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伊斯彻夜未眠,守候在广场上,看见杜迪安回来,顿时精神一振,迎了上来。

    杜迪安将夏曼森丢给他,道:“把他交给波兰,让波兰教他怎么做?!?br />
    “是,少爷?!迸狄了箍醇穆囊簧碜鞍?,就知道他是跟波兰一样的人,问道:“少爷,您一切顺利么?”

    “顺利?!?br />
    杜迪安说道:“忙完了你也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br />
    “是,少爷?!?br />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转身进入神殿中,将包裹里的神浆取出,先给自己注射三管,等身体有种饱和的肿胀感觉后,才停止注射,然后将剩下的神浆收起,转而关闭神殿,回到自己的床榻上合眼休息。

    在他入睡时,海利莎静静地坐在他的床边,纯黑的目光幽幽,默默地凝望着黑暗的大殿。

    次日醒来,杜迪安洗刷后享用早餐,在咀嚼吞咽之际,倾听着巴顿叙说来的各界新闻,如今外壁区已经逐渐趋于平静,野人早已秘密入驻贫民区,虽然消息曾经多次泄漏出去,但被黑暗议会和军部的关系网封锁住了,平民并不知情,也没谁理会那贫瘠之地的变化。

    此外,军部已经被黎塞留整顿成铁板一块,沦为光明教廷的第一大军团。

    除此以外,骑士殿堂和审判所,贵族等多方势力也在黑暗议会和光明教廷的双重渗透下,逐渐被整合,彻底统一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些大局问题之余,也有不少小事插曲发生。

    “元素神殿的阿森斯上访,说想要见您,跟您交流一下神术知识?!卑投傧蚨诺习驳溃骸耙牢铱?,他应该是想要留在我身边?!?br />
    杜迪安听到他的想法,微微点头,虽然没有细说,但他心中对这个老头还有点印象,也是元素神殿中少数几个明面上得罪过他的人,多半是嫉妒他长期居住在神殿,所以也想过来分一杯羹,毕竟是陪伴在教皇陛下身边,单是这份殊荣就足以令人羡慕,何况还能够捞取到无尽好处。

    “他要再来说交流的话,就让爱德华去吧?!倍诺习菜档?,如今的元素神殿大师在他眼中只是不足道哉的小人物,但用来当爱德华的磨刀石也不错。

    “好?!卑投倜靼锥诺习驳囊馑?,道:“爱德华这孩子还这么小,能应付他么,阿森斯毕竟是大师?!?br />
    “什么大师,只是略懂皮毛的人而已?!倍诺习埠芊判?,“英雄不问年少,有的人把一年当一天过,有的人把一天当一年过,年龄唯一能带来的区别只是面临结婚生子,以及身体年迈后的状况所带来的别样感悟,其余的都只是长不大的念头罢了?!?br />
    巴顿挠头,“我知道了?!?br />
    杜迪安问道:“先前从我们这里离开的那个人,在外壁区有他的踪迹么?”

    “就是那个自称内壁区修道院的传教士?”巴顿见杜迪安提起,立刻道:“这人也是奇怪,从我们这里离开后,并没有回去内壁区,而是在各个娱乐场所游玩,这几天在不同的酒馆喝得人事不省,被人从酒馆丢出来,我已经派人暗中盯着他了?!?br />
    杜迪安有些诧异,心中思索一下,道:“不要轻易惊扰他,就随他去吧?!?br />
    “是?!卑投俚阃?。

    等吃完早餐后,诺伊斯已经醒来,到神殿报道。杜迪安让他引路,前往地牢,他要看望那两位军神。

    顺着幽暗的地下隧道来到地牢后,杜迪安再次看见这二位军神时,虽然心中有所准备,但仍感到一丝本能的残忍,二人披头散发,全身挂着锁链,稍有动作便叮叮作响。

    在二人身上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味,缠绕在二人身上的锁链上也是干硬的血浆,他们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千疮百孔,手脚全废,瘫软地挂在刑具架上,气息微弱,嘴巴被堵住,无法自咬舌头,求死不能。

    在被囚禁的这些天,显然没人帮他们洗过澡,每日刑法造成的鲜血在身上一遍又一遍的洗礼,变得干硬,犹如乞丐。

    “大人!”

    职守此地的两位魁梧壮汉看见诺伊斯,连忙站起,战战兢兢地看着诺伊斯,满脸讨好和紧张。

    诺伊斯微微点头,道:“叫醒他们?!?br />
    “是!”二人应诺,转身毫不客气地拎起旁边的水桶,冷冰冰的水从二人头顶淋下,顿时让昏迷的二人惊醒过来。

    二人刚醒,便注意到站在面前的杜迪安,顿时剧烈挣扎起来,嘴里发出唔唔之声,双眼露出疯狂至极的杀意,死死地瞪着杜迪安,像是要用目光将其杀死一般。

    杜迪安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二人面前,道:“二位考虑的怎样,愿意配合我,还是愿意继续在这里吃苦?你们吃这么多苦,军部可未必知道你们的忠心,亚里士多德陛下也未必知道,你们这是何苦?”

    二人唔唔叫出声,满脸愤怒。

    杜迪安微微抬手。

    诺伊斯会意,招呼两位魁梧壮汉将他们嘴里的堵塞物取出。

    “你不得好死??!”希罗愤怒吼叫,沾满血污的脸上满是疯狂。

    洛农目光森然地看着杜迪安,一字字地道:“我就算下地狱,也会永世诅咒你!”

    杜迪安微微挑眉,“骨子这么硬?只要你们低一下头,马上就能离开这里,得到解脱,不再痛苦,能睡在柔软舒适的床榻上,还有美女在怀,好吃好喝,你们不考虑一下?”

    “去你#¥%%……”希罗破口大骂。

    洛农性格阴沉,虽没说话,但也是阴毒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眉头皱起,向旁边两位魁梧壮汉道:“你们怎么照顾他们的?”

    二人吓得一跳,不知该如何回答。

    诺伊斯立刻喝道:“问你们话呢,我让你们每天好好照顾他们,你们没听到?”

    二人身体微微发抖,连忙将这些日子如何施虐二人的事说了一遍,杜迪安听完,扫了一眼周围墙上的道具,上面大多数都沾染了鲜血,如二人所说,希罗和洛农已经尝尽了这些刑具的痛苦。

    他微微摇头,“仅仅是**上的痛苦,不足为惧?!?br />
    诺伊斯见杜迪安不满,小心翼翼问道:“少爷,您的意思是?”

    “把黎塞留喜欢的香烟取来,以后这里每天点燃五根?!倍诺习菜档溃骸傲硗?,去监狱找一百个壮丁过来,你知道怎么做的?!?br />
    “壮???”诺伊斯一呆,顿时头顶泛起凉气,“一百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