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和波兰穿梭街道,返回外壁区,沿途看见大量行尸游荡在各个街道上,整座城市充满荒废破落的迹象,在一些房屋里躲着瑟瑟发抖的幸存者,似乎在祈祷着救援。但从街上的情况来看,军队的清扫迟迟没有展开,或者说,军队去了另外的地方。

    通过来时看到的情况,杜迪安猜测,军队此刻多半正维护着贵族撤退。

    由此可见,内壁区的情况跟外壁区相差不大,贵族占据绝对的高度,而平民的生死如草木一样廉价。

    杜迪安没有出手相救这些幸存者,也没有丝毫同情,善者为羊,恶者为狼,是狼是羊都是自己选择的,而且对于这种现象,他早有预料,只是现实比他想象的还要残酷,不过他更乐于见到这样的情况,这也将成为他手里的一枚起爆的棋子,为他的复仇铺路!

    杜迪安找到一匹无人的马匹给波兰乘骑,他自己则拎着神浆,抱着那团名为「黑狱」的黑色黏液生物飞速疾奔,等来到巨壁时,天边已有微光,黎明将至。

    这个夜晚对内壁区的人而言,注定极其漫长。

    “你是外壁区的人?”波兰看见杜迪安站在巨壁前,忽然惊觉道。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道:“有什么问题吗?”

    波兰脸色变化,低头不语,心中却翻起巨浪,在他心中,外壁区向来都是被统治的贫瘠地区,而且有他们魔物研究所供给的限制,能达到高级狩猎者程度就已经不错了,可看杜迪安的力量,非但不是高级狩猎者,甚至能够将拓荒者击退,这绝不是简单的外壁区人能办到的!

    他心思转动,知道自己卷入了一个巨大阴谋中,杜迪安很可能跟内壁区的某个大势力有交易。

    杜迪安没有理会他的小心思,将他飞上巨壁后,返回地面,将神浆拎起飞回巨壁,然后带着他沿着巨壁通道来到外壁区,一个小时后,他带着波兰回到了乌托山上,此刻黎明后的第一缕曙光从巨壁的边缘照耀而来,正落在神殿的广场上,拂过杜迪安的身体,带来丝丝暖意。

    “少爷,您回来了?!迸狄了故睾蛟谏竦蠲趴?,彻夜未眠,看见杜迪安回来第一个迎了上来。

    杜迪安微微点头,带着波兰进入神殿。

    诺伊斯捧来一枚热茶递给杜迪安,“少爷,您辛苦了,没受伤吧?”

    “没有?!倍诺习捕似鹑炔韬攘艘豢?,驱散了些许左手上的寒意,向波兰道:“制作狩魔器需要多久时间?”

    波兰看见这辉煌的大殿,心中暗暗凛然,他虽然不闻外壁区的事情,但从上山时所见的种种,便知道杜迪安在外壁区的势力非凡,而且不是见不得人的暗中势力,这说明杜迪安在外壁区的权势滔天,加上媲美拓荒者的力量,估计整个外壁区都已经囊括其手中。

    他猜不透杜迪安的目的,思索之下,道:“最快也需要一个月?!?br />
    “一个月?”杜迪安微微皱眉,“我等不了这么久,最多给你半个月!”

    波兰连道:“半个月绝对制作不出来的,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这里应该没有制作狩魔器的设备,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很紧张了?!?br />
    “只给你半个月时间?!倍诺习怖渖溃骸吧璞阜矫?,你不用担心,把你需要的东西跟我说,我会派人配合你的制作,半个月造不出来,你就没有必要喘气了?!?br />
    波兰看杜迪安如此霸道,气得瞪眼,“制作狩魔器过程繁杂,除非你能把我之前的同事请来协助,否则单靠我一个人,半个月时间绝对办不到的?!?br />
    “我会亲自协助你的,这件事不用再说?!倍诺习舶谑?,道:“你现在先把需要的材料和设备写一张清单,我让人去准备,另外把制作的过程跟我说一遍?!?br />
    波兰心中气恼,心想你协助我有什么用,反而给我添乱!但事已至此,他知道多说也无用,只能依着杜迪安,“制作狩魔器,首先需要这狩魔器的使用者主人截取体内一半寄生魂虫,这是狩魔器的关键,唯有如此才能让狩魔器代替身体的变异,而且狩魔器只有对应的主人才能使用,落入别人手里,只是普通兵器罢了?!?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他从海利莎口中了解过一些,截取一半寄生魂虫是制作狩魔器最危险的步骤,寄生魂虫进入身体后形成魔痕,如同人体心脏,是最大的弱点,而截取一半魔痕,等于斩断半颗心脏,一不小心就会丢掉小命,所以一般人制作狩魔器,都是在魔痕尚未殖入体内时进行。

    而这样的条件,只有狩魔家族,或是军部大佬能够办到,像海利莎的狩魔器就是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制作完成了,事先将寄生魂虫切断,只殖入半截到体内。

    这种苛刻的条件,对于很多通过自身机遇进化成拓荒者的人而言,是一道巨大门槛,毕竟,截取魔痕是有生命危险的,轻则残废,重则死亡,并非所有拓荒者都敢于截取魔痕制作狩魔器,因此大多数拓荒者都选择舍弃自己的身体,无法顾及形象。

    而这样的拓荒者,大多数都会派到壁外,镇守荒区,以免惊吓到民众。

    “单靠我一人的话,截取魔痕的过程会比较危险?!辈ɡ伎醇诺习财骄驳谋砬?,以为他不清楚这其中的危险,讲解道:“死亡几率至少在五成,七成可能会造成残废,如果你这里有研究所里最先进的设备,再找来两位博士的话,成功的把握就会大很多了,最多只有两成的失败几率?!?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两成几率,也不低了,不是谁都敢于这么冒险。

    “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么?”杜迪安望着他。

    波兰微怔,眼中闪过一丝吃惊,没想到杜迪安知道的这么多,他犹豫一下,道:“的确,还有另外一种办法代替,就是找到同类的寄生魂虫,截取一半制作狩魔器,另一半当养分融入到体内的魔痕中,再取一滴魔痕鲜血,就能完成,但是……”

    杜迪安见他没有撒谎,微微点头,这个办法是海利莎告诉他的,不过这方法鲜少使用,几乎是被遗忘的一个方法。

    要知道,一般进化到界限者才需要狩魔器,而制作狩魔器需要的财力和人脉关系极其庞大,即便是龙族,也只有核心族人,以及资质极其出众的人,才有可能得到家族栽培,给予狩魔器,普通的成员根本没资格申请得到。而核心族人的话,大多数从小就会申请制作狩魔器,也就不需要从体内截取魔痕了。

    因此,除了这一类人外,其他关系不够硬的人想要制作狩魔器,大多数是提升到拓荒者后,得到丰富的财力,才会去申请制作。

    而普通人成为拓荒者,几乎注定了魔痕非凡,都是极其稀有的魔痕,甚至是传奇魔痕,这样的魔痕能得到一个就不错了,想找到同类的寄生魂虫难上加难,不过也不排除一些运气逆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