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罗和洛农二人听到杜迪安的话,顿时脸色一变,眼中的愤怒化作惊惧,作为内壁区军神,他们对监狱环境的了解就像对自家卧室的了解一样清楚,自然知道杜迪安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也知道这少年是个什么狠事都能做得出的人。

    “你,你!”希罗气得全身颤抖,心脏都快气炸,这一刻他恨不得用自己所有的恨意,将杜迪安杀死,或是祈求上帝,用自己所有的寿命来扼杀杜迪安,他无法想象一百个壮丁到来会是怎样的场面,堂堂十大军神,难道要遭受这痛失尊严的非人折磨?

    就算杜迪安说酷刑再加一倍,他都未必会惧怕,但这一刻,他却怕了,怕的同时是更大的怨恨。

    “怎么样?”杜迪安望着二人,再次询问。

    希罗脸色难看,心中憋屈,紧咬着牙,心中思想斗争激烈。

    旁边的洛农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后,忽然抬头,道:“我愿意配合你?!?br />
    “洛农,你!”希罗惊怒地看着他。

    洛农却没有看他,而是直视着杜迪安,道:“我愿意配合你,我是真心的,我可以背叛军部!”

    杜迪安淡然道:“既然如此,先给我看看你的诚意,我要知道你所知道的军部所有信息,士兵的数量,实力,以及军部驻守的地域等等,当然,还有三大统帅的住所,以及他们的魔痕能力,还有他们的所有信息?!?br />
    “你休想??!”希罗愤怒吼道。

    杜迪安伸出一根手指,微微一划。

    诺伊斯会意,给两名魁梧壮汉使了个眼色,二人立刻上前将堵塞物抓起,再次塞入希罗的口中,再用绳索勒住他的嘴,让其无法吐出。

    洛农听着一旁希罗唔唔挣扎的叫声,虽然听得到他阻止的意思,但他没有转头,低声道:“如果我说的话,你能放我离开这里么?”

    “可以考虑?!?br />
    洛农凝视了他一眼,深吸了口气,道:“好,我说!”

    十分钟后,杜迪安听完他的话,从里面摘取出不少有用的可贵信息,心中满意,虽然知道这些情报有可能是虚假,但至少目前能够作为参考。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不给你加刑了?!倍诺习蚕蚺狄了沟溃骸耙话俑鲎澈?,交给这位骨气硬挺的希罗军神吧!”

    诺伊斯低头应诺。

    希罗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杜迪安,拼命地唔唔叫着,摇摆着头,眼中露出祈求之色,想要开口说话。

    杜迪安余光扫了一眼洛农,见他毫无反应,身体也没有任何紧张的变化,心中对他的话更信了几分,转身径直离开了地牢,没有再询问希罗核实信息。

    “少爷,您真的打算放过那个洛农么,如果他趁机脱离了我们,逃回到内壁区,您得到的信息就全失效了?!崩肟说乩?,诺伊斯看着杜迪安小心进谏道。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他们不是普通人,不是靠威逼恐吓就能降服的,他们心中的怨气已经有了,无法化解,只要有落井下石的机会,绝不会错过,我怎么能放任一个会对我落井下石的人逍遥自在?!?br />
    诺伊斯心道也是,这才附和杜迪安的作风,他问道:“那少爷您的打算是,杀了他们?反正他们知道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再留着也没什么用?!?br />
    “不,活人比死人重要?!倍诺习财房戳怂谎?,道:“这件事你亲自监督,我要彻底摧垮他们的信念,摧垮他们坚守的一切,不要一味的用酷刑,有很多东西比疼痛更难以忍受?!?br />
    诺伊斯看出他眼中的一丝责备,心中微凛,知道先前自己让那二人“照顾”他们的事没有办的让杜迪安满意,他没有询问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而是立刻认真表态:“我知道了,少爷?!?br />
    杜迪安不再多说,虽然诺伊斯是身边信得过的人之一,但偶尔鞭打一下,才会让他心怀敬畏,不至于膨胀懈怠。

    时光匆匆。

    转眼间尸乱肆虐已经有一个月之久。

    内壁区原本的二十三座城市,在短短一个月之际缩短成十二座,几乎折损一半,所有的幸存者被军部运送到清扫出来的城市里住下。之所以是十二座城市,主要原因是这十二座城市中,每座城市里都有一位伯爵,其领地的城池之大,足以容纳上百万难民,防守力量极强,有拓荒者坐镇,又得到军队重点庇护,在尸乱中几乎没什么损失,反而还赚取到不少的钱财。

    而且这十二位伯爵城池中的地下道图纸都由伯爵的总务主管掌握,外人只能得到一些片段图纸,毫无作用,因此杜迪安的投毒并没有涉入到这十二座伯爵城池中。

    这也导致十二位伯爵城池在尸乱中成了难民运输的最大集中地,这些难民并非一无所有,其中不乏一些富商,以及其他的子爵、男爵。

    清扫行尸的计划以十二伯爵府为主,将这十二座城市恢复到清宁中,只是街道上处处沾染的鲜血却一时难以洗刷干净。

    而其余的十一座城市,已经被行尸占据,其中除了行尸外,还有不少被行尸咬到的动物,全都变异成嗜血魔物,极其凶残。

    在军队展开收复的同时,修道院和三大狩魔家族也积极地派出强者,前去围剿出现在各地的拓荒级行尸,这些行尸一旦暴露踪迹,立刻就会被军部大力通缉追查,甚至发布出令人眼红的天价悬赏令。

    在狩魔龙族的圣女峰上,手持巨枪在广场上练习枪法的海瑟薇一边舞动长枪,一边听着旁边女官汇报的诸多重要新闻,这时,广场外一道身影掠来,正是白面中年人。

    他看着练枪和阅览两不误的海瑟薇,微微摇头,眼中有一丝叹息,但这叹息之色很快掩去,他来到海瑟薇面前,道:“外面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目前有六只拓荒者行尸正在被通缉,军部的拓荒者人手不够,龙母说让你出手,当是为镇守荒区做准备?!?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