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转身飞快冲去,将走廊尽头另外三个慌张逃跑的人拦住,这三人穿着跟先前的中年人一样的白大褂,其中一人手里还戴着薄薄的防尘手套,他一脚踢在旁边的墙壁上,嘭地一声,墙壁被踹出一个窟窿,凶猛的力量顿时让三人吓得不敢妄动,脸色发白。

    “你们谁是博士?”杜迪安冷声道。

    三人面面相觑,摸不清杜迪安的目的,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杜迪安扫了一眼三人胸口的工作牌,并没有看见博士职称,道:“博士在哪,说的人可以活,不说的死!”

    “我,我们这里是魔物研究所,你,你是什么人?!”中间一人壮着胆子质问杜迪安,但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有些力不从心。

    嘭地一声,回答他的是杜迪安的一拳,砸在他的脑袋上,瞬间头骨破碎,脑浆爆裂,而身体却只是微微晃动一下,便斜倒下去,无头身体靠在左侧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肩上,喷涌的鲜血溅湿了他的大褂,软软地滑倒在地上。

    左右二人吓得身体一阵哆嗦,几乎不敢喘气,惊恐地看着杜迪安,右侧那人马上反应过来,忙道:“我说,我说,别杀我,博士在下面第八层,不要杀我……”

    左侧那人也惊醒过来,急忙道:“博士就在下面,不关我们的事,别杀我……”

    杜迪安转身一脚横扫踢在他腰上,将他的身体踢得撞在旁边的墙壁上,墙壁裂开,这中年人的身体镶嵌在碎裂的墙上,腹部脏器在巨力挤压下,鲜血上涌,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杜迪安没有理会右边这人,飞速跑回到海利莎身影,牵着他抬脚狠狠跺向地面,轰地一声,走廊裂开,他和海利莎一同掉落到地下七层。

    在地下七层的走廊和各个房间里慌张地跑出身穿白褂的研究人员,此外从走廊的尽头跑来四五个身披战甲的侍从,从慌张逃跑的人群中逆行,朝杜迪安奔赴过来。

    杜迪安没有理会,随手抓住旁边一个秃顶中年人,“博士在哪?”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中年人被杜迪安揪住,满脸惊恐。

    杜迪安懒得废话,抡起他的身体朝那跑来的侍从甩去,再次脚掌一跺,地板裂开,他和海利莎掉落到地下八层,这里的走廊上走动着两三个身穿白褂的身影,行色匆忙,但并不慌张,听见陡然响起的破裂声,全都回头望了过来,顿时看见降落下来的杜迪安和海利莎。

    三人看得脸色一变,急忙向前跑去。

    杜迪安身影一晃,飞速追赶上去,拦住三人,道:“谁是博士?”说的同时,目光扫过三人胸口的工作牌,发现其中一人没戴工作牌,看上去有点领导的气质。

    听到杜迪安的话,旁边两人脸色微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中间的人,但又很快收回目光,其中一人挺起胸膛,色厉内茬地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袭击我们魔物研究所,难道不怕陛下将你们诛杀吗?!”

    “同样的话,你的同事已经说过一遍了,现在他已经死了?!倍诺习材抗饴湓谥屑湔飧隹瓷先チ笥业睦先松砩?,道:“你就是博士?”

    老人脸色微变,道:“我只是一个助手,不是什么博士?!?br />
    杜迪安冷哼一声,陡然一脚踢在旁边说话那人的膝盖上,嘭地一声,这人的膝盖顿时折断,碎骨刺穿膝盖后面的皮肤,身体趴到在地,痛叫出声。

    旁边二人没想到杜迪安忽然出手,急忙抬手想要阻拦,但又不敢。

    杜迪安揪住这人的头发,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道:“谁是博士?”

    这人满脸痛苦,不停惨叫,浑然没理会杜迪安的话。

    杜迪安手指用力,指甲深深刺入他的肩膀中,在他的血肉里扣动,重复道:“谁是博士?”

    这人大声惨叫,痛不欲生。

    杜迪安猛地用力,将他的胳膊撕扯下来,鲜血喷涌,溅射到中间的老人裤子上,在醋重复道:“谁是博士?”

    这人痛得满头冷汗,惊恐地睁开眼睛,望着面前杜迪安平静的脸庞,如同看着一只恶魔,颤声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杜迪安手指划过他的胸口,锋利的指甲轻易割破他身上毫无防护作用的工作服,露出胸口的皮肤,指甲掠过,如刀锋般割破一道血痕,他手指抓着血痕边缘撕扯,生生活出一半的血皮,撕裂的剧痛让这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全身抽搐,痛得几乎要昏迷过去。

    “谁是博士?”杜迪安依然重复道。

    这人已经痛得听不清杜迪安的话了,中间的老人看见如此血腥的一幕,脸色难看,道:“住手,我就是博士,你要做什么?”

    “你是?”杜迪安停手,瞧着他,从打扮和气质来看,他的确有所猜测和怀疑,但他就这么承认了,却未必就能信他的话,他心中一动,道:“带我去你们的人事档案管理处,我要看你们的身份资料?!?br />
    老人脸色一变,有些迟疑。

    杜迪安见他神色有异,微微眯眼,向右边吓得两腿发抖的青年道:“如果不想学他,你来带路?!彼底?,将手里已经折磨得半死不活的人松开。

    青年全身微微发颤,闻言看了一眼旁边的老人,犹豫了一下,向杜迪安道:“我这就带你去,别伤害我?!彼低?,做出引路姿势,在前面带路。

    杜迪安揪住老人,道:“你也跟上?!?br />
    老人脸色难看,不敢反抗,跟在青年后面。

    档案资料在地下三层,杜迪安一手牵着海利莎,一边带着二人顺着楼梯上到地下三层,沿途遇见各层驻守的侍从前来拦截时,被他随手斩杀,这些侍从比外面的八个高级界限者还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随着侍从的死亡,被杜迪安挟持的二人脸上越来越绝望。

    很快,到了地下三层,青年找到档案室,道:“这门的密码我不知道……”话没说完,嘭地一声,杜迪安一脚踹在门上,将这厚重的金属门直接踹开。

    “现在知道了?!倍诺习沧吡私?,目光一扫,看见房间里的架子上有不少文件档案,他向青年道:“把博士的档案找来,给你两分钟?!?br />
    青年脸色发白,知道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急忙跑到架子前,翻找档案,将所有档案翻得七零八落,很快,他从里面找出了一份密封档案,他松了口气,将档案交给杜迪安,“这就是波兰博士的档案资料?!?br />
    杜迪安拆开,扫了两眼,上面并没有画像,但记录着身体信息,年龄七十二,身高一六七,来自贵族波米家族……

    他飞速看完,转身瞧了一眼那老人,脸色微冷,道:“你不是波兰博士,真正的博士在哪?!”

    老人紧张得手指攥紧,咬牙道:“我不会说的,你休想找到波兰博士!”

    杜迪安眼中寒光一闪,漆黑的瞳仁中微微收缩,眼前的世界立刻清晰起来,地下研究所内的各层跑动的热源反应尽收眼帘,很快,他看见大多数人研究所的人都逃到了地上,但其中有三个微热的热源身影周围拥蹙着四个炽热的身影,向着另外一处方向跑去。

    “想要金蝉脱壳!”杜迪安冷哼一声,将手里的档案攥紧甩出,压紧的纸团击在老人的喉管上,瞬间响起骨碎的声音。老人张大嘴巴,像窒息般惊恐地看着杜迪安,向后踉跄退去。

    旁边的青年瑟瑟发抖,不敢搀扶。

    杜迪安牵着海利莎飞速追赶向地外。

    “博士,快,快!”矮个青年望着后面气喘吁吁的波兰博士,焦急如焚。

    波兰博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通红,满头大汗,道:“不行了,歇会儿,我脚痛……”

    矮个青年急得跳脚,立刻跑上来道:“博士,我来背你吧,再不快点他们要追上来了?!?br />
    “没这么快的,我已经让杰夫伪装我了,他们要是找我的话,杰夫会顶替我的?!辈ɡ疾┦客A讼吕?,大口喘气,道:“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么,袭击我们魔物研究所想做什么?难道是为了「黑狱」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