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罗心中不悦,杜迪安接过礼物连一声谢都没有,感觉像是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而且之前说话的口气也是如此,连最基本的表面客套都懒得做,实在是太过随意了。

    他看了一眼海利莎,见她无动于衷,似乎是默认了杜迪安的意思,心中的怒气更盛,但表面却很平静,道:“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探望殿下,至于外壁军方的事,只是小事一桩?!?br />
    杜迪安没有陪着他寒暄的心情和时间,道:“既然外壁军方的事是小事,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因为这件事得罪了你们,那就太伤我们之间的友谊了?!?br />
    希罗险些吐血,还真是大言不惭啊,友谊?见鬼的友谊!

    旁边的洛农凝视着杜迪安,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次过来,第一是听说海利莎殿下有伤在身,特意来探望,第二也是了解一下外壁区的事情,殿下应该知道,这外壁区军部是我们安排的人,您一声不吭就将军部的统治权夺取,独占外壁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杜迪安知道他们已经忍耐不住了,实际上从二人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广场上时,他就对他们的来意有几分揣测,事实果不其然,军部不知从哪得到海利莎的消息,不愿肯这个硬骨头,又不愿就此认栽,所以想要过来讨要说法,企图用别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

    换做是他,他也会这样做,但可惜的是,他不是军部,军部也不了解他。

    “意思嘛,也就是二位所看到的意思?!倍诺习驳坏溃骸巴獗谇木棵胺傅搅宋颐堑钕?,所以被我们殿下教训了一下而已,说到这里,倒还希望二位给个说法,若不是看在这外壁区是你们军部看管的,我们殿下早就将这些人处置了?!?br />
    希罗嘴角微微抽动,杜迪安居然恶人先告状,他心中有些恼恨,不知海利莎是从哪找来这么一个尖牙俐齿的手下,难怪将交流权交给了这少年来处理,的确有几分能耐。

    “殿下向来生活在内壁,不常出现在壁外,这些人不认得您所以才冒犯了您,希望您没见怪,冒犯您的人您可以交给我来帮你处置,但其他人都是无辜的,希望您能网开一面?!迸员叩穆迮┠幼哦诺习菜档?,似乎已经将杜迪安当成了海利莎。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了,冒犯殿下的人,已经被我处理了,据我所知,内壁区前不久爆发尸乱,如今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二位怎么有闲情来这里?”

    希罗没想到杜迪安将话题突然转到内壁区,而且还知晓内壁区的尸乱,他心中一动,很快释然,海利莎毕竟是内壁区的人,杜迪安能够出入内壁也不算奇怪。

    “在我们军部的治安下,尸乱已经被镇压,所以派我们过来询问一下外壁区的情况,顺便拜访殿下?!甭迮┢骄驳溃骸疤诺钕赂拿妹煤I庇械愎?,在荒区遇袭的事情,也是她一手策划,这件事可是真的?”

    杜迪安瞧着他,“你什么意思?”

    洛农同样直视着他,道:“我们只是想给殿下讨一个公道?!?br />
    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嘲弄,道:“二位是想要挑拨离间殿下跟龙族的关系么,还是龙族托你们过来试探殿下的态度?”

    旁边的希罗瞪了杜迪安一眼,伸头向他后面的海利莎道:“这件事我希望殿下您能亲自说说?!?br />
    洛农凝视着杜迪安,道:“龙族虽然深得陛下喜爱,但还无权吩咐我们,殿下镇守荒区,诛杀魔物,若是被奸人所害,这要是传到陛下耳中,估计也会让他老人家震怒!”

    杜迪安听懂了他话里暗含的意思,思量一下,道:“这是龙族的家务事,还希望二位不要参合?!?br />
    虽然这洛农给他的感觉,是想要讨好海利莎,甚至是拉拢她,他可以借此反向利用他们军部来制裁龙族,但他觉得,这里面应该还有别的隐秘,军部应该不会为了一个流落在外的海利莎,得罪整个龙族,毕竟,另外两大狩魔家族也在虎视眈眈,里面的关系太过复杂。

    希罗见杜迪安软硬不吃,一口拒绝他们的好意,愠怒道:“小子,你这话能代表殿下的话吗?!”

    杜迪安冷视着他,“如果我说的不对,殿下第一个会纠正我,还轮不到你开口!”

    “你!”希罗怒目圆瞪,刚要上前,却被洛农拉住。

    洛农看着杜迪安,道:“殿下占据了修道院在外壁区经营多年的教廷,又夺走了军部的强权,将整个外壁区纳入囊中,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才是你真正想要问的吧?!倍诺习睬么蛄艘幌滤?,道:“殿下只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修养修养罢了,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br />
    洛农自然不信这样的鬼话,见杜迪安嘴巴严实,他沉默了片刻,道:“如果我们军部希望你们归还外壁区的军部统治权,殿下答应么?”

    杜迪安想也不想地道:“不可能?!?br />
    洛农眉头一皱,深深地看了杜迪安一眼,“你可要想清楚了,据我了解,殿下跟龙族的海瑟薇殿下有不少矛盾,他们正要派人来剿杀殿下,若非内壁区爆发尸乱,不少龙族成员被感染,他们一时腾不出手,多半早就打到这座山上来了,你真的要四面树敌么?”

    “你这算是威胁么?”杜迪安瞧着他。

    洛农冷着脸,“这只是劝告?!?br />
    杜迪安心思转动一下,道:“你们要军部恢复外壁区的统治权也行,有什么好处能够弥补我们的?”

    旁边的希罗微微昂首,“当然有,好处就是日后修道院和龙族前来找麻烦时,我们军部绝不会出手,这一点我们二位说到做到,向你保证!”

    杜迪安听得有些诧异,随即感到一丝好笑,“这么说来,就是什么好处也没有了,空手套白狼,这话你倒好意思说得出来?!?br />
    希罗早就忍杜迪安很久了,眼中闪过毫不掩盖的杀意,道:“注意点你的语气!这外壁区本来就是我们军部替陛下管理的,若是陛下得知这件事,早就下令派兵过来将你们剿灭了,我们亲自上门来商量,已经给足了你们脸面,你这个下人无礼,我可以不当一回事,海利莎殿下,如果你默认这个下人的意思,那么我希望你考虑清楚了!”

    “以前外壁区是你们的,我们自己花费力气抢过来的,就是我们的?!倍诺习驳穆呒芮康?,“现在你们要拿回去,就得付出代价,不要跟我说什么不出手就是给我们的好处,照你这么说,我现在不杀你,你就得感谢我了?!?br />
    希罗怒极反笑,道:“你听不懂人话是吧,如果不是你们运气好,内壁区出现尸乱,修道院和龙族早就过来教训你了,等尸乱平定了,他们第一个会找上门来,我们军部不出手,已经算是给殿下面子了,否则这笔帐不会这么轻易能算得了!”

    “这个面子,我大概不需要?!倍诺习材抗馄骄捕淠?,跟内壁区军部的战斗是迟早的,即便他们一时不来围攻,也会很快相战,“如果二位没有带来实际性的好处,那就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