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居然有让生命飞速跃迁进化的能力,大大缩短了正常的进化过程?!倍诺习材抗馍炼?,进化论是旧时代的普遍知识,但真正了解的人却不多,达尔文的进化论也渐渐被完善,称为演化论更合适,物种根据环境演化,但过程缓慢,究其原因还是生命太过复杂,即便是一个极微小的生命,甚至是人体的一个微小器官,都有着复杂的构造,即便是科技发达的旧时代,也无法从无到有凭空制造出人体器官取而代之,只能通过移植。

    看见中年男尸的变化,他不禁想到海利莎,将来她遭遇危险时,还会保持那人类的外形吗?会不会也被激发出体内的魔性因子,变异成另外的模样,永远无法再还原?

    想到这里,他忽然庆幸,还好先前没有让她置身于险境。

    今后的岁月,他也绝不会再让她陷入绝境!

    在他思绪飘动时,前面的战况已经逆转,中年男尸配合刚变异而成的丑陋翅翼,将银鳞女子和翼族青年逼得连连后退,在短短片刻的战斗中,它便已经逐渐掌握了翅翼的使用,借助翅翼的推动,速度再次暴增,越战越快。

    一声惨叫响起,银鳞女子被中年男尸扑进,躲避不及,不慎被咬到手臂,她大失惊色,毫不犹豫地挥剑斩断被咬到的手臂,这手臂表面覆盖着银鳞和怪刺,在利剑斩落时,鳞片敛入手臂,露出雪白如藕的纤细手臂,上面有一道咬痕,剑光一闪,哧地一声手臂被斩断。

    下一刻银鳞涌出,覆盖住断臂,止住了鲜血。

    中年男尸咆哮着再次扑去,这时翼族青年见势不妙,急忙俯冲而下,两只鹰爪般的手掌抓在了它的后颈上,撕下一块血肉,却没能将它的脑袋扯断。

    中年男尸不管不顾,咆哮着扑在银鳞女子身上,张口咬在了她胸口丰满的凸起部位,从彻底撕裂的嘴巴中凸起手指粗的尖利牙齿,轻易刺穿了她胸口的银色鳞片。

    银鳞女子痛苦惨叫,抬手拍打在它身上,却无法将其推开。

    翼族拓荒者看见这一幕,脸色发白,知道她已经完蛋了,被咬伤距离心脏如此近的部位,就算立刻剜去这块肉也难以抢救回来。

    他望着扑在银鳞女子身上疯狂撕咬的中年男尸,呆呆地立在半空少许,忽然间清醒过来,拍打翅翼转身就跑。

    他知道,单凭自己无法将这男尸斩杀,继续留在这里,也只是白费时间,还不如早点去禀报上面。

    在他准备转身离去时,杜迪安已经回过神来,他目光一闪,立刻挺身而出,进入魔身状态,飞到半空中,对手是拓荒者,他不敢有任何保留。

    看见突然蹿出的杜迪安,翼族拓荒者吓得一跳,待看清杜迪安是人类后,才松了口气,下一刻他便感应到杜迪安体内的热量强度,极其旺盛,完全不逊色于他,不禁大喜,急忙道:“你是修道院的?还是军部的?趁它现在没防备,我们一起合力斩杀它吧!”

    杜迪安点头,“行!”

    他转动暗金色瞳孔,落在中年男尸身上,散发出惊人的杀意,牢牢地锁定住它。

    翼族拓荒者得到援助,信心倍增,如果能够当场将这男尸斩杀自然是最好的,因为他一离开,银鳞女子若是就此被啃咬吞吃干净倒还好说,要是没死透,将会有是一具拓荒级的行尸,这样的潜在危险,自然要趁她还保留着人类意识的时候除掉!

    “杀??!”他怒喝一声,转身持枪飞掠而出,黑色巨翼舞动,如旋转的巨锥,笔直冲向男尸。

    杜迪安紧随其后,尾上的利刃扬起,同时背部的几条怪肢也像孔雀开屏一样竖起,尖刺向前,速度陡然暴增,追赶上前面的翼族拓荒者。

    “什么!”翼族拓荒者感觉到不对,转头一看,顿时发现杜迪安满脸杀意地看着他,顿时大惊,随即愤怒。

    杜迪安没有多说,尾上利刃蓦然刺出,贯穿了他的翅膀,微微一搅,撕裂出大片羽毛掉落而下,同时背上的利刃怪肢延长射去,像几道暗枪,哧哧数声,将他的翅膀洞穿出几个窟窿。

    翼族拓荒者返身一枪刺向杜迪安脸部,逼退杜迪安,同时转身面朝杜迪安,全身戒备,双眼中闪烁着惊人寒意,道:“你是什么人?!”

    “男人?!倍诺习苍俅纬迦?,不给他喘息机会。

    他本以为自己偷袭能够一击得手,没想到却被他察觉,拓荒者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翼族拓荒者愤怒咆哮,满头金发飞扬,他舞动长枪,如千百道箭芒刺出,快如残影,却又真实无比,笼罩住杜迪安全身所有部位。

    杜迪安心中暗惊,无法看穿他的攻击破绽,顿时心生退意。但翼族拓荒者似乎看出了杜迪安的打算,长枪蓦然刺出,逼向杜迪安喉咙。

    杜迪安向后撤退已然来不及了,他心中惊出冷汗,全身的利刃肢体和长尾全都甩动而出,叮叮数声,竟在凌乱中将长枪击飞,化险为夷。

    翼族拓荒者向后退出数丈,脸色难看,他持枪的手背上出现道道裂痕,渗出鲜血。

    杜迪安在击退他后,松了口气,下一刻便注意到他手爪上的伤势,心中一怔,忽然间想到,自己的格斗能力虽不如他,但自己的力量和速度却比他更快一些,只是临敌经验缺乏,面对先前那华丽的枪法,一时难以想到破解的办法,但此刻回想起来,要化解这枪法也不难,只需将任意一个枪芒当作真枪即可,忽略其它,只招架一个,这样一来其余的幻影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这方法说来简单,但战斗在分秒之间,却难以凭本能做出判断,终究是经验太少,同时也说明这枪法的确有可取之处,如孔雀开屏,声势十足,足以震慑敌人,令人判断迟钝。

    “你有你的长处,我有我的,就让我以长击短!”杜迪安目露杀意,骤然再次冲出,依然是正面攻去。

    翼族拓荒者冷哼一声,抖动长枪,再次击向杜迪安,但这次没有再用那幻影般的枪术,而是简单直接的一枪,如蛟龙出海,携带万钧之势。

    杜迪安眼眸一眯,倏然出手,镰刀般的手臂斜着切在枪头上,身体侧偏,使得轨迹有些倾斜的长枪从肩膀划过,与此同时,他背上的利刃怪肢和尖尾骤然刺出,如毒蛇般缠向对方。

    在多年雕刻锻炼的帮助下,他心分多用,攻势迅猛,像一朵忽然张开的食人花,露出森森獠牙,将翼族拓荒者包围了进来。

    翼族拓荒者脸色一变,猛地换手拉住枪杆,竟将去势迅猛的长枪拽住,随即枪杆一荡,叮叮两声,挡开了两道利刃肢体,但事出突然,手臂躲避不及,被另一条利刃怪肢划中,瞬间破出一个巨大伤口,在他手臂表面覆盖的黝黑硬壳像是毫无作用。

    翼族拓荒者急忙拍打翅翼向后退去,心中震惊,他的魔身可以说是刀枪不入,居然被轻轻划一下就割开这么深的伤口,如果自己缩手再慢一点,估计整条手臂都被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