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军神请住手!”黑袍老者横?;ぴ谀衩媲?,向准备攻来的希罗和洛农语速飞快道:“我知道你们的难处,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解救你们的?!?br />
    希罗和洛农身影微顿,下一刻似乎感觉到战车上杜迪安按到了机关上的手掌,再次怒吼一声,向黑袍老者冲杀过去。

    黑袍老者见此,手里长剑迅速融化,覆盖全身,顷刻间变成一只人形直立的蜥蜴状魔物,全身有多处怪肢扭动,头顶梳理整齐的头发被暗青色角质层裹住,模样狰狞,跟杜迪安见过的狩影者有几分相似。

    噌地一声,他爪化的手掌心凸起一道尖刺,像利剑,挡开希罗的利爪,连道:“二位军神,我们这么多人一同前来,就是平息外壁区的战乱,二位军神千万不要再为这小子战斗,让自己名誉受损?!?br />
    希罗和洛农眼中露出悲伤之色,他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名誉”二字早已在他们心中抹去,跟地牢中那段地狱般的经历相比,荣誉和名声早已轻如泡沫。

    吼!

    希罗悲愤怒吼,再次挥爪冲出。

    黑袍老者挥舞掌心利剑,身体飘忽灵动,躲避着二人的攻击,看似节节败退,却游刃有余,在招架的同时继续劝说道:“二位军神请住手,待我们斩杀了这小子,马上就能释放你们?!?br />
    希罗和洛农不闻不问,发狂般地猛攻。

    战车在他们的拉扯下滚滚奔腾,在车轱辘外缘是菱形尖刺,随着战车奔腾搅动空气,让人无法靠近。

    “要杀我,除非你想让他们陪葬?!倍诺习布饫贤凡凰佬?,讥讽道:“不要再花言巧语了,他们要是停手让你们来攻击我,这锁链被你们破坏,他们的脊梁骨也会被拉出,到时不但我死了,他们也会死,你们再给他们一个光荣殉职的奖章,有什么意义?”

    黑袍老者脸色微变,向杜迪安怒目而视,道:“臭小子,你别太得意,你真以为单靠他们就能?;さ昧四懵??!”

    “那你就来试试?!倍诺习补室饧そ?。

    黑袍老者气得脸色发寒,这时希罗的利尾甩出,在他分心之际险些割到他的颈脖,吓得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向后跳开,大喝道:“二位军神,你们真要给这贱民卖命吗,你们的骨气呢?!”

    希罗和洛农听到他提起“骨气”二字,立刻发出悲愤怒吼,攻击越发凌厉。

    另一旁的魔蝎军神见他们铁了心要?;ざ诺习?,无法劝说,眼中闪过一丝果决之色,向后面巨鹰上的人吼道:“你们都过来帮忙,斩杀这贱民,我来牵制住他们!”

    巨鹰上的众人听到他们开口,面面相觑,立刻跳下巨鹰,毕竟是魔蝎军神亲自发话,他们不敢不从。

    “记得不要攻击到锁链?!蹦癯逑蛳B?,同时向后面的人提醒道。

    众人不用他说也知道这点,毕竟这锁链关乎到两位军神的性命,万一他们攻击锁链导致这二位军神丢掉性命,难说军部会不会怪罪他们。

    不过,好在这锁链并不密集,中间的间隙很大,足以找到攻击杜迪安的角度。

    杜迪安看见包围过来的七位拓荒者,脸色阴沉下来,二话不说地激发出魔身,背上的巨型战刀融化,覆盖身躯,全身生长出尖锐的利刃肢体,像无数刀刃组合成的怪物,只有颈脖以上的部位仍是人类的模样。

    “是割裂者魔身?!”

    其中一个拓荒者看见杜迪安这魔身形状,忍不住惊呼出声。

    闻言正在跟希罗和洛农战斗的黑袍老者和魔蝎军神也不禁望了过来,包括巨鹰上的海瑟薇也低眉看了一眼,当看见杜迪安的魔神时,她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丝诧异。

    传奇魔痕,即便是在拓荒者中,也是较为稀有的存在,大多数拓荒者都只是稀有魔痕,而传奇魔痕却是通往内荒级的钥匙,只有在狩魔家族中,才有传奇魔痕的储备。

    杜迪安冷冷地看着周围的七个拓荒者,超广的视野范围让他能够看见每一个拓荒者的姿态,像七个人形魔物从各个方向包围住自己,这一幕若是被普通人看见,多半会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

    “杀??!”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拓荒者最先反应过来,眼中露出彪悍之色,怒吼着率先挺身而出,他的魔身是一只人形刺猬状魔物,背上凸起无数根细小尖刺,胸前也有四五根象牙般粗壮的尖刺向外深处,无论是后背还是胸口,都让人无从下手攻击。

    他的手上长满毛发,像狮掌一样拍打过来。

    杜迪安眼眸冰冷,镰刀般的手臂猛地斩去。

    噗地一声,手臂的刃口切到他的手腕上,顿时鲜血涌出,长满毛发粗糙的手掌立刻被切断,没有丝毫阻碍。

    魁梧壮汉惨叫一声,缩回手臂,惊怒地看着杜迪安,他的魔痕并不擅于在这样的夹缝中攻击,而是偏向于防守,如果换做他在战车上,其他六位拓荒者来攻击他,他也丝毫不惧,但自己主动攻击,就是他的弱项了,没想到一个照面,就受如此重的伤。

    其他人见状,立刻缩回手爪和怪肢,虽然割裂者拓荒者很少,但他们对割裂者却有很深的影响,这是传奇魔物中攻击力最恐怖的魔物,尤其是在群战时。

    单看杜迪安此刻的魔身造型,他们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完全就是拿自己的身体去攻击一个长满利刃的怪物!

    “用兵器!”另一个脸上有奇异彩色花纹的女子出声,飞速出手,甩动一条黑鞭从锁链的间隙处抽打进来。

    杜迪安甩动两根怪肢将其夹住,手臂一划,锁链应声而断!

    “闪开,我来!”另一个拓荒者大吼一声,猛地冲到战车旁边,从他肩膀上凸起的一根骨管中喷射出一股强风,射向战车中。

    杜迪安看见他的魔身形状,就猜到他多半是擅于用毒的魔痕,立刻屏住呼吸。

    然而,尽管呼吸屏住,但被这股强风吹来,依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看见的七个拓荒者瞬间变成十四个,然后又变成二十八个,并且越来越多,似乎在不停围绕着自己转圈。

    他甩了甩头,这时从侧面一道呼啸声传来,等他转头望去时,只觉腰部一痛,被什么利器刺入。

    他立刻抬手拍去,咔嚓一声,利刃化的手掌将这利器斩断,他低头望去,腰上插着一杆断枪。

    “上!”其他拓荒者看见杜迪安中毒,立刻蜂拥而上。

    杜迪安身体微微摇晃,努力地睁开眼,视线中的重影勉强消失,他知道不能在这里久战,这战车虽然能?;に?,但也阻碍了他,如果换做广场上大开大合的场地,他反而不惧面对这七个拓荒者,尽管他们各有妙招和不同魔痕能力,但他却是极限攻击魔痕,足以在他们形成阵型时将其逐一击毙。

    “希罗!洛农!”他全身利刃怪肢甩动,将身体护住,同时大声吼道。

    正在激战的希罗和洛农不禁回头望去,却看见杜迪安抬起一只手臂,这个姿势他们先前见过,正是先前预定的撤退手势!

    二人注意到杜迪安腰上的断枪,又看到战车周围七个拓荒者蜂拥而上的样子,立刻知道杜迪安已经独木难撑。

    “拦住他??!”希罗悲愤的眼中顿时露出滔天恨意,停止了攻击,放声咆哮道:“他要逃回神殿,那里有地下通道,快拦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