能待在这里,城外到处是尸瘟,出去就是死!”

    “那能不能花钱请实力高强的人来?;の颐浅鋈??”杜迪安立刻问道。

    艳丽女子摇头,“别想了,像你说的,危及性命的事,谁会带一个累赘出城?除非你有黄金上万……不过,如果你真有这么多钱,我还是劝你老老实实待在这吧,要是怕死,就用这笔钱去贿赂下军部的人,兴许还能得到庇护,交给那些陌路相逢的强者带路出城,转眼间就把你抢了,抛尸荒野,那才叫死得冤?!?br />
    杜迪安见她心肠不坏,微微点头,“多谢,再来一杯吧,当我请你的?!?br />
    “请我?”艳丽女子没想到杜迪安出手这么大方,脸上顿时露出媚惑笑意,道:“那就多谢小哥了?!?br />
    杜迪安喝了两口,便起身,从背后摸出十来张银票递给她,“这些钱够么?”

    “当然够了,还有多的呢?!毖蘩雠恿⒖檀庸裉ê蟮某樘肜镎仪诺习?。

    杜迪安接过钱并没有揣入口袋,转身就走,在路过一个豪饮的壮汉身边时,手臂微微一抖,手里的银票便消失不见,塞入到了壮汉口袋里,这本是他的钱,多余的自然要还给他。

    “看来,当初让卧底在这里散播谣言的效果,并不理想?!倍诺习沧叱鼍乒?,顺着街道漫步走去,“这么看来,伯爵城想要大乱,基本不可能,如果继续保持这样的趋势,以十二伯爵城为根基,派兵清扫其他城市,不出半个月,所有城市都将清扫一空,并且再次恢复生机?!?br />
    这样的情况对内壁的平民和贵族来说,都是乐于见到的,却不是他想看见的,他需要给自己积蓄的时间,就必须让内壁区继续保持混乱。

    “看来,只能再准备别的法子了?!彼抗馕⑽⑸炼?,绕着城市外面的围墙走了一圈,观察各处的城防力量,发现大多数都是狩猎者坐镇,每个数百米就有一位界限者驻守,而在东南西北四座主要城门处,分别驻守着一位拓荒者。

    单是这样的城防力量,他一人便轻易破之。但他相信,在城中心的伯爵城堡附近,至少有一位军神级的拓荒者坐镇,甚至是两位到三位,他不打算接近,兜了一圈后静悄悄地从一处防守薄弱的城墙处翻越离开,并没有遵从先前的想法大肆破坏,这些守城的只是狩猎者,杀再多也无用。

    而且了解到伯爵城中治安维稳的情况后,他知道,就算是再制造出一两位拓荒者行尸,也难以拖延内壁区恢复的时间。

    他乘着夜色飞快离去,两小时后便来到藏着神浆的巨壁下面,他察看了一下封着黑狱的包袱,见黑狱老老实实地待在里面的玻璃缸中,才松了口气,拎起东西,飞上了巨壁。

    凌晨两点左右,他回到了乌托山上,此刻已是夜深,山顶静谧无声,月光清冷,照在空荡的广场上。

    杜迪安从天而降,落在神殿前,轻轻推门而入,烛光明亮,墙上的壁灯静静燃烧,海利莎独自坐在床榻边,依然保持着杜迪安离开时的姿势。

    看到她呆呆的表情,杜迪安心中一阵歉疚,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陪她坐下,轻轻诉说着话语。

    他给她讲了自己去内壁区的所有过程,像在诉说着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末了手里像变花样一般,变出一朵紫色小花,递到她鼻端,露出笑容,道:“你最喜欢的紫色,好看么?”

    海利莎呆呆地坐着,没有回答。

    杜迪安轻轻一笑,将花朵别在她头上的发丝间,然后从旁边取来镜子递到她面前,“好看么?”

    “……”回应的依然是沉默。

    杜迪安却笑容不改,放下镜子,起身来到卧室一侧,取来瓶里的热水,洗手,洗脸,然后清洗毛巾,再将洗干净的温热毛巾拿回到她面前,牵起她的手,用毛巾轻轻擦拭,将每一根手指擦净,雪白如玉,这是他每天从不间断的事,几乎已经成了习惯。

    十来分钟后,等将她的身体全都擦拭完,换上新衣后,他才扶着让她躺下,将她的眼睛抚上。做完这些,他转身回到水盆前,洗净了自己的手,拧干毛巾,再次回到大厅中,将搁在地毯上的包袱解开,将神虫和黑狱取出,然后拎着这两物离开神殿,来到广场侧面的实验室中。

    虽是深夜,实验室里依然灯火通明,有人在忙碌。

    杜迪安进门。

    正在忙碌的三位炼金术士看到杜迪安,吓得一跳,连忙行礼。

    杜迪安将东西搁下,让他们去叫醒夏曼森和波兰。

    片刻后,二人睡眼惺忪地来到他面前,打着哈欠。

    “杜先生,我们不睡好的话,白天可没精神工作……”夏曼森起床气很大,一边走来一边憋着火嘟囔道。

    “这是神虫,我已经取回了,我希望你们以最大的效益来制作神浆?!倍诺习仓缸盘ㄗ由系亩?,道:“不要偷懒,我问过罗威博士,你们每天能造出多少神浆,我心中有数,希望你们不要让我用多余的手段来逼迫你们?!彼谥械穆尥┦?,便是那白胡子老头。

    听到杜迪安的话,波兰和夏曼森睡意顿时不见,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台上的神虫和黑狱,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杜迪安就将东西取回来了。

    “你见过罗威博士?他在哪?”波兰的目光从黑狱上移开,向杜迪安问道。

    “杀了?!倍诺习菜档?,表情丝毫不变,像是说捏死了一只苍蝇。

    波兰和夏曼森瞬间脸色僵住,震惊地看着他,很快,二人便从杜迪安的表情中判断出,这少年没有说谎!

    “你,你居然连罗威博士都杀!”波兰气得攥紧拳头,“你简直不是人!”

    夏曼森没想到他还敢如此说话,吓得身体微微后退,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同时向杜迪安道:“杜先生,您为什么没带罗威博士回来呢,他的技术比我们好多了?!?br />
    “有你们两个就够了,除非你们不想活了,我可以再去抓一个回来替代?!?br />
    夏曼森嘴角微微抽搐,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