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杜迪安被激,卢希斯微微一笑,道:“既然要聊,我们就聊真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谎没什么意思,还耽误时间,您说是不?”

    “不错?!倍诺习怖忠馊绱?,道:“我只能保证自己说的是真话,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也是真话?”

    “我们不妨起誓?!?br />
    “以光明神起誓?”

    “当然不是,光明神是假的,用一个假的东西来当誓约,毫无可信度?!甭K怪毖圆换?,完全没有半分修道院的做派,道:“我们就以各自最敬仰,最敬爱的东西起誓,谁如果说谎,谁心底里最想要得到的东西,最想要完成的愿望,就将落空,怎么样?”

    杜迪安微微挑眉,静静地瞧了他几秒,才道:“没问题,但你要附加两个,除了这两个外,你还需要以光明神的名义起誓,以修道院的身份起誓,不得违背!”

    “我都不信神,没想到您却信?!甭K挂⊥芬恍?,道:“好,我就吃亏点,加上这两个,谁叫我坐的比你低呢?!?br />
    杜迪安不置可否。

    二人迅速起誓完,卢希斯说道:“据我所知,杜先生儿时的愿望,似乎也是当一名医生,或是神官?”

    “看来你做了不少功课?!?br />
    “毕竟是来拜访您,若是对您一无所知,岂不是失礼?”

    杜迪安没再追究,他的资料早在担任第九区长老时,就由教廷送到了修道院的手里,资料的详细程度甚至比他自己知道的都多,但资料毕竟是死物,而生活是活的,永远都不会停止,永远都会翻新,他说道:“既然如此,你也说说你吧,我挺想知道,修道院是怎么把你栽培出来的?”

    “您是想说,我这种人,怎么会被修道院容许存在吧?!甭K刮⑽⑺始?,道:“当然是靠关系,如果关系不硬,我早就被赶出来了?!?br />
    “你父亲的关系?”

    “嗯?!甭K刮⑽⒌阃?,似乎不太愿继续谈论这个,主动说道:“杜先生儿时也有一颗炽热之心,为何如今却如此无情?您应该清楚,内壁区的力量,不是您能撼动的,而您的所作所为,如果成功了,倒还好说,但这个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低,而失败了,您和您身边的人,都将被抹杀,甚至他们的亲人,妻女,都将被牵连,您就算不同情那些普通人,也该同情下您身边这些追随您的人吧?”

    杜迪安微微皱眉,他的这话让他心中有些不舒服,这是一个以前他刻意回避去想的问题,毕竟,推翻内壁区,他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他们追随我时,便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倍诺习怖淅涞乜醋潘?,道:“这世上有很多人,不像你这样,可以为所欲为,有关系撑腰。很多人想要生活的更好,只能用命来换,他们现在享受到的,就是他们冒险得到的?!?br />
    卢希斯嘴角微翘,道:“你觉得这样的交换值得么,他们用命来跟你交换财富,这跟魔鬼的契约有什么不同?况且,以你的能力,完全能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没必要做出叛乱的事?!?br />
    “什么叫叛乱?”

    “你现在就叫叛乱?!?br />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道:“你也觉得叛乱是没必要的,那你为什么还选择叛乱?你违背修道院给你的任务安排,这难道不算是背叛修道院?”

    “我并没有背叛?!甭K挂⊥?,“如果我贪生怕死不来,才叫背叛,但我来了,就不算背叛,而且我现在的所作所为,也是尽一个传教士的义务,劝你向善,这怎么能叫背叛?”

    “但是你心中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不是么?”杜迪安目光深邃,道:“你上面提到真和假,在我看来,你的这种行为就是虚假的,明明心底不满意,但表面却不敢表现出来,反而得应和,这就叫虚伪!”

    卢希斯微怔,没想到杜迪安用他的话反过来压他,让他无话可说,沉默数秒,才道:“的确,这是虚伪,但虚伪是人的本性,只要不伤害其他人,就不能算是坏事?!?br />
    “我从没觉得虚伪是坏事?!倍诺习菜档?。

    这话让卢希斯再次怔住,他还想要辩解一番,没想到全都白想了,而且杜迪安的话也出乎他的意料,皱眉道:“这世上虚伪的人总是可恶的,我们修道院虽然借用光明神的名义,但并不算虚伪,毕竟,没有谁能证明光明神是真的,但同样的,也没谁能证明,光明神就一定不存在!”

    “而我们借用神的名义,传播的是善良,公正,仁爱!我觉得,这是大善,跟虚伪无关!”

    杜迪安神色淡然,道:“的确,没人能证明没有鬼神,修道院也算不得虚伪,就算是虚伪,对于所有人来说,也是有益处的,人们宁可喜欢真小人,也不喜欢虚伪的人,归根结底的原因,并非虚伪是一件多么穷凶极恶的事,而是愚蠢的人太多,他们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所以自己上当受骗了,却说别人虚伪?!?br />
    卢希斯哑然,感觉这话的苗头有点不对,反驳道:“大多数人只是善良,并不是愚蠢,总有人把善良当愚蠢,但善良就是善良,如果人人都很聪明,那么干坏事的人也就多了?!?br />
    “但如果人人都是真小人,你觉得这世界会是什么样?”杜迪安静静地瞧着他,道:“我来告诉你会怎么样,政客撕破为国为民的假面具,直接用强硬手段镇压反抗声音,商人的奸诈,也将得到律法的允许,如你所说,这世上只分真和假的话,那么真的,比假的更可怕?!?br />
    他不给卢希斯插话的机会,道:“如果两个人的身体都很脏,一个人穿了衣服,遮盖住了,另外一个人就光溜溜的,任由别人看见他的身体,知道他很脏,从而远离他,?;ぷ约?。这么看来,真小人的可爱之处,就是警醒其他人,避免危险?!?br />
    “所以,人家憎恨虚伪!但是,如果所有穿了衣服的人,都把衣服脱掉了,也露出脏兮兮的身体,毫不掩盖,那个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那就是你会发现,街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没穿衣服,都是很脏的身体,而那些真正的善良老实人,却很少很少?!?br />
    “这个时候会发生什么呢?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所有没穿衣服的人,以多欺少,把这些善良老实的人奴役,毫不掩盖他们的丑恶,光明正大的犯法。当然了,那个时候也就没有法了,因为坏人多,他们制定着法,到那时杀人是无罪的,强-奸是无罪的,所有人光明正大的释放自己的本性,这时候,你还觉得真小人可爱么?”

    卢希斯听得怔住,有些语塞。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你说的这个太极端,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br />
    “的确不可能?!倍诺习驳阃?,“因为人人都虚伪,虚伪是贬义的,指表里不一,克制人的本性,是不是也算虚伪?如果算,那么懂得克制自己的本能兽性,才叫做人!换而言之,做人的第一步,就是从‘虚伪’开始的?!?br />
    他继续道:“在我看来,做人不是一个总结,而是一个过程,在‘做’的过程中,从出生到死去,这一生的经历就叫做人,而不是生下来就是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