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打算让我坐镇荒区了么?”海瑟薇手臂一抖,巨枪收起,杵在地面上,使得脚下地板轻轻一颤,她瞧着白面中年人,道:“龙母找到替我前往神国的目标了?”

    “她既然让你镇守荒区,自然物色到了合适的目标?!?br />
    “呵呵?!焙I鼻崆嵋恍?,道:“在咱们这位龙母奶奶的心中,还真是一切以‘大局为重’??!”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让你活到现在?!卑酌嬷心耆怂祷昂苤苯?,道:“荒区也不是那么好镇守的,上次你去考察时就见过了,在红荒深处,随时会蹿出恐怖的魔物,袭击要塞,而你必须出战,守住那里,在那边生存完全凭运气,再强的实力和计谋,都没什么意义?!?br />
    海瑟薇不以为然,道:“既然是看运气,那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反正担心也没用?!?br />
    白面中年人语塞。

    “这次的尸乱,我已经跟龙母说了,绝对是外壁区的那个臭小鬼干的?!焙I被疤庾?,带着一种考量的态度瞧着他,道:“我派去外壁区的艾莉诺被感染成行尸,我不相信她是被其它行尸咬到感染的,拓荒级行尸的数量本来就少,她又失踪这么久,我觉得,其它的拓荒级行尸很可能就是她感染传播出去的?!?br />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真不知道龙母为什么不信,军部不是也派了两名军神去外壁区么,都失联这么久,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这病毒分明就是外壁区搞的鬼,让我们内壁区大乱,无暇顾及到他们,哼,这肯定是那个臭小鬼的注意,他心黑的很,什么事都做得出来?!?br />
    “不过,我姐姐居然也同意,我倒真是小瞧了她?!?br />
    白面中年人微微摇头,道:“目前还无法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你姐姐。至于病毒的事情,龙母应该是有她的思量,如今内壁区混乱,修道院和军部,狩魔家族虽然纷纷出力围剿行尸,但谁都不知道,这病毒背后究竟是出自哪家之手,如今亚里士多德陛下又去了神国,正是敏感时期,就算龙母有证据表面病毒来自于外壁区,也不会轻易拿出来?!?br />
    海瑟薇露出一丝蔑视的笑容,道:“就因为这样,几百年过去,我们人类还是生活在巨壁之中,而无法走出这堵墙!”

    “这样的一堵墙,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卑酌嬷心耆饲崆崽鞠?,“墙里面的人渴望出去,墙外面的人渴望进来,在心里建立一道道墙壁,?;ぷ抛约?,同时也囚禁着自己,不过,这么做也怪不得谁,只怪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如果离开了巨壁,我们连家都没了?!?br />
    海瑟薇眼眸中闪烁着别样光芒,道:“等成为深渊行走者的话,就能任意去巨壁外的世界游玩了,没有任何地方能够阻挡脚步!”

    白面中年人看了她一眼,摇头道:“这个还太遥远了,我们巨壁中没有深渊配方,想要成为深渊行走者,除非你的血脉七度觉醒,否则几乎不可能?!?br />
    海瑟薇不以为然,“七度就七度,慢慢来,迟早会达到的?!?br />
    白面中年人微微苦笑,但没再反驳她,虽然他心底清楚,即便是天资出色的海利莎,从出生就一度觉醒,也未必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七度觉醒,要知道,历史上龙族的那位六度觉醒的先祖,天赋更加妖艳,非但生而觉醒,还在十岁不到的年龄时,就已经三度觉醒,但此后的余生,却只勉强达到六度觉醒的高度,无法更进一步!

    “这次前去围剿拓荒级行尸,倒也是个机会?!焙I比粲兴嫉赝嫖兜溃骸八敲唤獗谇币换厥?,暂时懒得理会,却不知道那里正滋生着一个阴险的小恶魔,我绝不会让他的奸计得逞,想要借内壁区混乱之际取得喘息的机会,哼,太小看本小姐了!”

    白面中年人皱眉,道:“小姐,你这是要?”

    “去围剿拓荒级行尸呀!”

    “可是……”

    “他们也没说在什么地方围剿行尸吧,再说了,要是行尸跑到外壁区了,我们作为应尽的义务,也应该追杀过去,以免它祸害外壁区的无辜平民吧?”

    “……”

    龙族主峰深处,一片类似天然溶洞的洞穴中,四壁通红,弥漫着炽热气浪,空气中的温度极高,在靠里侧的岩壁像一片有生命的生物肌肤,密布赤红色脉络,里面流淌着鲜红似血的液体,像岩浆,缓缓淌入到地面,汇聚到洞穴中央的巨大岩池中。

    单调颜色的岩池中有一抹雪白之色,是一个肤如凝脂的美妇,戴着亮金色桂冠,雍容优雅,静静闭目沉在岩池中,周身白色雾气缭绕,遮住面容,若隐若现。

    这时,从洞穴外面的幽暗隧道中一个老妪提着灯笼走来,等来到岩池外立刻停下,白花花的枯萎头发在高温热浪中立刻卷曲,汗水从她额头渗出,立刻蒸发,她恭敬地道:“小姐,那件事有回信了,外壁区的那个人,的确是海利莎小姐,只是,她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疑似感染了病毒,成了行尸?!?br />
    岩池中的美妇微微睁开,露出一双湖泊般宁静深邃的眼眸,缓缓道:“是他亲自去看的么?”

    “是的?!崩襄屯返溃骸翱鸾鸹顾?,海利莎小姐似乎受制于人,听从于一个少年的话,不过这少年对待海利莎小姐倒是非??推鹁??!?br />
    美妇眼眸像湖面一样宁静,没有丝毫波兰,道:“让凯瑞金杀了他,带回海利莎?!?br />
    听到这话,老妪脸上有一丝古怪,道:“小姐,凯瑞金回话时还说了,如果您要让他去刺杀这少年的话,他办不到,希望您见谅,他说他实力低微,未必能杀死这少年,反而会在海利莎小姐反应过来时,将他给斩杀?!?br />
    美妇娥眉微蹙,道:“他名列杀手榜第三,杀一个少年都办不到?”

    老妪苦笑,道:“这个我也问了,他说这少年的实力接近十大军神,非同一般,而且单是这样也就算了,还十分谨慎,除了海利莎小姐外,即便是他最亲信的手下,也无法主动跟他近身?!?br />
    “哦?”美妇眼中有一丝波动,道:“这少年什么来头?”

    能够媲美十大军神的人,即便是最年轻的人,也有二十出头,除非是海利莎这个级别的天才,又有大背景和资源撑腰,才能在少年时期达到外荒巅峰的程度。

    “听海瑟薇小姐说,这少年就是那个曾害得海利莎小姐失去圣女职位的外壁区穷小子,出身于微末尘埃中,即便是在外壁区,也是最下等的贱民?!崩襄党隼醋约憾季醯糜行┢婀?,道:“他加入我们龙族的龙荒卫后,曾得到资源成为界限者,没想到如今短短时间,就一跃成为拓荒者,还是接近十大军神级别的强者,这小子身上只怕藏着不少秘密,背后有大人物撑腰?!?br />
    美妇敛眉低垂,过了片刻,才道:“把他的身份调查清楚?!?br />
    “是,小姐?!?br />
    老妪应诺一声,见她不再言语,小心翼翼地道:“小姐,既然凯瑞金无法办到,咱们要不要派杀手榜第一名的那个人出马?”

    美妇微微闭着眼,嘴唇微动,声音却很平缓,道:“不用了,就算是杀手榜第一的那人,也只能勉强暗杀军神,他是翼族栽培的刽子手,不会为我们效力的?!?br />
    老妪醒悟,道:“这倒是,看来还是得派真正的高手出马?!?br />
    “此事以后再议吧?!泵栏静辉冈俣嗨?。

    老妪看了她一眼,意识到她暂时没有杀心,似乎是打算将这少年的背景调查清楚了再说,她立刻告退,准备马上去办,顺便也尽快离开这个炎热之地。

    外壁区,乌托山顶圣马可广场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广场上闪烁,时不时碰撞在一起,手里持的刀剑发出梆梆声响,是两把木质刀剑。

    杜迪安手里握着两把木刀,猛烈劈砍,将纤细身影击得节节败退,这女孩正是欧若拉。

    经过一个月的锻炼,莱利教会了她不少剑术,在注射神之赐福后,她的体质已经是初级狩猎者程度,这倒不是杜迪安节约资源,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能在这个月将她培养到界限者级别,但体质过高却并非好事,尤其是对初期的格斗锻炼来说,单是一个基本功,就需要反复的练习。

    而基本功真正锻炼的,除了修正身体骨骼的姿势外,更重要的是锻炼意志力。

    肉身越强,反而越难锤炼意志力。

    在体质薄弱时刻苦锻炼,反而会让意志力锤炼得更加坚硬,像钢铁一样顽强!

    此外还有另一个原因,没有殖入寄生魂虫的话,单靠神之赐福,也只能将身体提升到狩猎者程度,无法进一步提升。

    “哐当”

    欧若拉手里的木剑被击飞,持剑的手腕通红,被杜迪安的木刀斩的。

    看见弹飞出去的木剑,欧若拉脸色难看,微微咬着下唇,上前捡起了木剑,用红肿的那只手再次抓紧,转头望着杜迪安,重振精神。

    杜迪安却收起了双刀,接过诺伊斯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水,道:“让莱利再陪你多练练吧,回头我会跟他说,不用留情?!?br />
    欧若拉微微咬牙,攥紧了手里的木剑,低着头没有说话。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没有安慰,只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神殿中,今天忽然兴趣来了测试欧若拉的水准,结果让他有些意外,虽然他最后表现的很失望的样子,但心中却无比吃惊,在短短一个月的训练中,欧若拉的战斗能力居然就比得上绝大部分狩猎者,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说她是战斗天才也毫不为过!

    这样的惊人进步速度,让他也感到一些惭愧,想想自己这么多年,虽然如今体质飞跃,但格斗能力的进步速度却并不快,除了箭术能够拿得出手外,近战格斗术就显得有些薄弱了。

    其实他知道,这也是他无可奈何的事,最初他苦练箭术,在箭术上有惊人进步,但后来被关押到监狱中,箭术没有环境练习,渐渐疏忽,以至于后来出狱后,也只能凭着变强的体质将箭术慢慢恢复到原本的水平,但那水平也并不高,只是狩猎者程度而已。

    后来他得到龙族的龙刺篇,里面记载的却大多数是各类枪法,他按照里面的练习了一段时间,在枪术上小有进展,也悟出了自己的枪法方式,结果如今体质暴增,掌握割裂者完全体魔身,全身利刃化,战斗偏向于刀类,导致他不得不借助练习战刀来增强自己施展魔身后的格斗能力。

    在三番四次的更换战斗方式时,他的战斗方式反而变弱了,至少跟其他拓荒者完全不能相比,当时在内壁区相助男尸时,就被一个体质明显低于他的翼族拓荒者给几次三番挣脱,险些让他逃走,如果他的战斗方式能够从一而终的话,他觉得自己如今的箭术应该已经算是整个内壁区数一数二了。

    如果他能坚持枪器锻炼的话,如今估计也能将枪法提升到拓荒者层次,至少能媲美那个翼族拓荒者的枪法。

    “短短人生,经不起太多耽误和弯路……”杜迪安心中叹息,如今他已决定,从一而终,在刀器上好好锻炼,务必将其提升到媲美其他拓荒者的程度上。

    好在他这些年右手锻炼雕刻,一心二用,对身体的灵活性和力量的巧妙运用上,有较深的理解,他觉得这种对运力的理解才是格斗的根本,无论是什么武器,都只是外形,但发力技巧却能适用于所有招式中,只要掌握不同武器的发力方式就行。

    “都一个多月,内壁区的尸乱还没有平息,效率比我想象中还慢?!倍诺习蔡吠派竦钔饷?,让诺伊斯叫来安排在内壁区的线人,询问下他安排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