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取出腰包里早已准备好的行尸粉末,涂抹在战甲衣上,浓郁的腐烂气味散发而出,掩盖住他自身的气味,他用龙血术控制体内的血流速率,降低热量,然后牵着海利莎径直向要塞走去。

    在要塞外游荡的行尸似乎感受到什么,慢慢停了下来。

    杜迪安望着他们惨白的脸庞,其中一些行尸的嘴巴上残留着大片血迹,此刻全都直勾勾地盯着他。

    杜迪安心中平静,他带来的行尸粉是最高级的,即便这些行尸的体质不同于常人,也能够蒙混过去。

    他就这样直接走了过去,这时,这些行尸陡然动了,却不是扑向杜迪安,而是避让开来,像是遇见什么恐惧的东西一样,躲到路两旁,身体瑟瑟发抖。

    杜迪安微怔,忽然,他想到一旁的海利莎,难道说,这些行尸在惧怕她?

    等他走到要塞前,从要塞前坠下一个士兵,身体狠狠砸在地面,喷出一口鲜血,在他的胳膊上被撕咬出一大块血痕,此刻已经重伤。

    他看见迎面走来的杜迪安和海利莎,吓得急忙爬起,刚要出手,忽然看见杜迪安肤色红润白皙,跟行尸的惨白完全不同,而且目光平静,并非充斥着暴戾的嗜血目光,他呆了一下,愕然道:“你,你是人类?!”

    他的目光慢慢转动,望着杜迪安后面瑟瑟发抖的尸化同伴,整个人呆住,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杜迪安推开他的身体,牵着杜迪安径直从他后面敞开的大门中进入,并没有理会这个受伤的士兵。在他进入要塞后,门外顿时响起受伤士兵惊恐的惨叫声,响彻夜空。

    杜迪安和海利莎一路向前走着,周围时不时冲过来几只身穿士兵盔甲的行尸,但一靠近他们周围,便停了下来,身体瑟瑟发抖。

    这些行尸的怪异反应,让杜迪安心中有些留意,显然,这些行尸的反应很可能是海利莎的缘故,但让他不解的是,行尸已经没有意识了,甚至没有思维,不知疼痛和惧怕,但为何会惧怕海利莎?要知道,具有“统领意识”,就代表着具有思维!

    可是,行尸没有思维意识,是早已无数次证实过的事情,即便是面对强如它们无数倍的魔物,它们也会悍不畏死地扑上去。

    “难道说,能让它们感到害怕的,只有它们的同类?”杜迪安目光闪动,感觉这行尸身上应该还藏着一些更深的秘密,这种秘密或许早已体现出来,只是没人察觉,就像毫无科技的时代,人们能够感受到空气,却不知道空气的成分是什么,缺少的仅仅是探究的工具!

    想到这里,他心中越发想要看看魔物研究所,他们常年研究魔物,不知道藏了多少秘密没有公开。

    “救命——”

    周围的军营中传出惨叫声,杜迪安转头望去,这声音非但没引来其他幸存者的相助,反而将附近几只行尸也引了过去,将其扑倒撕扯,很快就肠子被甩出。

    杜迪安没有出手,带着海利莎一路前行,周围的杀戮世界似乎跟他隔离,二人就像行走在重重炮火的战场丛林,却片叶不沾身。

    二人走出了要塞,在他们后方的土壤已经化作血红,脚印的沙子里掺和着鲜血。

    在要塞后是宽敞的大道,通往前方高耸的卡门城市,能清楚地看见二十多米高的城门上悬挂的壁灯,只是此刻在这城墙上也有大量身影蹿动,时不时射出几道利箭在城外。

    杜迪安抬头望去,城头上同样一片混乱,被行尸占据。

    他默默无言,带着海利莎走到城门口,城门虚掩着,他一手便推开,吱呀的声音传开,城门口顿时响起一片行尸嘶吼声。

    杜迪安没有惧意,牵着海利莎大步向前。

    徘徊在城门口的行尸刚一靠近,脸上的狰狞之色便停了下来,摇晃着身体走到路旁,身体瑟瑟发抖,不敢靠近。

    杜迪安扫了一眼,这城门口外的几条街道上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其中一些房屋被打翻的油灯点燃,烧着熊熊大火,一片混乱。

    他估摸着其他城市多半也是这样的现状,心中有一丝不忍,不自禁地反问自己,我是不是该用其他方法来牵制军部和修道院的行动?

    但这念头一出,便被他扼杀了。

    他摒弃了心中的柔软,心想事情都做了,现在又同情,实在是虚伪!

    想到这里,他取出怀里的地图,看了两眼,当即牵着海利莎顺着左侧的一条街道走去。

    街上一片混乱,有的房屋被紧闭着,通过视觉捕捉的热源能看见,房屋里躲着人,蜷缩在一团,瑟瑟发抖,向来灾难爆发时,也不是所有人都第一时间感染了尸毒,当行尸冲到街道上掀起骚乱时,其他上街游玩的人多半已经吓的逃回自己的家里了。

    杜迪安顺着街道走去,立刻看见路边倒着被啃咬得血肉模糊的尸体,其中不乏一些身高不过一米的女童,以及妇女的尸体,还有胸口被撕开,头发花白的老人,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杜迪安扫了一眼,脚步不停,一路向前。

    “救命!救我??!”来到街中时,小巷里忽然蹿出一个女人,扑到杜迪安怀里,痛哭哀求,同时惊恐地回头望去。

    杜迪安同样望向她身后,那里追来一只十五六岁的少年,满脸狰狞,嘴上沾着鲜血。

    杜迪安刚要出手将其斩杀,陡然这抓住他哀求的女人绕到了他背后,猛地将他背部一推,同时借机向街道另一边逃去。

    杜迪安身体一晃便站稳,转头看了一眼她逃跑的身影,眼眸微眯,闪过一丝杀意,但又很快消失,心想这不过是人之常态罢了。

    便没有跟这女人一般见识,继续向前走去。

    而那少年行尸冲出小巷后,感应到海利莎的气味,立刻停住,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杜迪安顺着地图一路向前,沿途见过不少人在面前被行尸追上咬死,他没有刻意出手,有的已经被咬了,他也懒得管了,反正迟早一死。

    走了十多分钟后,杜迪安已经进入到城市内部地区,他忽然看见一处广场上包围着大量士兵,队形整齐,而在广场里面聚集着大量的路人,大声地叫喊着。

    “让开啊,混蛋??!”

    “我们没有被感染,为什么要抓我们??!”

    “你们不去杀那些怪物,拦着我们干嘛??!”

    这些路人愤怒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