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可以说了么?”杜迪安收回了搭在他肩上的手,静静地看着他,“神之赐福怎么来的?”

    波兰微微喘息,感觉到无比的压力,虽然神之赐福和神浆在内壁区早已是常见的东西,当然,这是指对各大势力高层而言,但在他们魔物研究所内,这却是最顶级的机密之一!所有的神之赐福,以及神浆,全都出自魔物研究所,换而言之,各个势力对魔物研究所全都得仰之鼻息!

    这种垄断,也让魔物研究所超然物外,成为修道院,狩魔家族全都敬畏的存在,不敢招惹半分!

    如果不是历代陛下的规矩,魔物研究所甚至能完全阻断各个家族势力的神浆供给,让超乎常人的力量成为魔物研究所的独有,借此镇压整个巨壁!

    但之所以没这么做,里面还有太多复杂的原因,牵扯极广。

    不管怎样,神浆都是魔物研究所不可外泄的机密!

    “是从魔物身上提炼出来的么?”杜迪安瞧着他脸上时不时露出的犹豫之色,道:“我只让你说出来源,不是让你说出制作过程,你小命都难保,还在害怕什么?”

    听到这话,波兰心中醒悟过来,的确,制作过程繁杂,不可能一一赘述,至于来源的话,却不再是什么大秘密了,毕竟这东西已经出来两百多年了,虽然其他势力摸不透是怎么制作的,但制作此物需要的材料却是实打实的存在,从这些材料很容易猜出神浆的来源。

    “神浆来自「灵魂结晶」和「寄生魂虫」,严格来说,应该是「寄生神虫」!”波兰沉默片刻,缓缓道:“「灵魂结晶」取自行尸大脑,早在两百多年前,巨壁内曾爆发过一次尸疫,也是这次尸疫,巨壁中建造起了叹息之墙,将当时尸疫爆发的区域割断,大部分贵族和富人率先迁徙到中心地带?!?br />
    “而在解决尸疫的过程中,我们意外发现行尸大脑里的蓝色结晶,能够让人体质增强,但这种增强是不稳定的,容易失控,甚至让身体冰晶化?!?br />
    “后来,在数十年的钻研中,我们终于掌握了解析「灵魂结晶」的方法,于是制作出了神之赐福,以及后来的浓缩版「神浆」?!?br />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没想到叹息之墙是如此来的,而神之赐福的来源,跟他猜测的也差不多,从灵魂结晶中提取出的能量。

    “你说的「寄生神虫」又是什么?”杜迪安问道,这东西他之前也接触过,比如划清狩猎区的界限,就是用神虫粉,而在荒区的边缘,也有神虫粉切割的界限。

    “这是最早发现是寄生魂虫?!辈ɡ佳壑杏幸凰棵岳?,道:“我也没有亲眼见过原始寄生神虫,据说寄生神虫不寄居在生物体内也能长久存活,生存力极强,即便是在密封的罐子里,也不会窒息而死,甚至丢到岩浆中,都能在里面游泳嬉戏,甚至将其身体切成无数断,磨成粉末,都会再次组合在一起!”

    杜迪安怔住,这么顽强?

    这岂不是说,这原始寄生神虫不需要空气也能存活?而且具有超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再生能力,以及细胞的分裂能力,而且居然还能耐得住高温!

    要知道,高温杀菌在旧时代是普遍的知识,没有任何细菌和生物,能够抵抗高温!如果有,那一定是温度还不够高!而且从旧时代开始,人类的知识中,大自然的一切都惧怕火焰,无论是多么凶残的猛兽,都会躲避猛火,由此可见火焰具有多强的破坏性了!

    “你说的原始寄生神虫这么顽强,那神虫粉又是怎么来的?”杜迪安问道。

    波兰看了他一眼,道:“神虫粉是寄生神虫制作的,这寄生神虫跟原始寄生神虫差别很大,无论是个头体积还是生存性,据说,目前的所有寄生神虫,都是原始寄生神虫死后的尸体化作的,然后一代代繁衍而来,寄生神虫的繁衍速度很快,只要几只装在一起,过一个月,就会长出数百只!”

    杜迪安怔住,心中忽然感到一丝凉气,道:“这么说,现在制作神浆用的寄生神虫,都来源于原始寄生神虫?那原始寄生神虫是怎么死的?”

    “这就不知道了,时间太久了,估计陛下知道吧?!辈ɡ家⊥?。

    杜迪安看了他两眼,确认他不像说话,这才放过,只是心中感到一丝诡秘和不安。

    “这边走?!辈ɡ继忠?。

    杜迪安正在思绪中,听他忽然开口,不禁皱眉,看了一眼旁边的房间,立刻停下,推开房门进去,却见里面摆满了各种冷冻的器官,有人类的,也有魔物的,他看见其中一些被整个密封的婴儿,微微皱眉,转身退出了房间,看见波兰脸色不太好看,冷哼了一声。

    波兰脸上略微尴尬,道:“这都是实验需要,有牺牲才有进步,希望您理解?!?br />
    “如果这些孩子是你的亲人,你还能理解么?”杜迪安反问了一句。

    波兰微微张嘴,苦笑一声,说不出话来。

    杜迪安先前的思绪被他打乱,此刻也懒得再多想,等日后将巨壁完全统治,兴许一切都会得到解答,他边走边问道:“你们这里有储存的神浆么?”

    波兰微微张嘴,不知该说是有还是没有。

    但这片刻的犹豫,他知道已经没办法隐瞒了,暗自苦笑一声,道:“有的?!?br />
    “有多少?!?br />
    “这些东西不归我管,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都储存在哪,我可以带你去?!辈ɡ妓档?。

    “那就快点?!倍诺习菜档?。

    波兰目光微动,带着杜迪安来到地下,深入到第六层后,忽然一拍脑袋,道:“我记错了,应该在第五层?!彼低?,又返身往上。

    杜迪安冷眼瞧着,没说什么,跟着他返回第五层。

    波兰来到一个紧闭的厚重金属门前,苦笑道:“没钥匙,这下估计……”

    嘭地一声,杜迪安一脚将门踹开,走了进去,目光一扫,顿时看见这里全是一个个金属柜子,有点像银行里的储蓄柜,里面的空气较冷,而散发冷气的却不是空调,而是几堆冰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