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魁梧青年的一声令下,另外七人的身体迅速发生变化,全都毫无保留的进入魔痕状态,有的背脊上凸出几道藤鞭一样的软体组织,有的嘴巴裂开,露出满口暴牙,还有的眼瞳化作血色,在朦胧月色中乍一看去,仿佛一群鬼怪魔物,如果有普通人看到这一幕,多半会当场吓晕过去。

    杜迪安也没有保留,激发出体内的魔痕力量,全身白色骨骼覆盖,像人形骷髅,跟面前其他身体变化得狰狞可怖的人相比,他的变化算是最“正?!钡囊桓隽?。

    嗖!

    杜迪安没有退缩,迎面冲向那个准备跑回建筑中的矮个青年。

    魁梧青年大吼一声,挥刀斩向杜迪安,他体外一片淡金色鳞片,背脊上有几根尖刺,像是凸起的脊梁,在战刀挥出时,从他后面飞速射来两道黑鞭,是另一个女人出手。

    杜迪安眼中冷光一闪,龙刺篇的格斗术瞬间掠过脑海,他身体一晃,躲过魁梧i青年的攻击,同时飞速出手,将从上面袭来的两道黑鞭握住,入手滑腻,像是怪物的舌头。他心中一喝,覆盖在手掌上的白骨蓦然凸起细密的尖刺,扎入软组织黑鞭中,将其牢牢握住,反手一拽!

    连接着软组织黑鞭的女人痛哼一声,身体向杜迪安扑来,同时背后的另外几根黑鞭像乱舞的毒蛇,一起射向杜迪安。

    杜迪安刚要出手,从侧面忽然袭来一阵寒风,却是另一个中年人持枪刺来,这中年人的魔痕状态极其狰狞,嘴巴裂到耳根,满嘴暴牙,柔软的舌头上也覆盖着细密的牙齿倒刺,一旦被咬住,非得被撕下一块肉皮不可。

    杜迪安顾不得继续攻击这女人,手掌上的白骨上猛地凸起两根利刃,将紧握的两根软组织黑鞭切断,反身躲过中年人的枪刺,转身一拳轰在他扑来的脸上。

    中年人被一拳砸中,身体踉跄着倒退数步,脸上破出一个血窟窿,反观杜迪安的拳头上,一根尖锐的骨刺凸起,滴着鲜血。

    嗖!

    一道冷风骤然刺向面部。

    杜迪安脸色微变,急忙偏头,一根冰冷的箭矢从脸颊边擦过,带动的劲风割得肌肤有一丝疼痛。

    他目光一扫,只见那矮个青年已经趁机钻入到建筑中,心中一沉,知道想要阻止已经不可能了,以一敌八本身就吃力,而对方钻入建筑去报信只需要短短数秒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剩下的七人足以将他拖??!

    “该死!”他眼底寒光闪现,体内龙血术蓦然鼓动,全身鲜血沸腾,一个箭步极速踏出,向左侧一个包抄过来的青年扑去。

    这青年忙举兵器格挡,但杜迪安的身体只是一晃,便陡然一个反向回扑,冲向背后赶过来准备支援的中年人面前,一拳砸向他的脸部。

    这中年人猝不及防,但反应极快,吓得急忙后退,脸色发白。

    他的脖子后仰着躲过杜迪安的拳头,但下一刻,眼珠陡然瞪得滚圆。

    在他的喉咙上,一道血色溅出,割断了喉管和动脉。

    杜迪安拳头上不知何时凸起一根极其细长的尖刺,见攻击得手,他立刻扑上,准备乘胜追击,将其斩杀。

    “找死??!”正面牵制杜迪安的魁梧青年见杜迪安将他无视,怒吼一声,挥刀猛地冲来,声势凶猛,全身破绽,浑然没有考虑防守的意思。

    望着他舍命扑击,杜迪安不得不收手,身体一矮,躲过他的凌厉刀法,一拳轰在他的胸口,拳头背面的尖刺狠狠撞上,顿时感觉像砸在一面铁壁墙上,竟有种生疼的感觉,不过拳头上的尖刺还是破开了这坚韧的东西,刺了进去。

    魁梧青年挥刀怒劈而下,将杜迪安避开,低头望去,胸口的盔甲破了一个窟窿,从里面渗透出鲜血。

    他又惊又怒,眼中却有些忌惮,他的魔痕是稀有魔物「龙钢者」魔痕,配合这身盔甲,同阶的人几乎难以伤到他半分,但杜迪安的攻击却超出他的想象。

    “全身白骨,这是什么魔痕,这人是谁?!”魁梧青年望着被四人缠斗包围却依然顽抗的杜迪安,脸色难看,从对方的出手来看,并不是拓荒者,但身法巧妙,攻击又尖锐,全身的白骨防御力甚至不逊色他,即便不慎被刺中,也没有受伤,只受到一些撞击力量。

    “茉莉,快用你的毒气!”魁梧青年转身吼道。

    站在后面没有出手的女人闻言,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飞快积攒里面,她的身体变化是八人中最小的,但如果月光明亮的话,就会看见,她全身的肤色变成了碧绿色,脸上爬满奇异的花纹,这些花纹像树木的花纹,凸显出淡淡的纹理疙瘩,又像是一条条毒蟒缠绕全身,恐怖程度完全不逊色其他人。

    她微微吸气,原本丰满的胸口此刻鼓胀得更大了,像牛蛙一样。

    就在她准备张口时,陡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她瞳孔一缩,还没来得及看清,便感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噗!

    海利莎手指尖锐,从茉莉的额头上径直刺入到她的大脑中,像是脱缰的猛兽,狰狞嘶吼一声,手指用力,将茉莉的整个头盖骨瞬间握碎!

    茉莉的身体抽搐着软倒下去,脑袋里流着鲜血。随着海利莎收回手,她的头盖骨连带着头皮和头发,全都被掀下,只有已经血肉模糊的脑浆在汩汩流出。

    站在不远处的魁梧青年看见这一幕,满脸骇然,惊叫道:“住手??!”

    海利莎刚要扑下去啃吃茉莉的身体,听到背后魁梧青年的叫声,猛地回头,遮在她脸颊上的面纱在她的极速行动中已经被风刮掉,露出一张绝世倾城的脸孔,但此刻这脸上的表情却极其狰狞,纯黑的眼眶像是散发着无尽邪恶的黑洞,将所有生命吞噬。

    魁梧青年看见她的面容,顿时惊呆,心跳都似乎停止。

    吼!

    海利莎低吼一声,猛地扑了过去。

    快如幻影,魁梧青年几乎来不及反应,身体就被推到在地,脑袋重重磕在地上,撞得草地上溅起一片泥土,下一刻剧痛从他颈脖上传来。

    等魁梧青年回过神来时,脖子已经被撕咬出一大片血肉。

    等海利莎准备再次啃吃时,旁边一声怒吼传来,却见那背部变异出软组织黑鞭的女人满脸愤怒,控制着背上的软组织黑鞭蜂拥而至,像一根根黑色利箭,刺向海利莎的后背。

    海利莎龇牙咧嘴,从魁梧青年的身上跳起,径直朝这女人扑去。

    这女人控制的软组织黑鞭抽打在海利莎的身上,却没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将肩膀上的衣物给拍碎。而海利莎像怒兽般径直扑到了她面前,将她按在了地上,张口撕咬在她脸上,很快咬下一大片血肉。

    围攻杜迪安的几人注意到后面的异变,一时间有些懵。

    杜迪安趁中年人分心时,猛地加速扑去,飞速出手,按在了他握枪的一只手上,覆盖在他手掌上的白骨上凸起的尖刺狠狠扎入中年人的手背上,疼痛让中年人惨叫一声,手掌本能地松了几分,想要缩手,杜迪安趁着机会,膝盖一顶枪杆,握着他的手背扭转向上,噗地一声,长枪由下而上刺出,从中年人的下巴处贯穿了进去。

    其他几人不料转眼又折损一个同伴,惊怒交加,向杜迪安猛攻过来。

    杜迪安立刻后退,在三人的包围圈里左右躲闪。

    海利莎将软组织黑鞭女人咬死后,立刻被围攻杜迪安的三人吸引,低吼着飞速扑来。

    其中一人猝不及防,被海利莎从后面抱住,咬住了脖子,顿时惨叫着反手拍打,想要挣开海利莎,但海利莎的牙口完全不逊**物,咬住后一撕,便是一大块血肉落下。

    这凶残的一幕让剩下二人心生胆怯,杜迪安趁他们出手速度减缓时,猛地突进扑中一人,跟他缠斗在一起。

    另外一人想要赶去支援,但又看见旁边的同伴被海利莎活活撕咬的惨叫模样,不禁吓得脸色苍白,在一秒不到的犹豫时间里,他立刻转身就跑,冲回到建筑中。

    一对一的情况下,杜迪安很快将按住的这个青年击杀,这时候他的魔痕能力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既能攻击,又能防御,在体质相等的群战中完全不虚。

    杜迪安望着海利莎趴在尸体上撕咬的模样,连忙上前将她拉开,摇晃铃铛,将她控制住,然后带着她一起冲入建筑中。

    通过视觉的热源捕捉,他早已看见,钻入建筑里的矮个青年和先前逃跑的一人,都冲向了建筑下面的地下室中,而在这地下室里的工作人员,此刻也都不断走向地下深处,显然已经收到了警报通知。

    杜迪安目光一扫,很快找到一处没有关闭的地板,下面是楼梯,估计是那个最后逃跑的人走的匆忙,忘记了关闭通道。

    他立刻牵着海利莎沿着楼梯走了下去,很快便来到一处灯火明亮的通道中,这里已经是地下一层,根据他先前捕捉到的热源身影,这地下建筑总共有八层,不过在第八层因相隔较远,热源身影已经非常微弱模糊,甚至难以看成人形,他也不确定还有没有第九层,或更深的层次。

    这第一层通道墙壁全是土黄色,配合着油灯的昏黄光芒,有点像密室。他顺着楼道走去,将沿途的一些房门踹开,这些房间里早已没人,但里面有各种类似医院手术室的房间,有的房间里的架子上堆满了奇奇怪怪的瓶罐,有些瓶罐里密封着小孩手掌。

    其中还有刚出生的婴儿脑袋,看上去眼睛都没睁开,眼皮被浸泡得近乎透明。

    除了人体组织外,杜迪安还看见许多奇奇怪怪的魔物组织,有拳头大的眼球,也有小老虎一样毛茸茸的可爱小爪,看上去像是外壁区某些邪恶炼金术士的实验密室。

    杜迪安沿着通道走到尽头,这里有楼道,他走向地下二层。

    他将沿途的房门踹开,其中一个类似手术室的房间里,在金属质的台子上还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全身一丝不挂,但令人骇然的是,她肩膀到腹部这一整块的胸口肌肤全都不见了,血肉模糊,上面还插着一些黑色管子,疏导着从台子旁一个血红玻璃罐的液体。

    杜迪安看得眉头微皱,这女人多半是被魔物研究所捉来当实验材料的人。

    海利莎闻到血腥味,鼻子微微抽动,露出一丝狰狞。

    杜迪安将门上的把柄拧断,随手一甩,击穿这女人的脑袋,然后牵着海利莎转身离开,对这女人来说,死亡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即便将她释放,以那被实验过的身体多半也难以存活下去。

    杜迪安没有去看其他的房间,脚掌一跺,嘭地一声,击穿地面,跳落到地下三层。

    这地下三层的几个房间里有几个微弱热源,情况跟楼上的那个女人有些相似,其中两个热源的形状一大一小,大的有大象那么大,小的像小狗一样,形状也不是人形,多半是被实验的魔物。

    杜迪安继续跺脚,将地板踩踏,掉到地下五层。

    他低头向下望去,此刻在第六层还有不少人在准备撤退,行动匆忙慌张。

    他抬脚一跺,击穿地面,掉落在地下六层。

    一个身穿白褂的中年人从他面前匆忙跑过,被陡然掉落下来的杜迪安吓得一跳,跌倒在地,脸色发白。

    杜迪安扫了一眼他的穿着,胸口有一个工作牌,上面写着名字和职位:“卫生部主管?”他微微挑眉,走到中年人面前,道:“你什么职位,博士?”

    中年人看了看杜迪安,又看向旁边的海利莎,相较于杜迪安,海利莎的模样更让人恐惧,满脸沾着鲜血,两手也一片通红。他吞咽了一下喉咙,结巴地道:“我,我只是一个管理卫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去死吧?!倍诺习惨唤盘咴谒南掳蜕?,咔嚓一声,脚尖的力量顿时将他的下颚带得脱离口腔的血肉,飞了出去,中年人的舌头从脱落的下颚中滑落下来,垂在胸口,仰着脑袋,当场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