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波兰说的魔痕反噬让杜迪安心中忌惮,但他觉得,单是这一点应该不足以让他们这些魔物研究博士舍弃魔痕带来的巨大力量,毕竟按波兰的说法,衰老而死会被魔痕反噬,但战死却不会,那么想要阻隔魔痕反噬,只需在衰老将死之际自杀便可。

    波兰望着杜迪安锐利的目光,叹了口气,道:“没错,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魔物研究所有禁令,禁止所有参与实验的人员擅自使用实验物品,一旦违反,立即处死,曾经有人在研究途中,被魔痕的力量吸引,给自己殖入了一个传奇寄生魂虫,结果遭到全壁通缉,落得极刑惨死的下场?!?br />
    “禁令?”杜迪安眯眼,这倒是他没想到的,研究所居然禁止他们殖入魔痕,看波兰的表情,应该不是撒谎,而且这种谎言,很容易就能验证出来真假,应该没有撒谎的必要。

    “第二点,跟上纪神话有关?!辈ɡ技绦档溃骸吧窕袄?,女战神稳固世界秩序,带来和平,但邪魔入侵,魔痕便是从邪魔身上择取的,是不详的烙印,会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灾祸,虽然它能带来巨大的力量,但却是魔鬼降临的温床,所以,若非必要的话,一般人不会轻易殖入魔痕,这毕竟是来自魔鬼的力量?!?br />
    杜迪安微怔,没想到这第二个原因居然涉及到神话信仰,不过,波兰说的神话让他有些奇怪,非常陌生,他虽然还不算博览群书,但对世界各国的神话也略微熟知一点,但从未听说,哪个国家的神话里,跟波兰说的相似。

    难道说,这神话故事,也是灾难后新开创的?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图书馆找一些这些相关书籍看看,以前他也找过,但当时身份低微,能进的图书馆里收藏的书籍有限,后来虽然地位高了,但要做的事也多了,就慢慢把这件事忽略了。

    “上纪神话……”杜迪安喃喃自语一声,忽然间心中一突,看向波兰,“上纪时期不是被毁灭了么,所有的资料全都没了,怎么会有上纪神话?”

    波兰道:“虽然因为大灾变,上纪时期的很多知识全都失传了,但神话刻在了石碑上,据说是第一任壁主从海里捞起带回来的,神话已经残缺不全?!?br />
    杜迪安皱起眉头,“第一任壁主能从海里捞取东西?”

    波兰点头,道:“第一任壁主得到神国恩赐,具有超凡力量,从大海里捞取东西只是小意思?!?br />
    “神国恩赐?”杜迪安又听到一个陌生字眼,而且不是形容词,他心中一跳,道:“神国?”

    波兰见杜迪安吃惊的表情,心中反而诧异,随即感到一丝奇怪,这在内壁区并不算多大的秘密,至少对拓荒者而言并不陌生,但看杜迪安的样子似乎全然不知,他心中思索了一下,道:“神国是众神国度,传说是战神一族开创的乐土,里面和平安宁,没有战争,没有瘟疫和灾祸,所有的魔物都不敢侵犯?!?br />
    杜迪安听得冷汗溢出,紧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说的是虚构的神话,还是确有其事?神国在哪?”

    “在壁外,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辈ɡ佳壑新冻鲆凰肯蛲?,道:“据陛下说过,那里的生活跟我们这里截然不同,人们和睦相处,吃喝无忧,无需亲自下地种植,而且在那里矿产丰富,金子随处可见,陛下还说,在那里有让人永生的神棺……”

    他痴迷般地说着,浑然没注意到杜迪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等波兰说完,杜迪安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表情,只是心情复杂,不知该高兴,还是苦恼,他没想到除了巨壁外,居然还有「神国」这样的人类聚集地,他本以为推翻了内壁区,就已然能统治如今幸存的所有人类,但如今,这却只是一部分。

    “你说神国很远,那陛下怎么知道神国的事,他去过?”杜迪安抬头直视着波兰。

    波兰淡然一笑,道:“陛下当然去过,而且去过多次,也只有陛下才能够随意前往?!?br />
    “他怎么去的?”杜迪安盯着他,距离壁外越远,盘踞的魔物就越强,尤其是荒区深处,传奇魔物都会被击杀,游荡着恐怖的东西,难道说,这巨壁的壁主力量强到远远超过拓荒者?

    “当然是神国使者前来迎接过去的?!辈ɡ忌糁型缸乓还上勰胶妥院?,扫了杜迪安一眼,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飞龙,那上面便骑乘着神国使者,通常十年,或是五年,便会来我们这里一次?!?br />
    飞龙?杜迪安感觉有些熟悉,忽然间怔住。

    他记得自己曾经无意间抬头,看见天空中一道黑影飞翔过巨壁的上空,当时有人言那是飞龙,他没有在意,只觉得有些奇怪,这飞龙掠过巨壁,居然不吃壁内的生灵,现在听波兰这么一说,心中顿时醒悟,原来当时看到的那只飞龙背上,竟有人骑乘,难怪没有降落下来袭击人类。

    “骑乘飞龙,横跨荒区……”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向波兰道:“把你知道的神国所有事情,全都告诉我!”

    波兰看出杜迪安眼底深处的一丝恐惧,他心情顿时感到几分舒畅,但没有表露出来,道:“我只是一个搞实验的,知道的也不多,我只知道,历代壁主都是有神国指派的,而我们魔物研究所,其实也是神国的势力,不归属陛下掌管,而且陛下还要无条件的配合我们做实验?!?br />
    “壁主是神国指派?”杜迪安再次一惊,这是什么概念?这岂不是说,神国完全凌驾于巨壁之上?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神国中具有能轻易碾压巨壁的力量!

    他感到一丝颤栗,这也验证了,拓荒者并非进化的终点,在这之上,应该还有更强的存在,而那种存在就居住在神国中!

    “壁主都是神国指派的,我们整个巨壁,岂不是神国的一座城?”杜迪安目光闪动,心中感到一股难以喘息的压力扑面而来,刚听到「神国」二字时,他还以为是跟希尔维亚巨壁一样的巨壁聚集地,只是名字不同,起的更高大上一点,但从壁主由神国指派来看,这名字似乎并非是为了装逼而起的,而是真的具有「国」的作用!

    从波兰说的话中可以看出,巨壁跟神国的地位,就像市长和国王的区别!

    而且,一个神国使者就能请出壁主,让壁主孤身进入神国,这一点就说明巨壁本身就是神国的附属地!

    他忽然感觉,眼前的世界,笼罩在壁外的朦胧迷雾被一下子撕开,露出了一个峥嵘的庞然巨物,盘踞在自己面前,威势无双,不可逼视,而他苦苦挣扎奋斗,兢兢业业经营推翻的巨壁,仅仅是这庞然巨物的一个附属,自己要面临的,并不单单只是内壁区!

    一旦推翻了内壁区,得到统治权,就等于跟神国开战!

    那时面临的,就是神国的制裁!

    他脸色微微发白,感觉空气忽然很闷,透不过气,如果说之前他就知道神国的话,就不会这么快发动战争了,而是会继续经营,以漫长的时间为代价,将内壁区完全蚕食,当一个黑暗中的魔王,掌管巨壁,到时只需推出一个傀儡当壁主就行。

    但现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

    他心思飞速转动,忽然间想到波兰说的话,飞龙每十年或五年来一次,他记得,距离上次看见飞龙到现在,似乎不过一年时光,也就是说,按最短的时间来算,飞龙下一次来到巨壁,也是四年以后!

    如果运气好的话,飞龙十年才来一次,那么他就还有九年的时间可以谋划!

    “还不算绝路……”他心中喃喃自语一声,心中稍松了一口气,但仍感到时间紧迫,即便是九年来一次,也难保自己能在九年内,找到跟神国对抗的方法,毕竟,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一转眼就已经十年了,这十年自己也只是从一个低贱的贫民,爬到现如今的地位。

    而这个过程中,他已经数次陷入绝境,只是侥幸死里逃生了。

    而且能有今天的作为,有很大一部分功劳是超级芯片带来的,只是不知道在对抗神国时,里面的知识还有没有用。

    “如果能在九年内制作出核弹的话……”他心中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很快便感到一丝寒气,先不说能不能制造出来,即便造出了核弹,想要抹掉这份威胁,代价却很可能是将整个神国埋葬,那里面生活着的人类数量,应该比巨壁中的人数更多!

    他想到沉睡前父亲的话,利用超级芯片,带领幸存者找寻生路,繁衍下去。

    但如今,他做的种种事情,却似乎越来越偏离父亲的嘱咐,他内心不愿违背自己最敬爱之人的嘱托,可是不这么做,他就会死。甚至当刚才那个想法冒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才是如今这个世界最大的害虫,最大的破坏者,或许自己死去,对这个世界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他心有所感,转头望向身旁的海利莎,黑色眼眸中的一丝迷惘顿时消散,露出温柔怜爱之色,心中暗想,就算我死了,也要在临死前,让你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