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拦住他??!”听到希罗的话,跟他激战的魔蝎军神立刻向包围战车的七人大吼。

    七人大吃一惊,这才注意到他跟希罗的激斗说停就停,没有半分犹豫或刹不住手的样子,这只能说明,他们先前的“激斗”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并没有真的用上全力,而且二人身上的伤势都只是轻微的外伤,虽然看似激烈,却没有出现致命伤害。

    “留住他!”七人立刻反应过来,向杜迪安包围而去。

    杜迪安听到希罗的怒吼,眼眸微眯一下,下一刻脸上露出震怒之色,抬手拍下机关,“叛徒,去死吧!”

    机关落下,希罗的身体猛地抽搐起来,倒在地上,身体像死鱼一样僵直颤抖。

    而另一条锁链上的洛农却没有被电到,控制锁链的机关有好几处,有综合机关,也有分开机关,杜迪安只拍下处罚希罗的机关。

    洛农见自己没有被电,愣了一下,心中暗松了口气,这时见到魔蝎军神想要去搀扶倒地的希罗,急忙道:“不要碰他!”

    魔蝎军神立刻停手,惊疑地看着他。

    与此同时,杜迪安身体如灵动的鱼儿从战车上跃起,舍弃了战车,向神殿方向极速飞掠而去。

    站在巨鹰上的海瑟薇看到这一幕,眉头微蹙,想要出手将其拦下,但对那深潭般漆黑的神殿又有所顾忌,担心海利莎趁机出手偷袭。

    这时,七位拓荒者全力追赶在杜迪安身后,愤怒咆哮,但他们的速度跟杜迪安相比却相差较大,其中只有两人能够勉强跟上杜迪安的速度,但追击较晚,落后了一段距离,想要赶超上去,却有些吃力。

    “找死!”

    极速飞掠的杜迪安蓦然身体一顿,骤然刹车,令人猝不及防,同时全身的利刃怪肢贲张开来,像孔雀开屏,肢体上的利刃反射着刀光般的森寒杀气,猛地绞杀向后面两个追得最近的人。

    这二人瞳孔一缩,吓得魂都飞出,没想到杜迪安在拼命逃亡之际,居然还敢回身反杀。

    他们来不及防备,只能勉强挥舞兵器招架。

    哧!哧!

    两道割裂声响起,他们的兵器在杜迪安的利刃怪肢面前不堪一击,瞬间被斩断,连同身体也被切割数段,一人当场毙命,另一人反应较快,及时避开了致命部位,虽然被腰斩,但上半身落地后并没有死去,并且在落地的同时,迅速用手向后面爬去,甚至顾不上从腹部哗啦啦流出的内脏和鲜血,任由肠子和胃器拖拽在地上摩擦。

    这一幕极其血腥,令人看得胆寒,后面的五人追击的速度顿时大减。

    而杜迪安却头也不回,转身提速朝神殿冲去。

    转眼间,双方的距离就被拉开,后面五人见无法再追上,慢慢地停在了神殿前,不敢轻易靠近,毕竟,海瑟薇先前说过,那位前任龙族圣女海利莎就在这神殿中,如果她出手的话,他们五人估计要被瞬间秒杀!

    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见时机错过,扼腕叹息,气愤难平。

    “海瑟薇殿下,不可让他们就这么跑了,我们一起杀进去吧!”魔蝎军神知道时机绝不能拖沓犹豫,抬头向海瑟薇说道,他已经准备好强攻,既然那位海利莎没有狩魔器在身,他相信凭他们足以将其困??!

    “行!”海瑟薇点头,她明白不能久等,如果这次让这位姐姐跑掉,再想要抓住她就难了,如果不能将她及时除掉,她心中难安。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这位姐姐的天赋是何等恐怖,如果给她时间任其成长的话,自己将来难保不会面临?;置?。

    在他们几人准备强攻时,洛农望着站在那座神殿大门前的杜迪安,后者冰冷的表情,陡然像闪电一样击中他的大脑,这表情让他猛地想起,自己跟希罗被抓捕前的事情!

    虽然当时他昏迷得太快,来不及反应和看清情况,但知道是自己跟希罗冲出神殿时受的伤。事后他在地牢里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被杜迪安锁在战车上被锁链刺激,才再次体会到那谜一样的攻击手段,如出一辙!

    “不要去??!”他望着魔蝎军神大步向前,猛地惊醒,失声叫道:“那里面有陷阱,不要进去??!”

    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等人微微一怔,凝望着他。

    “陷阱?你确定?”黑袍老者第一个问道。

    洛农脸色苍白,道:“我确定!我跟希罗就是这样受伤被抓住的,千万不要进去那里面!”

    魔蝎军神微微皱眉,道:“可是希罗说,那里面是通道,他准备从里面逃走!”

    “那是骗你们的!”洛农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明白了杜迪安的计谋,故意告诉他们里面是密道的信息,这样一来他们如果临时背叛,便会说出这点,从而引诱其他人趁势追击进去,进而一网打??!

    他心中微微颤栗,感到恐惧,对面那少年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肮脏又邪恶,他立刻向魔蝎军神等人道:“那里面是陷阱,你们千万不要进去,不然,不然的话……”说到这里,他心中涌出一阵悲伤,地牢中的悲惨经历让他不堪回首。

    海瑟薇皱眉,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了看神殿,发现杜迪安仍站在门口,并没有直接钻入神殿逃跑。这举动如果换做一般人来看,无疑是证实了洛农的话,里面是陷阱,杜迪安在等着他们追过去。

    但是,她跟杜迪安相处过,对这少年颇有了解,这是一个小心思极多的人,极其狡诈,如果洛农说的是真的,那么他这么做,显然是一个败笔。

    想到这里,她心中惊疑不定,忽然,她余光瞥见地上抽搐昏迷过去的希罗,瞳孔微缩,转头望着洛农,眼中散发出森寒杀气,道:“他受伤了,你怎么没事?”

    她这话一出,正在犹豫不决的魔蝎军神和黑袍老者以及其余五位拓荒者全都愣住,顿时反应过来,望着洛农的眼中充满怀疑。

    都是被锁链拴住的,希罗已经抽搐昏迷了,口水都流出来了,那样子绝不是伪装的,但洛农却没事,反而还能在这里跟他们说话,将这些信息告诉给他们。

    难道说,他已经完全效忠杜迪安,故意留在这里拖延他们?

    洛农听到海瑟薇的话,也呆了一下,下一刻犹如冷水淋头,从头冷到了脚底,他身体微微发颤,抬头望着魔蝎军神以及海瑟薇等人,看了一圈,每个人眼中都带着怀疑和疑问。

    他微微张嘴,却感觉嘴里干涩发苦。

    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杜迪安没有攻击他,而是只攻击了希罗,他还以为是杜迪安没有察觉到他也有反叛之心,所以只惩罚了希罗。

    然而现在才知道,他还是想的太天真了!

    这个小魔鬼的“留情”,无异于将他推入深渊,让他所说的真话全部成空!

    如果说先前故意告诉他们神殿里有逃生密道是预防他们反叛的第一手,那么只惩罚希罗就是预防他反叛的第二手!这两手的准备让他和希罗毫无反抗,甚至他们的反抗还会被杜迪安利用,成为杜迪安的帮凶!

    他忽然很想哭,从未有过这样的无力。

    “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他声音苦涩,感觉自己像在垂死挣扎一样,想明白杜迪安的算计后,他自然也清楚自己此刻的形象在海瑟薇他们心中是什么样,同时他也想到另一个茫然不解的地方,那就是杜迪安为什么没有直接攻击他,让他昏迷,这样也省得他背叛,也就失去了此刻辩证的风险。

    关于这点,他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大概就是杜迪安已经算计到,如果他们同时昏迷,单靠他们的片面之词,未必能完全取信海瑟薇等人。

    毕竟一个随时会背叛的人,不应该得到如此重要的信息,而一旦起了这点疑心,想要骗他们入殿就很难了。

    看着洛农苍白的解释,海瑟薇眉头皱得更紧,其他五位拓荒者也半信半疑,其中已经有人收回兵器,上前搀扶起那位被腰斩的拓荒者,帮他将脏器收入腹中。

    魔蝎军神凝视着洛农,眼中的怀疑慢慢消退,刚想开口,忽然有人叫道:“他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