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瑟薇殿下,你姐姐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闭馐?,旁边的黑袍老者忽然出声,他紧紧盯着戴着面纱的海利莎,“你们看她的瞳孔,似乎是全黑的,难道说她已经……”

    听到他的话,海瑟薇和魔蝎军神一惊,这才发现海利莎低垂的眼眸中一片漆黑,像深潭,似乎没有眼白。

    海瑟薇脸色一变,向杜迪安怒声道:“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杜迪安听到她的话,仰天大笑,但表情却变得扭曲而狰狞,“你问我怎么回事?你难道忘了你做过什么?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

    说到这里,他牙齿狠狠咬在一起,像要嗜人一样地盯着她。

    海瑟薇怔了一下,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自己飞走时最后看到的画面,她忽然间全明白了过来,难怪再次见到姐姐,感觉会如此怪异,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没想到她也没我想象中那么强,居然还是不敌那只尸王,我说呢,以她的性格,就算恨我,至少也会回龙族中,龙母奶奶可是很疼爱她的,如果她回去了,肯定会为她做主,原来她不是不回,是回不去了……”

    她越说笑容越盛艳,人似乎越放松下来。

    本来没有血爵在手,她已然有信心能够跟海利莎交手一二,如今海利莎又被尸王感染,意识全无,她就更加不惧了,就算没有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二人相助,她也胜券在握!

    杜迪安看着她的笑容,眼中的疯狂之色慢慢冷却了下来,静静地、直直地看着她,任何语言在这一刻都是多余,他没有再说一个字,所有的失控和愤怒瞬间收起,他慢慢抬起手掌,拍落在旁边的一个木柱上。

    这木柱一落,大殿内似乎响起咔嚓一声机关扭动的声音。

    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听到这声音,心中一凛,先前的战斗让他们清楚地认知到这个少年的阴险狡诈之处,虽然此刻胜算更大了,却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很快,二人便注意到,从大殿的各处悄无声息地弥漫出水流,静静地流淌,覆盖向他们脚下站着的地面。

    水?

    三人看见蔓延到脚边的水,心中惊疑,不知道这是干净的水,还是某种未知的毒液。

    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迅速动身,如飞鸟般跃起,落在大殿旁边两根梁柱下面的高台上,这里的高度已经跟台阶上杜迪安所站着的高度完全相同,不会被水淹没。

    海瑟薇看着流动得越来越近的水,刚要跳起躲避,忽然间想到先前外面的战斗,杜迪安故意指天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却让他们被脚下的爆炸所伤。

    想到这里,她原本想跳起躲避的心思顿时一沉,心想以杜迪安的奸狡性格,如果这水是毒液陷阱的话,那么未免也太轻率了,哪怕是一个小小狩猎者都会注意到这蔓延出的水,并且有足够的时间从容躲避!

    这样的陷阱毫无攻击作用,不过,却能够将别人逼到其他地方。

    想到这里,她目光一扫大殿,顿时发现除了他们脚下站着的大厅外,剩下地势较高的地方就是杜迪安和海利莎跟前的台阶上面,再其次就是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站着的梁柱下的高台,一共四座高台,如果认为这水是毒液的话,一般人多半会跳向这四处高台躲避。

    然而,最奇怪的是,建筑内的梁柱下,为什么要建造高台?

    想到这里,她瞳孔一缩,急忙向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叫道:“快离开那里,那里才是真的陷阱!”

    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一怔,瞬间反应过来,然而还不等他们纵身跃下,杜迪安的手掌已经抚摸到狮子头上,将其按下。

    电的速度有多快?

    就算是拓荒者,也难以企及百分之一!

    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脚掌尚未抬起,便陡然身体一颤,被电流黏住,站在高台上面抽搐颤抖,像是原地抖动着奇特的舞姿,双眼发指,随着抖动的越来越剧烈,口水都从嘴里甩出。

    看见他们诡异的模样,海瑟薇立刻想到外面被锁在战车上的希罗,同样也是这样的状况,莫名地全身抽搐。

    她心中升起一丝寒意,这攻击实在太诡异了,她都看不懂杜迪安是怎样攻击的,难道是毒液?可是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根本就没有触碰到什么东西,就算是那高台上覆盖有毒液,但他们脚下还有战靴,又没有碰到身体,难道说这神秘的剧毒能够隔着衣物使人中毒?

    她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毒药,在她所认知的所有毒药中,从没有哪种有如此恐怖的效果。

    而且,她心中更多的相信,这不是毒药,而是一种神秘的,自己从未见过的特殊手段!

    她没有上前相助二人,先前洛农就曾阻止魔蝎军神解救希罗,可见这诡异的攻击方式能够传染!

    “还算你聪明?!倍诺习睬谱耪驹谠孛欢暮I?,漠然的眼中露出森然杀意,以及一抹狰狞之色,“但你还是得死!”

    海瑟薇本想跃上大厅的顶上躲避脚边蔓延而来的水,但听到前面的话,却打消了这个念头,等听到后面一句时,才意识到不对,再想要腾飞起来时,却发现身体僵住了,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杜迪安从旁边的墙壁上取下一张小弓,再从下面的柜子抽屉里摸出一把十厘米左右长的细小飞箭,像鹅毛笔一样纤细,他望着被水里的电流击打得原地颤抖的海瑟薇,毫不客气地搭箭瞄准她的喉咙,嗖地一声,一箭射出,小箭像铅笔一样瞬间弹射出去。

    噗哧一声,小箭击中海瑟薇的喉咙,却没有贯穿进去,只镶嵌入两三厘米,被她颈脖上的魔龙鳞片挡住了。

    杜迪安再次搭箭,瞄准她的一只眼睛。

    “死!”

    他目光森然,将小弓拉到最大码力,这特制的小箭瞬间飞出,噗哧一声,击穿了海瑟薇的一只左眼,插在她的眼眶中,鲜血溅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