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飓风般的风压从半空中传来,降临在广场上空。

    杜迪安微微抬头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只见一只黑色雄鹰般的巨物盘旋在圣马可广场上空,这巨型雄鹰的翼长二十多米,像一艘黑沉沉的战斗机,暗金色的鹰眼充满森然杀气,一看就不是好惹的魔物。

    但让杜迪安吃惊的是,这巨型雄鹰的背上竟然站着两个人,穿着不同形状的盔甲,气质轩昂,自有一种肃杀之气。

    “来自神国?”结合之前波兰说到的神国飞龙事件,杜迪安心中顿时冒出这样的念头,但很快他便注意到这二人的盔甲上,有内壁区军部的白色十字刻痕,几乎骤顿的心跳立刻放松下来。

    “你是这里的小头目?”巨型雄鹰上的金发青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出现在广场上的杜迪安,他面容冷峻,眼眸像匕首般锐利,有一种清冷高傲的贵族气质。

    “二位前来有什么指教?”杜迪安微微眯眼。

    “我们前来拜访海利莎殿下,你速速去通报?!苯鸱⑶嗄攴愿赖?,像是理所应当。

    杜迪安没有在意他的语气,反而心中暗奇,内壁区军部居然知晓了海利莎的事?之前来探查情报的艾莉诺已经尸化,海利莎的身份应该没有泄漏才对,难道是当时的目击者被内壁区再次派来侦查的人收买了?

    他思索少许,抬头向二人道:“海利莎殿下就在神殿中,二位请随我来?!彼低?,给二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在前面引路。

    既然被小看了,他也乐得如此,正好用计。

    巨型雄鹰背上的二人对视一眼,没有怀疑,他们已经运用感知能力察看过周围,并没有瞧出海利莎的位置,知道这位龙族前任圣女力量非凡,不是能轻易能找出踪迹的,不过他们却看出杜迪安是这里体质最强的人,故而一眼便认定这少年是海利莎身边的手下。

    嗖!

    二人从巨型雄鹰背上跃下,落在广场上,金发青年抬手含在嘴里,吹响一声哨子,巨型雄鹰拍打着翅翼,慢慢落在广场上,收起巨型镰刀般的黑翼。

    此时广场外的骑士飞快聚集过来,立刻看见这只停留在广场上的巨鸟,既震惊又惧怕,但还是硬着头皮包围了过来。

    杜迪安看见从偏殿赶来的巴顿,向他吩咐道:“让所有人离开山顶,不得擅自靠近?!?br />
    巴顿看了看广场上的巨型雄鹰,以及慢慢走来的金发青年二人,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他心中惊颤,依着杜迪安的话慢慢退去,从旁边的回廊绕到广场外传令。

    杜迪安上了台阶,推开神殿的门,一眼便看见坐在正殿椅子上的海利莎,她静若处子,手指轻放在膝盖处的旗袍上,气质端庄,低着头,似乎在思索,又像是发呆。

    杜迪安目光一闪,转身向后面的二人道:“请?!?br />
    金发青年在门开时便看见了神殿中的海利莎,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惊色,虽然海利莎的脸上戴着轻盈面纱,但他们的眼光何等锐利,一眼就看出面纱后遮住的真容,没想到消息是真的,这位被传死在荒区的龙族前任圣女,居然真的还活着,而且抢夺了外壁区的军权!

    杜迪安走到海利莎面前,将她的身体挡在背后,以免被二人盯着看久了,瞧出破绽。他的这个举动立刻引起二人不满,但让二人更惊讶的是海利莎居然会纵容自己的手下对自己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

    杜迪安见二人进门,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向二人道:“殿下不喜欢跟陌生人讲话,二人要是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跟我谈就行?!?br />
    金发青年眉头微皱,作为内壁区人,又是贵族,他从心底里就瞧不上外壁区的人,而且从杜迪安的发色来看,一看就是低贱平民出身,他本想直接出口喝斥,但忍住了,等了数秒后发现海利莎并无反应,似乎是默认,心中的惊讶更盛,不禁认真打量起杜迪安。

    “海利莎殿下既然在这里,我们当面谈就行,你还是退下吧?!迸员吖至车闹心耆死渖?,他眉宇间自有几分庄重和肃穆的气质,说话不容置疑,让人本能地想要服从。

    杜迪安淡然道:“我已经说了,殿下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如果我有什么说错的地方,殿下会出面指正的,二位还是直接说吧,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金发青年眉毛一挑,想要斥责,但想到杜迪安背后的海利莎,还是忍住了怒气,道:“在下希罗,特意来拜访海利莎殿下,几年前还曾跟殿下共同清除过魔物,不知殿下是否还记得?”

    “希罗?”杜迪安眼眸微眯,他早就看出这二人体质非同寻常,都是拓荒者,但没想到是军部的十大战神,要知道,军部的拓荒者并非仅仅十人,而能被评为十大军神的,无疑是拓荒者中的佼佼者。

    “在下洛农,初次见面,得知殿下的消息,特来拜访?!迸员叩墓至持心耆艘怖衩残缘刈员ㄐ彰?。

    杜迪安一听这名字,又是一个军神,他心中思量少许,道:“不知二位军神前来是?”

    希罗没想到又被杜迪安接过话,顿时恼怒,他们二人怎么也算是跟海利莎同级的人,而且又代表着军方,海利莎却连话都懒得说,一点面子不给,简直是故意羞辱!

    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他冲到嘴边的话还是忍住了,脸上露出微笑,道:“听闻前不久,殿下遭人陷害,在荒区险些受伤,我们此次前来,带了点疗伤薄礼,希望对殿下有所帮助?!彼低?,解下背上的行囊,从里面取出一个纯金打造的盒子,递向杜迪安。

    杜迪安一看,假意回头请示海利莎,二人虽没有语言交流,但这个动作足以让人觉得,杜迪安在看海利莎的眼色。等扭过头来后,杜迪安上前几步将金盒接过,他的透视瞳力已经看过盒子里面的东西,并非机关陷阱,而是几个白色鸟蛋状的药丸。

    将金盒放到一旁桌上,杜迪安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道:“前段时间外壁区军部被我们收服,二位军神此次前来,可是为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