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倍诺习残闹猩运闪丝谄?,随即道:“再准备一批筑壁工,改造乌托山,另外将运输到叹息之壁的火焰,暂时先停止运输,送到这里,随时准备备战?!?br />
    “要埋火药的话,先前的地道已经有了,随时都可以将火药埋进去?!迸狄了沽⒖趟档?。

    杜迪安微微摇头,“先前的火药太少,这一次要将整个山体中埋入火药,这一次他们吃了大亏,下次再来时,必定会准备的更加充分,到时或许会有更强的人前来,必须用更多的火药?!?br />
    “整个山体都埋入火药?”诺伊斯大吃一惊,呆了呆,忍不住道:“这样的话,一旦爆炸,山上的所有人岂不是都不能幸免?”

    杜迪安微微点头,“所以这段时间,让巴顿和卡奇他们先去第二基地,在那里处理事务,这里由我一人坐镇足以?!?br />
    “但那样的话,你也会受伤!”

    “我自有自保的方法,你尽管去办?!倍诺习材抗獬辆?,道:“另外,多派的人手在山上站岗巡逻,严防戒备,不得有半点松懈?!?br />
    诺伊斯一怔,刚要开口,陡然心中一阵凛然,既然要将山体埋入火药,为何还要派人巡逻防守?这显然是多此一举!而他深知杜迪安办事的狠辣手段,只怕这些巡逻的人只是掩人耳目罢了,如果敌人真的来袭,多半会随着整座山一同炸死,无人能幸免!

    他心中冒出寒气,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残忍狠辣,但他无法出言阻止,因为今天的大战也让他看出杜迪安的处境是多么艰难,稍有失误,此刻已经被杀。

    而一旦杜迪安被杀,他和卡奇这些帮凶手下,自然也不会落得好下??!

    “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去办?!迸狄了沟屯返?。

    杜迪安微微点头。

    “去吧?!?br />
    他挥手让诺伊斯退下,自己独坐在冰冷的王座上,静静地望着外面蔚蓝的天际,接下来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危险,也不知小箭上的剧毒和内藏的水银,能不能将海瑟薇杀死,但不管怎样,他必须得做两手准备,而且不管她死与不死,这场大战的消息必将传遍内壁区各大势力,引起他们的重视。

    “当时,真该在箭上涂上尸毒……”他心中暗想道,有一丝悔意。

    死在他手里的敌人有不少都死在大意上,他没想到自己也犯下这样的错误,海瑟薇居然能挣脱电流的束缚,这是他没料到的,本想将其活捉虐杀,才能宣泄心中的滔天恨意,结果却成为放跑敌人的漏洞,成也因恨,败也因恨,实在可恨!

    ……

    ……

    嗖!

    海瑟薇逃出乌托山后,沿着高空向叹息之壁方向飞掠而去。

    她的身体像一只巨大黑鸟,等见到后面杜迪安没有追杀过来,才松了口气,身体也慢慢减速,飞得摇摇晃晃,阵阵晕眩和反胃的呕吐感传来,让她极为难受。

    很快,她飞过了叹息之壁,却没有径直飞向内壁区,而是飞向巨壁外面。

    等越过巨壁后,她慢慢地减速,身体渐渐降落下来,落在壁外杂乱的草丛中,周围还堆积着一些早已朽腐的魔物枯骨,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见没人跟来,立刻收起翅翼,钻入到一处树林中。

    树林里潜伏着毒蛇魔物,在海瑟薇经过时,立刻暴起攻击。

    海瑟薇看也不看,抬手一甩,指甲如刀,切断了毒蛇的脑袋,径直跨过,深入到树林深处。

    她找到一颗大树,再也忍耐不住,一屁股坐在大树下面的根藤上,大口喘息,小脸上有一种不健康的血红,像是脸部充血一样。

    她解开魔身,从背上的腰包中取出一些瓶瓶罐罐,雪白如玉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慌乱地打开这些急救药物,从一个瓶子里取出几颗绿色药丸吞下,轻吐了口气,然后继续抓起另一个瓶罐,从里面倒出暗红色的粉末,涂抹在自己的伤口上。

    她微微吞咽下口水,鼓起勇气伸手抓向扎在眼眶中的箭矢,手指刚碰到箭矢上,箭矢颤动,立刻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她紧咬着牙,豁然手掌一抓,将箭矢整个抓住,猛地拽出,鲜血顺着眼眶中喷涌而出,洒落在她胸口的精美软甲上,触目惊心。

    她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肯定极其狼狈难看,不过,这些倒不是她最关心的,她心中最不安的是这箭矢上,不知道有没有涂抹上尸毒。

    如果杜迪安将她姐姐的尸毒涂在箭上,她也无法幸免,即便现在剜去眼眶内的所有组织,也无法扭转被病毒感染的命运。

    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选择直接返回内壁区的原因——如果被感染成行尸,她回到内壁区只会死路一条,甚至是龙族亲自出手将其抹杀,没人会救她!

    与其如此,她倒不如在这壁外的世界,以一个行尸的身体继续“活下去”!

    毕竟,即便是魔物研究所也无法说清楚,被感染的行尸究竟有没有意识!

    这是一个永恒的谜题,就像人类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鬼,不知道死后意识会不会继续飘荡在天地间,唯一能得到答案的办法,就是去死!但死了,就没办法再给活人诉说这个答案了。

    而行尸同样如此,被病毒感染成行尸后,大脑中是否还有意识存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目睹周围的一切,这答案,也只有行尸才知道。

    她不想死,哪怕是成为行尸,她也希望能够活下去!

    呼!

    她靠着树背大口喘息,她在等待,虽然身体传来的不适和晕眩感让她知道,这箭矢上有没有尸毒是未知的,但绝对含有剧毒,如果迟一点治疗,很可能会无法根治!

    “他如果要涂抹尸毒的话,肯定是取她嘴里的,她已经是尸王,被她的毒液感染的话,我半个小时左右应该就会变成行尸,或是另一只尸王!”她脸色难看,紧咬着牙,感觉身体阵阵发冷,这不是心中的冷,而是实实在在的冷,就像周围是冰谷。

    她取出自己随身的匕首,将软甲内的衣物撕下一块,拧成麻花咬在嘴里,然后将匕首消毒,仰着脖子,将脖子上被箭矢刺入的一个小孔伤口剜去。

    鲜血从喉管横流,她微微喘息,这等剧烈的疼痛是她生平头一次遭遇,她心中愤恨,没想到海利莎还没有出手,单是一个杜迪安,就让她如此狼狈!

    她此行本是八成胜算,没想到还没碰到海利莎,就全军溃败,只有她一人逃出!

    这样的战绩,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会相信!

    谁会相信一个毫无背景的外壁区贱民,不但自己一跃成为拓荒者,还凭一己之力将他们十二人打得几乎全军覆没!要知道,除了她以外,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都是内壁区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其余的拓荒者也是名气不小,这样的力量在荒区都足以横行,却在外壁区沦陷了!

    “如果不死,我一定会杀了你??!”她恨得咬牙切齿,这种恨意甚至超过了她对她姐姐的恨,因为她姐姐从未伤害过她,她从小到大,除了自己锻炼外,也从未受过其他的伤!

    半小时很快过去。

    海瑟薇一直默默计算着时间,等半小时越来越接近时,她心中也涌出惊喜之色,直到时间过去,她反复检查了几次身体,依然没发现半点尸化的征兆,才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虽然受伤严重,眼睛也瞎了一只,但跟被尸毒感染这最糟糕的情况相比,现在算是无比幸运了!

    “贱小子,居然没有在箭上涂尸毒,今日让我活了下来,再次相见,就是你的死期??!”海瑟薇脸上的笑容收敛,闪过一丝阴森杀意,她不再等待,进入魔身,展翅离地而起,魔翼将背后靠着休息的大树瞬间斩断,如大鹏般上高空飞去。

    “想要活捉我,却被我跑了,百密一疏,我命不该绝!”海瑟薇飞在高空,心中畅快,她已经猜到杜迪安为什么没有涂抹尸毒的原因,从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抽搐到无法动弹的样子可以看出,那诡异的攻击会吸附住她,让杜迪安有足够的机会杀死她。

    正因如此,杜迪安对她的恨才会让他不想那么干脆的直接将他杀死,那样太便宜她了,结果却反倒成为了她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杀敌果然不能有太多杂念!”从生死边缘挣扎回来,海瑟薇的心性有所成长,暗暗告诫自己今后再遇上杜迪安,绝不能也犯下这样的大错,哪怕十足把握,也要将其直接击毙,不留任何意外!

    她径直飞向巨壁,准备立刻赶回龙族疗伤解毒。

    就在这时,她余光忽然一扫,顿时脸色一变,硬生生地停了下来,低头望着远处的一条土沟中,那里有一团黑漆漆的巨大身影在蠕动。

    虽然她处于千米高空,但却像站在这黑色巨影身边一样看得清楚,瞬间认出,这东西跟魔物研究所制作的黑狱极其相似!

    “魔物研究所的黑狱?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而且这么巨大……”海瑟薇惊疑不定,她如今作为龙族圣女,自然知道许多秘辛,魔物研究所近些年研发的「黑狱」是奇特的魔物兵器,甚至有修道院的长老谴责过魔物研究所的这项实验,认为他们制造的黑狱是人造生物。

    而创造生命,一直都是光明神的权利!

    魔物研究所的这项实验,显然侵犯神权!

    只是,在她所了解的情况中,魔物研究所的黑狱体积很小,她还亲自前去观望过,可是这一只的体积,足有十几米的直径,简直是一座移动的小山包!

    她目光微微闪动,忽然感觉这魔物研究所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她目光四处一扫,并没有看见其他的人,也没看见魔物研究所的人,难道说这黑狱自己跑到这里来的?

    她思索片刻,想要下去一窥究竟,但脑海忽然一阵眩晕袭来,让她眼前发黑,同时感觉全身发麻,有种僵硬的感觉,她心中大惊,不敢再停留,转身飞速冲入巨壁,全速朝龙族方向飞去。

    当海瑟薇摇摇晃晃飞回龙族领地的上空时,她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垂直滑翔而下,砸落在一座山峰广场上。很快,圣女受伤的消息传遍整个龙族,所有长老都被惊动了,族长第一个赶来,同时带来龙族最好的医生给海瑟薇检查伤势,并且治疗。

    数日后。

    海瑟薇渐渐醒转,在族长和长老的追问下,将自己受伤的原委说了一遍,她知道无法隐瞒,这件事涉入到的人太多了,军部的魔蝎军神和修道院的黑袍老者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肯定会引起他们的严密追查。不过,在说的同时,她隐去了自己的真正目的,只说是追杀一位尸化拓荒者才追到外壁区,然后察觉出外壁区的情况不对,一路调查到乌托山上。

    再然后,便引发了后面的大战。

    此外,她还道出,自己见到了海利莎姐姐,不过她已经尸化,成为了尸王。

    事实上,海利莎还活着的消息早已才传入龙族,只是没人亲眼所见。而此刻海瑟薇道出的话,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龙族长老和族长全都震惊,难以置信,曾经坐镇荒区十多年的海利莎,斩杀过无数魔物和行尸的海利莎,居然被感染成行尸!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有长老不信,但没有当场说破。

    族长也半信半疑,他知道她们姐妹间的关系,但他觉得,这样的事情海瑟薇应该没必要撒谎。

    不管怎样,龙族还是绝对派人亲自再察看一番。不过,这次海瑟薇提供的消息,让他们对派遣过去的人有一番估量,魔蝎军神和修道院的黑袍老者实力不俗,甚至可以说,如果海瑟薇没有血脉力量的话,对上他们二人都很难完胜,更何况通行还有其他九位拓荒者,这样的阵容去外壁区杀敌,简直是杀鸡用牛刀,结果这把牛刀现在却断了!

    他们不得不掂量下外壁区的危险程度了。

    海瑟薇诉说完消息后,询问了自身的情况,得到的回答立刻让人心凉到谷底,甚至绝望。

    “你体内的毒素虽然已经被剔除,但你回来的太晚,尽管为父已经第一时间叫人给你治疗,也为时晚矣,而且除了毒素外,你体内还有水银渗入,医生只能将你体内的脏器内壁削掉,同时洗血,才能保住你的性命,但这样一来,你觉醒的血脉力量,全都消除了,而且你的力量也有所减弱,不过,你的命总算是保住了?!焙I钡母盖?,龙族的族长如此安慰道。

    听到这话,海瑟薇完全懵了。

    血脉力量被消除?

    她已经二度觉醒了,难道说自己现在又成了尚未觉醒血脉力量的普通拓荒者?

    她呆呆地躺着,脑子里已经完全装不下别的东西了,这个打击对她来说,比瞎掉一只眼睛更让她难以接受百倍!

    “你的这只眼睛暂时稳住了伤情,只是眼内的组织破损太严重,无法修复,等你身体康复以后,为父再带你去魔物研究所,让他们给你再殖入一颗别的眼珠,视力绝不会逊色你自己的眼睛?!弊宄ぜ绦砦康?。

    海瑟薇呆了许久,慢慢地转过头,望着这位龙族的族长,自己的父亲,脸上忽然露出惨笑,“父亲,你永远都不知道你的孩子需要什么啊……”

    族长怔住,一时沉默。

    “我宁可死,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治疗,这是谁干的,我要杀了他!”海瑟薇眼中陡然露出疯狂杀意,紧咬着嘴唇,将嘴唇都咬破,鲜血顺着唇缝嘴角溢出,再沿着侧颜滑落到床单上。

    “殿下请节哀,如果不是别无他法,我们也不愿意这样?!迸员吡硪桓霭追⒗险咛玖丝谄?,道:“不过,您已经二度觉醒了血脉力量,如今血液重洗,但觉醒的血脉还潜藏在你体内,将来你再次二度觉醒会容易许多,您别太过灰心,等调养好了,兴许血脉力量就会自动觉醒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