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上前拎起洛农,丢到另一个实验台上。洛农没有反抗,痛苦地闭着双眼,仍在做心理斗争。

    杜迪安给他上了麻醉药,取过手术刀,动作娴熟地划破他背脊上的表皮,剥蒜般的一层层深入切割,等他的背脊露出后,取过旁边战车上的锁链,缠绕在他的脊梁骨上锁住,然后开始缝合。

    整个过程十分顺利,希罗蹲在地上望着,看见洛农自始至终都没有吭声,眼中露出悲伤之色,忍不住地低头抽泣起来,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哭泣。

    等手术做完,杜迪安擦净自己的手,向二人道:“等我当上内壁主人的那一天,我会还你们自由,你们的亲人也会都平安?!?br />
    二人默默无言,像认命一样颓然。

    杜迪安离开了神殿,叫诺伊斯给二人送去食物,如今将他们绑在战车上,他不担心二人反抗和逃跑,只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恢复实力,为自己所用。

    转眼间又是一天过去。

    次日早晨,杜迪安吃完早餐刚准备询问内壁区的情况,诺伊斯忽然匆忙跑进神殿,向杜迪安道:“少爷,不好了,眺望塔传来消息,内壁区有人出来,好像是朝着咱们这里过来的!”

    杜迪安心中一凛,他建立的眺望塔能够实时传递回叹息之壁的情况,每座眺望塔上配备有最新制作出的十倍望远镜,而职守在眺望塔上的人又是视野型感知能力狩猎者,可视范围是五千米左右,虽然这五千米跟乌托山和叹息之壁的距离完全不能相比,但眺望塔并非一座,而是十几座,就像华夏古代的烽火台,当距离叹息之壁最近的眺望塔看到敌情,就会立刻做出标识,而第二座眺望塔会时刻监视第一座眺望塔的标识,然后给出讯息,如此层层传递之下,使得他这里可以同步得到最新讯息。

    既然诺伊斯现在来给自己汇报,也就意味着内壁区的来人刚经过叹息之壁。

    “具体情报是什么?”他立刻问道。

    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他担心内壁区反应过来,这次大举进攻。

    “消息说,来者有十二人,骑着两只巨鹰?!迸狄了寡杆偌蛄返厮档?。

    杜迪安脸色微变,十二人?难道是十二个拓荒者?!

    “立刻准备,启动一级防御计划!”杜迪安迅速做出抉择,他担心的不单是十二个拓荒者的可能性,而是这个可能性如果成立,那就意味着十二人中,多半有一个内荒级的强者作领队,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是!”诺伊斯立刻转身跑去。

    杜迪安心中估算了一下巨型雄鹰的飞行速度,立刻知道,他们最多只有三分钟的准备时间,当即冲出神殿,来到偏殿,从墙边柜子里取出一些瓶罐药物,其中两个瓶罐里的药物是粉末,他倒在了一旁靠在战车边的希罗和洛农身上。

    二人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便认出这粉末是掩盖气味的,又见杜迪安表情严峻,立刻意识到什么,希罗问道:“是不是内壁区来人了?”

    杜迪安沉声道:“来了十多个,骑着巨鹰来的,应该是你们军部的人?!?br />
    希罗和洛农微怔,不禁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复杂。

    杜迪安从旁边取来两个头套,丢给二人,道:“等会儿你们也得出手,帮我一起战斗,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逃回神殿避难了,在神殿下面有密道,通往山底,到时我会给你们做一个这样的手势(他比划了一下),你们看见这手势就立刻跟我冲回神殿?!?br />
    二人彼此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算是默认。

    他们拿着手里的头套,慢慢地套在了头上。

    杜迪安在腰里塞着几个瓶罐,然后从墙边柜子中翻出另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三颗紫色药丸,自己吞下一口,剩下两个丢给希罗和洛农,道:“先吃了,这是解药?!?br />
    二人见杜迪安吃下,也没有怀疑,反正杜迪安要弄死他们轻而易举,也纷纷服下,只是心中却意识到,杜迪安多半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用毒攻!

    阴险的小子!

    二人心中暗道,表情却没有任何异色。

    “来了!”杜迪安立刻抬头望天,飞快冲出了偏殿。

    希罗和洛农心中一凛,顺着杜迪安的目光望去,过了片刻,才看见两道巨大黑影从天边飞掠而来。二人心中震惊,他们的感知力居然比杜迪安晚一步发现!要知道,他们可是外荒巅峰的人,虽然最擅长的不是感知,但比起一般的感知型拓荒者也逊色不到哪去。

    想到这里,二人望着站在门口少年的削瘦背影,忽然感到一丝寒意,这少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并非只会阴谋诡计!

    二人哪里知道,杜迪安并没有感知到敌人的到来,而是通过巨鹰飞行的时间来计算出来他们快到了。

    “果然是两只巨鹰!”看见天上的两个巨大黑点,杜迪安微微眯眼,知道情报没错,也就是说那上面站着十二个人,而且很可能是拓荒者!

    一次出动十二个拓荒者来剿杀他,这是何等的大手笔!

    就算是龙族镇守在荒区的要塞中,常年也只有七八个拓荒者坐镇而已!

    杜迪安眼中发冷,杀意闪烁,他攥紧了拳头,没想到这大战来得这么快,而且一来就是势如雷霆,不留半分余地!

    随着距离近了,杜迪安凝目注视,也渐渐看清了巨鹰背上的身影,数量正好十二,散发出旺盛的热量,全都是拓荒者无疑!

    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落空,而更大的一个坏消息是,其中三道热源身影的强度,比其余的十位拓荒者更强,跟希罗和洛农二人相媲美!

    “难道要逼我让她帮忙?”杜迪安想到了海利莎,这是他的最后一道保命符,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海利莎出手的话,要解决这次?;⒉荒?,但海利莎也必须进入魔身状态,才能解决这么多人,一旦她失控暴走的话,想要再控制住就很难了,而且最让他担心的是,全力出手的情况下,她也有可能会像那只男尸一样,身体突变出新的组织,再也无法回归到人类的外表。

    在他心中念头翻滚时,陡然间,他眸子一缩,眼中蓦然射出两道森然杀气,直视着其中一只巨鹰背上的一人,这人是三个最强热源中的一个,穿着一套碧绿色的软甲,手持一杆巨枪,容颜绝美,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脸,也是他恨到骨子里的那张脸!

    海瑟薇!

    居然是她,她亲自来了!

    杜迪安还想着等时机到了,亲自杀上龙族,将其斩杀,没想到她却来到了外壁区,主动来到了自己面前!

    他手指攥紧,捏得指骨咔咔作响,体内沉寂的杀意如洪水般爆发,让他眼眸微凸,瞳孔发热,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贲张,喷射出愤怒的热气,每一根头发都似乎要根根竖起,爆炸开来!

    死!死!死!

    他满脑子充斥着暴戾的毁灭念头,眼中整个世界都不见,只有那一身碧绿软甲的美丽少女,那被风抚过飘扬的秀发,一脸轻松淡然的模样,让他心中的恨意直冲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