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区如果不是你偷袭你姐姐,你姐姐怎么会被尸王所伤!”杜迪安没有接她的话说下去,而是露出愤怒无比的表情吼道:“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

    海瑟薇娥眉一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座神殿,她今天过来也是冒着较大风险过来的,毕竟,自己这个姐姐的实力,比她强上数倍,这一点虽然她不愿承认,但事实如此,她也无法改变,为此她特意叫来其他剿尸队的拓荒者,准备联手斩杀。

    她相信,没有血爵在手,自己这个姐姐无法进入魔身状态,实力大打折扣,未必能够击败自己。何况,在场还有两位外荒巅峰的拓荒者协助,他们联手狙杀海利莎的把握很大!

    只是,这计划是好的,但不可马虎大意。

    从她出现到现在,海利莎都没有露面,但她的感觉却不会错,海利莎就在那座神殿中!

    她是打算出其不意地出手么?海瑟薇眼眸微眯,不敢轻举妄动,她稍一思量,向旁边一个光头中年人道:“魔蝎军神,这扰乱外壁区规则的贱民,就交给你对付了,等解决了他,我们再一起出手?!?br />
    “没问题?!惫馔分心耆讼胍膊幌氲卮鹩?,虽然杜迪安先前出手一拳击毙拓荒者,但明眼人都看出,是那青年自己大意,没有进入魔身就冒然出手,才猝不及防被杜迪安击杀,而杜迪安展露出的实力,也只是一个普通拓荒者水准而已,对他来说举手间便可击毙!

    “你确定,海利莎真的在那里?”旁边另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开口,他气宇轩昂,颧骨极为凸出,一双鹰眼充满阴冷杀气,长袍的胸口处有修道院的符号。

    海瑟薇微微点头,“绝不会错的,我能感觉得到,她就在那里,绝对是她!”

    “既然如此,各位不要大意,海利莎担任圣女多年,实力非同小可,据说血脉力量已经多次觉醒,就是不知道,如今已经是几度觉醒?!焙谏づ劾险咚档阶詈?,望向海瑟薇。

    “三度觉醒?!焙I彼档?。

    嘶!

    众人轻吸了口凉气,眼中露出震撼之色,随即而来的却是凝重。

    “各位不必担心,我已经说过了,我姐姐的狩魔器「血爵」在我手里,她无法进入魔身状态,而且,她到现在都没有露面,应该是没有底气能够正面跟我们抗衡!”海瑟薇鼓励道。

    众人对视一眼,虽然知道海瑟薇的想法,但对她的话还是十分认同。

    “那就先杀了这小子,再去掀开那破神殿!”

    “没错,先解决一个!”

    他们很快做出决定,光头中年人大手一招,从巨鹰背上飞出四人,跳落在广场上,一个个面色不善地盯着杜迪安,在他们身上携带或?;虻陡髦中巫吹尼髂餮杆偃砘?,像有生命的黏液覆盖住他们的身躯,一个个陆续进入魔身状态,没有丝毫大意,也不给杜迪安半分侥幸可能。

    同是拓荒者,四对一,足以碾压!

    就在这时,一声鹰鸣响起,从后山传来。

    光头中年人抬头眺望,顿时脸色微变,“这是龙鹰的声音?”

    他忽然想到什么,脸上变色,怒视着杜迪安道:“希罗和洛农是不是来过,他们人呢?!”

    杜迪安没有理会他的怒喝,倏然转身,冲回殿内。

    “想逃?!”落地的四个拓荒者看见杜迪安此举,发出冷笑,逐一纵身追来。

    数十米的距离迅速飞掠而过,四人径直破入殿内,将大门击飞,发出隆隆声响。

    但在下一刻,殿内猛地传出一声惨叫。

    站在巨鹰背上的海瑟薇和光头中年人等人听见惨叫,眼皮一跳,感到不妙。

    就在这时,三道黑影从殿内倒飞而出,摔落在广场上,与此同时,哐当一声金属撞击声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枷锁,而那惨叫声也越发凄厉,从殿内径直冲出。

    率先跳出的是两道狰狞,像是人形魔物,在其中一人手里扼着一个拓荒者的颈脖,这拓荒者的魔身像昆虫,魔身娇小,身高一米五不到,但全身长满细小的节肢,每根节肢都有倒钩,此刻这些节肢用力拍打着扼住他的人形魔物,但这人形魔物的手臂表面是极其光滑的鳞片,手爪尖锐,从他颈脖的角质层中刺入,渗出暗红色鲜血。

    当啷!

    在两位人形魔物的背后发出锁链般的声响,赫然是两条黑色锁链连接着他的后背,在他们冲出大殿时,锁链绷得笔直,随着哐当一声,一辆造型狰狞的战车从殿内冲出,金属车轮碾过门槛,像飞跃一样冲驰到外面。

    在战车上,杜迪安手掌按在金属台上,目光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海瑟薇等人。

    在战车冲出大殿时,海瑟薇等人全都惊呆了,这一幕太过震撼,那两位人形魔物分明就是拓荒者显露魔身后的样子,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拓荒者居然沦为拉车的奴隶!

    “杀??!”杜迪安一声怒喝,驾驭战车,驱使着希罗和洛农二人向前杀去。

    希罗和洛农二人已经进入魔身状态,像两头凶兽,身体完全魔化,唯有脑袋还是原本的模样,只是戴着黑色头套,无法看清面目,显得格外诡异。

    听到杜迪安的怒吼,二人悲愤嘶吼,发狂般冲出,背上的锁链哗啦啦作响,拉扯得笔直,带动战车向前飞速碾压过去,扑向前面的三人。

    而希罗手里扼住的那个拓荒者,尚未挣脱出希罗的手爪,便被他的利爪刺穿了颈脖,捏段了脖子,当场死亡!

    “他们,他们是……”光头中年人呆呆地看着两位拉车的人形魔物,这狰狞的魔身,让他瞬间想到了两人,再加上先前听到的龙鹰哀鸣声,难道说,他们是希罗和洛农???!

    他难以置信,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嗖!

    希罗和洛农飞速追上那三位拓荒者,他们的速度比这三人明显要快上许多,拉着战车滚滚奔腾。

    这三人吓得急忙后退,只是一个照面就看出这二位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存在,转身向巨鹰脚下逃去。

    大殿和巨鹰中间相隔的距离并不远,三人很快回到了巨鹰脚前,而这时光头中年人已经反应过来,怒吼一声,跳下巨鹰,向迎面冲来的二人吼道:“住手!希罗,洛农!”

    听到他的怒喝,希罗和洛农一呆,顿时停了下来,头套下的脸色极为难看,从头套眼眶中露出的双眼微微闪烁,不敢去看光头中年人。

    其他人听到光头中年人怒吼出的名字,顿时愕然,随即看着停下来的二人,一时间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这两个像奴仆一样拉车的人,居然是希罗和洛农两位军神?!

    黑色长袍老者满脸震惊,但很快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向一旁的海瑟薇道:“单靠魔蝎军神应付不来,我去协助,劳烦您帮我们看着点那里?!?br />
    海瑟薇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也正有此意,同时心中更加确信自己的感觉。她微微眯眼望着远处的神殿,原来是留了两位军神为自己卖命,难怪会藏在暗处。

    “停下干嘛,杀??!”杜迪安怒吼一声。

    希罗和洛农犹豫不决,似进又退,背上的锁链叮叮作响。

    杜迪安气得拍下金属台上的弱电机关,立刻有一阵电流顺着锁链传出,直接传递到希罗和洛农的背脊骨上,扩散全身,刺痛让二人发狂,痛苦惨叫。

    杜迪安立刻停手,此刻还在战斗中,他还不想让他们丧失战斗力。

    “杀??!”他再次怒吼。

    希罗和洛农停止了颤抖,听到杜迪安的话,犹豫一下,下一刻还是咆哮着冲了出去。

    “你把他们怎么了?!”

    光头中年人勃然大怒,他看着二人再次扑来,他的目光跟二人的眼眸对视上了,却看见他们眼中充满绝望和悲哀,他立刻知道是杜迪安搞的鬼,气得攥紧拳头,仰天咆哮一声,在他背上的战刀蓦然融化,覆盖全身,转眼间化作一只身高三米通体漆黑的的巨大魔蝎,在他的尾部竖起一根尖锐的毒钩。

    而他的双手也变成钳子,在背部则生出一只人类形状的粗壮手臂,握着一把战刀,跟先前融化的战刀造型一样。

    “去死!”他咆哮着一跺脚,高高跃起,冲向杜迪安。

    杜迪安见希罗和洛农居然没有拦住,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光,拍打在金属台上的一个机关,哗啦啦一串锁链声响起,从战车底部弹射出数条锁链,并且在战车的四角上竖起四根铁柱,这些弹射出的锁链缠绕在铁柱上,瞬间将战车包围,形成一座铁锁形成的牢笼。

    “这样就想拦住我?去死吧!”魔蝎军神愤怒咆哮,钳子猛地砸在战车外的锁链上,哗啦啦声响起,锁链被压迫得从机关屉中拉出,摩擦出阵阵火花。

    杜迪安侧身一闪,躲过砸下的钳子。

    与此同时,两道撕心裂肺地惨叫声响起,魔蝎军神听到这惨叫声,不禁回头,顿时看见眼眶发红的一幕,只见被锁链嵌入的希罗和洛农身体被锁链拉得倒飞而回,背部渗出大量鲜血,痛不欲生。

    他才注意到,他先前压迫下的锁链,竟跟他们身上的锁链有关联,自己拉扯这包围战车的锁链,就等于拉扯他们背上的锁链!

    嗖!

    他立刻收回钳子,脚掌一蹬战车的侧面车斗,拉开距离。

    而希罗和洛农却已经退回到战车边,二人躺在地上翻滚,发出阵阵痛苦嚎叫,像是抽心刮肺一样痛苦,听得人全身发毛,头皮发麻。

    这时,海瑟薇和巨鹰上的其余人也已经看出,这二位军神被战车的锁链制住,难以翻身,不得不战!

    看见他们在地上翻滚痛嚎的样子,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寒意从心底蹿起,难以想象他们在这里遭遇到了什么样的生活。

    “怎么不继续上了?”杜迪安冷眼瞧着后退的光头中年人,道:“魔蝎军神是么,看来跟你的两位老朋友关系不错,这么心疼他们?!?br />
    “你,你!”魔蝎军神气得眼眶欲裂,双眼发红,但看到杜迪安战车周围的锁链,又看见地上仍在痛苦惨叫的希罗和洛农,却不敢再冒然进攻。

    杜迪安向地上痛叫的二人道:“早就跟你们说过,不要耍小心思,你们既然已经答应为我而战,就该遵守诺言,不要放水,不然吃亏的可是你们自己?!?br />
    “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魔蝎军神看着杜迪安趾高气昂的样子,脸上的怒气忽然不见,冰冷地看着他。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向希罗和洛农道:“起来,攻击!”

    “你!”魔蝎军神双眼中杀气一闪,他身体倏然冲出,却不是冲向杜迪安,而是朝希罗和洛农冲去。

    这一切发生很快,转眼间他便来到他们二人面前,背上的手臂挥舞着战刀猛地斩下,铮铮两声响起,地面凹裂开来。只见他的战刀劈砍在希罗和洛农背上的锁链上,摩擦出一阵火花,但锁链像死蛇一样,被震得动弹了几下,却没有就此断裂。

    “愚蠢!”杜迪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面无表情,向希罗和洛农二人道:“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出手?”

    魔蝎军神没想到自己的狩魔器居然斩不断这锁链,一呆之下,听到杜迪安的话,顿时暴怒,咆哮道:“我一定会把你剥皮??!”

    嗖!

    嗖!

    两道尖啸声陡然响起。

    魔蝎军神听到声响,瞳孔一缩,转身望去,只见两道黑影扑来,正是希罗和洛农。

    他面色骇然,急忙后退,但仍躲避不及,被希罗腋下的尖刺划到,胸口破出一道血痕。与此同时,洛农一击不中,转而身体一扭,背上的尾巴像蛇鞭一样抽打过来。

    魔蝎军神眼睁睁地看着这长满鳞片的尾巴拍来,无法避免。

    嘭地一声,旁边一道利剑刺来,挑开了尾巴,却是黑袍老者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