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看见军队中走出一个战甲锃亮的中年军官,肤色白皙,看上去保养的很好。他排众而出,望着吵吵闹闹的人群,大声道:“不想死的话,都给老子安静点!”

    人群中的怒骂声稍稍停歇,畏惧地看着他。

    中年军官向身边一个副官低语几句,这副官点头领会,高声道:“艾莉丝小姐,请出来一下?!?br />
    广场上众人面面相觑,忽然一处人群传来骚动,向周围退开,露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戴着白丝兜帽,打扮洋气高贵。在少女周围有两名骑士簇拥着,身姿笔挺,态度谦卑。

    中年军官看到这少女,眼眸一亮,立刻带着几名侍从,从防线外进入到广场中,一路上周围的人群纷纷让开,又惊又怒,又惧又怕,不敢阻拦。

    “艾莉丝小姐,您没受伤吧?”中年军官来到少女面前,将手放在胸口恭敬地行了一礼道。

    叫艾莉丝的女孩不耐烦地看着他,道:“什么事?有话快说!”

    中年军官非??推?,含笑道:“小姐,我们奉命来接您了,如今外面到处爆发尸疫,非常危险,请您跟我们回去吧?!?br />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平民眼中顿时涌出希望,推搡着伸手抓向中年军官,哀求道:“大人,带我们走吧,求求您,把我们带走吧!”

    中年军官身边的几名侍从立刻将这些骚动的平民挡住,其中一个侍从将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平民嫌弃地推开,力气用得较大,将其直接推翻了跟头,栽在地上,立刻被后面的人踩踏淹没。

    艾莉丝听到周围吵闹的声音,更加不耐烦,道:“我才不要回去,我还要去克里斯丁取我的晚礼服,今晚我有个宴会要参加,你告诉我父亲,就说等宴会开始时,我肯定回家!”

    中年军官苦笑,道:“小姐,如今外面到处爆发尸疫,实在太危险了,您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担待不起!”

    “那你们?;ず梦揖褪橇??!卑蛩柯辉诤醯氐溃骸拔颐茄忝钦庑┤?,又不是吃闲饭的,一个小小尸疫都搞不定,真没用!”

    中年军官心中无语,感到头疼,忽然他心中一动,赔笑道:“小姐,这尸疫规模太大,已经席卷全城,我来时就注意到了,所有商铺都关门了,包括克里斯丁也是,您就算现在去了,估计也取不到您的晚礼服了,反而还会遇上危险,要不,我帮您找找别的裁缝店,另外再买一套?”

    “别的店怎么能跟克里斯丁做出来的礼服相比?”艾莉丝鄙夷地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弱智,然后微微抬起下巴,道:“就算关门了也没事,我们家族是克里斯丁的贵宾,即便是关门了也会服务我,你别再啰嗦了,这里挤这么多人,臭死了,让开!”

    中年军官刚想再劝,忽然听到广场后面传来一片惊恐叫声,心里咯噔一下,忙抬头望去,顿时看见广场后面的人群大量地拥挤过来,而在后面的街道上,四五道人影飞速跑来,跑的姿势怪异,摇摇晃晃,两手像划水一样极大幅度地向前扑来。

    他脸色微变,立刻向面前的艾莉丝道:“小姐,多有得罪了,您必须跟我回去!”说完,伸手抓向她的手腕。

    艾莉丝没想到他敢用强,愤怒的尖叫道:“你想干嘛,混蛋,给我滚开!”

    在他周围的两名骑士立刻出手,拦住了中年军官,其中一人扼在了中年军官的手腕上,强悍的力道让中年军官感到一丝疼痛。

    他不禁愤怒地望着这两个脸色冷酷的骑士,“你们想死吗,要是艾莉丝小姐出了事,你们都得死!”

    两名骑士只是冷冷地盯着他,闻如未闻。

    中年军官惊怒无比,这时前方的人群忽然如排山倒海般推动过来,两名骑士和中年军官猝不及防,站立不稳。等中年军官反应过来时,忽然看见两名骑士?;ぷ诺陌蛩坎患?,他瞬间惊得脸色发白,全身冷汗狂涌而出,慌张地高声叫道:“艾莉丝小姐,艾莉丝小姐!”

    人群中一片惊恐尖叫声响起,将他的声音淹没。

    吼!

    咆哮声从人群后面响起,那几道从街道中追来的身影已经冲入到广场中,拦在那里的几名士兵完全不敌,早已倒在了血泊中,而附近的平民目睹这血腥一幕,立刻对军队失去了信心,慌张地四处逃窜,拼命地推搡着冲挤人群,使得整个广场上的人像波涛般摇晃。

    在惨叫声响起时,从后面的街道上跑来越来越多的行尸,张牙舞爪地扑向人群,以及守在人群外面的士兵。

    广场上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杜迪安看到这变化,微微皱眉,心中暗道一声愚蠢,居然聚集这么多人在一起,简直是给这些行尸当指路明灯,想不被吸引都难。

    他转身向另一处走去,没有出手的打算。

    等他离开时,广场方向的惨叫声越来越响亮,其中不乏一些绝望的哭泣声。

    他顺着通往魔物研究所的路线走到一处街道拐角,忽然看见侧面一个小道里蹿出一个身影,正是先前中年军官想要?;さ呐?,艾莉丝。

    艾莉丝刚跑出小道,险些撞到杜迪安身上,他看着停在小道出口的杜迪安,瞪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本小姐这么美的女人么,再看小心我挖出你的眼珠!”

    杜迪安冷漠地瞥了她一眼,收回目光,牵着海利莎继续向前。

    艾莉丝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的两名侍从骑士没有从广场中出来,而从那里传来的惨叫声,让她感到一丝惧意,不敢靠近。她目光四处扫了几眼,再次落在杜迪安身上,冲上前去叫道:“喂,看你这身装扮,应该有几下子吧,现在马上去给本小姐找一辆马车,送我去克里斯??!”

    杜迪安闻如未闻,牵着海利莎径直走去。

    艾莉丝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忽视了,气得羞怒无比,大声道:“臭贱民,给我站??!我是贵族,你想死吗,敢这样对我?!”

    杜迪安听得有些呱噪,头也不回地道:“滚远点?!?br />
    艾莉丝听得目瞪口呆,下一刻气得嘴都歪了,咬牙切齿地追到杜迪安面前,伸手拉住杜迪安衣角的战甲,愤怒地道:“给我道歉,不然我把你变成人狗奴,卖到外姓贵族手里,让你生不如死!”

    杜迪安反手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顿时将其身体打得踉跄几步,跌倒在地上。

    “愚蠢!”杜迪安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大步向前走去。

    艾莉丝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呆呆地坐在地上,脑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打了,而且还是被一个黑头发的贱民给打了!

    眼看着杜迪安就要走出街道,她眼中陡然露出强烈的怨毒之色,猛地从地上爬起,追了出去。

    刚冲出街道,她就看见侧面街道上几只摇摇晃晃的身影在走动,她知道,这是被尸疫感染的人,非常危险。但此刻,她已经不管不顾了,挥手向几个摇晃身影大叫,“过来,快过来!”

    几只行尸听到声音,立刻转头望了过来,眼中冒出绿光,锁定了艾莉丝的身影,飞速冲了过来。

    杜迪安看见这女孩居然自寻死路,微微一怔。

    但下一刻他的眼眸便冷了下来,只见这女孩等几只行尸跑近后,转身指着向另一条街道走去的杜迪安大叫道:“帮我杀了他,杀死他!”

    吼!

    几只行尸哪会听得懂她的话,嘶吼着露出满嘴獠牙,嘴巴裂到耳根,狰狞地扑向她。

    艾莉丝看见如此狰狞的模样,顿时惊呆,但下一刻却反应过来,脸色发白,身体发抖,颤声道:“你,你们想干什么,我让你们去杀他,不……”

    话没说完,就被一只行尸扑倒,咬在了肩膀上。

    其余几只行尸飞快跟上,将艾莉丝的身体按倒在地,拼命撕咬。

    “不,好痛啊……”

    “我,我是贵族,你们想找死吗……”

    “啊……”

    伴随着惊恐和绝望的惨叫,声音很快戛然而止,显然是被行尸给咬断了喉咙。

    杜迪安望着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眼中的冷意更深了几分,没有停留,顺着街道径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