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瞪大眼睛,看出杜迪安是拓荒者,立刻四散而逃。

    嗖!

    其中一人拔出烟筒,伴随着尖锐呼啸声一道长虹射向天空,是信号弹。

    杜迪安表情不变,从容地逐一追去。

    数分钟后,战斗结束,十人无一脱逃全被击毙,杜迪安没有停留,掩盖了气味,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飞速而去。

    在他离开后的十分钟左右,一道人影从远处径直赶来,借着月光看清地上惨死的十具尸体,脸色铁青,眼中闪烁着摄人寒光,他察看了一下周围,确认凶手没有藏在周围后,才从建筑上跳下,落在一具尸体前,伸手摸了摸,检查伤口。

    与此同时,杜迪安顺着地图的路线一路向魔物研究所方向飞速跑去。

    沿途遇见一些游散的行尸,被他直接甩开,没有理睬。

    半小时后,他出现在魔物研究所外,这座城市的魔物研究所同样建造在偏僻之地,周围是两座小山,山林中有毒蛇恶虫,他越过树林,站在山顶,视线穿透魔物研究所建造在地面的建筑,看见里面有十来个巡守身影,全都是高级界限者,数量比他之前洗劫的魔物研究所多了两个。

    他目光微微闪动,凝目向地下基地望去,里面一道道颜色较淡的普通热源身影在游荡,举止间都在忙碌着各自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异状。

    他潜伏在山上,静静观望。

    半小时后,研究所的地下基地中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异动,他不再犹豫,激发出魔身,匍匐在地,如魔物般飞速沿着山坡向下冲去。

    在他的腹部,背上全都是利刃怪肢,像是身上披着十几把战刀利刃,在奔跑的过程中将伪装成腐朽落叶的毒蛇切成数段,数秒间便冲到研究所前。

    研究所里的十人立刻察觉到异动,惊呼出声,在第一道惊呼声响起时,杜迪安已经蹿入到建筑中,将窗边监守的一人击毙。

    “敌袭??!”

    “快来人!”

    “放信号……”

    各种呼叫声响起,杜迪安如猛兽出笼,扑向周围的界限者。

    这些界限者有的激发出魔身,有的挥舞兵器抵挡,有的主动扑杀过来……但刚一遇上杜迪安,就被切成数段。杜迪安身上的利刃怪肢太过锋利,像无数战刀搅动,力道又奇大无比,一般的金属兵器遇上,瞬间被斩断,像木头做的一样脆弱,其中一个激发出稀有魔痕「龙钢者」魔身的界限者,也被杜迪安瞬间斩杀,毫无抵抗力。

    要知道,龙钢者魔痕算是稀有魔痕中防御力最强的一种,以恐怖的防御力著称,能让全身变得像钢铁一样坚硬,尤其是背部,比普通的金属还硬,就算是较为高级的魔物肢体制作的兵器都未必能砍伤,但在杜迪安的利刃怪肢前脆弱纸张,瞬间被撕裂。

    转眼间,杜迪安周围散落着七八具凌乱的尸体,有的胸口被刺穿一个恐怖窟窿,有的脑袋被削掉半个,有的身体断成数截……而剩下的人却逃到了地下基地中。

    杜迪安刚要冲进去,陡然瞳孔微缩,只见地下基地中猛地出现两道极其炽热的身影,竟是两名拓荒者!

    “埋伏?”他眼中杀气一闪,这两位拓荒者掩盖了热源藏在地下基地中,他先前距离较远,没用上透视,只用热源捕捉,导致没有注意到,不过此刻这二人暴露出的热源强度,也只是普通拓荒者级别,跟希罗和洛农不能相比。

    他没有后退,以更快地速度破入地下基地中,从刚跑到台阶上的两位界限者身影掠过,这二人立刻身体僵住,随即鲜血从身体各处溅射而出,将身体推开,断成数截落在地上,脏器和血液滚落一地。

    这时,在地下基地中的两道拓荒者热源飞速冲出,是一男一女,年龄较轻,女的十几岁不到,男的二十出头。

    杜迪安知道,魔物研究所有不少药物,能够让青春保留,虽然不能让五六十岁的老头恢复到十几岁的模样,但让三四十岁的人变成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外表却不难,如果对这方面有执着追求的话,还能换皮,只是这样代价较大。

    “你是什么人?!”青年看见倒在台阶上的两堆血肉,眼中露出愤怒之色,冷冷地盯着杜迪安,他已经看出,杜迪安只是普通拓荒者,心中稍松了口气。

    杜迪安却没有废话,直接向二人扑去。

    “杀!”旁边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轻叱一声,立刻进入魔身状态,下半身化作一条长长蛇尾,背上却凸显出两只残缺的白骨翅翼,像是分裂的利剑,泛着寒光。

    而青年也没有保留,他的魔身像巨猿,身体长到三米多高,全身浮现出暗金色浓郁毛发,胸口肌肉像花岗岩一样饱满,满嘴兽牙,全都是尖锐利齿。

    在二人进入魔身的同时,杜迪安已经扑了过去,他的动作怪异,像一只狐狸,又像灵猴,背上和胸口腹部的利刃怪肢在空气中摇晃,彼此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割裂声响,在跟巨猿模样的青年靠近时,所有利刃怪肢瞬间暴射而出,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从地面弹起,扑向他的胸口。

    巨猿青年惊怒无比,咆哮着抬起硕大拳头怒砸过来。

    哧!哧!

    两道撕裂声响起,杜迪安的身体扑到了他的怀中,两手没入到他的胸口中,反观巨猿青年,瞪大了双眼,满脸难以置信,以及惊恐。

    下一刻,杜迪安抽身而退,躲过旁边半人半蛇女子的攻击。

    在他返身落地时,巨猿青年的身体却径直仰倒下去,胸口像岩石一样的肌肉上出现两个血窟窿,被杜迪安的双臂贯穿,而他的两手拳头,也被斩断!

    一个照面当场秒杀!

    杜迪安深深感受到割裂者魔痕的恐怖,若是换做别的敌人,这巨猿青年还有发挥的余地,但他全身都是利刃怪肢,几乎八成以上的部位都能当利刃进行攻击,这巨猿青年根本无从下手!

    “不!”旁边的蛇女看见巨猿青年倒地,满脸震惊,少女般的小脸上浮现出恐惧之色,她蓦然张口,从上牙槽的獠牙后喷出一道碧绿色液体。

    这液体弹射的速度奇快,但杜迪安早有防备,两手两脚借力从地上弹跳而起,躲过了这碧绿液体,同时朝蛇女扑去。

    蛇女两手握住两把细剑,斩向杜迪安,剑光舞动得密不透风,像两道银色圆盘,但跟杜迪安的利刃怪肢接触的瞬间,舞得浑圆的银色剑光戛然而止,就像急速搅动的风扇陡然被什么卡住一样,铮地一声,金属折断声响起,一把细剑断裂,剑尖落地。

    蛇女瞪大眼睛,扭动蛇尾后退。

    杜迪安的利刃怪肢却像手掌一样迅速抓去,将其包围。

    “啊——”惨叫声响起,蛇女的身体被利刃肢体包围的各个部位,鲜血渗出,她体表能防刀剑的暗青色蛇磷毫无作用,被轻易割裂。

    杜迪安身体一扭,利刃肢体瞬间旋转,蛇女惨叫声凄厉,却又很快止住,上半身被割断成几块,下半身的蛇尾软倒在地上,尾端依然在轻轻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