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顿,让之前的筑壁工师傅过来,把神殿再造一遍?!蔽谕猩蕉サ纳竦钪?,杜迪安将新设计的图纸交给巴顿,道:“这项工程列入最高机密,不可外泄,材料方面以最优先的渠道供给,必须尽快建造完?!?br />
    从昨天艾莉诺潜入进来时,杜迪安就察觉到了神殿的疏忽之处,虽然他在神殿下面布置了电缆等防御设备,但深度不够,而擅于钻地潜伏的人绝不会仅仅潜伏在神殿下面十来米处,这样一来就会导致电力系统毫无作用。

    巴顿接过图纸,立刻想到昨天偷袭的人,心中暗凛,领命转身离去。

    这时,诺伊斯从外面进来,向杜迪安道:“少爷,您让议会调来的炼金术师们已经到了?!?br />
    “嗯?!倍诺习驳阃?,“广场西侧的祭祀辅殿腾出来没?”

    “已经腾出来了?!迸狄了沟溃骸鞍凑漳姆愿?,里面的实验设备应有尽有,都是目前最高级别的设备?!?br />
    “好,让他们去吧,把这些资料交给他们,让他们尽快制作出来?!倍诺习泊邮樽琅缘牧奖臼榧旅娉槌鲆坏柿系莞?,这是他写的关于生物感应仪的各个零件的组装材料,如今的他只需要掌舵就行,很多事情无需他亲力亲为,像冶炼这些零件的事,交给这些炼金术士就行,他们毕竟也是钻研科技数十年的人物,经验老道,有些方面甚至他也比之不及,让他们来当自己的助手,是最合适不过了。

    他甚至准备,将一些能够拿得出手的神术当作任务,交给神殿里的那群大师来帮忙制作。

    诺伊斯拿着资料离去,杜迪安思考着下一件神术,如今大战将至,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快制作出几样对自己帮助最大的神术,“生化武器的话,有病毒代替,单兵武器的话,只能靠电力,大范围兵器的话,军部的神火炮改良一下足以,以目前的设备还无法制作出导弹,单是原材料的提纯技术就不过关……”

    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停止了继续扩充新神术的打算,兵器多不如兵器精,与其制作出一大堆,还不如将目前手里掌握的东西发挥到极致。

    他立刻动笔,按照超级芯片里的知识,书写着太阳能发电的详细图纸。

    “等什么时候能制作出激光武器就厉害了……”杜迪安心中暗道,不过他知道,这也只能想想,以目前的工艺水准连导弹都制作不出来,更别说激光武器了。

    等诺伊斯回来后,杜迪安边刻画图纸边问道:“军部的情况怎么样,贫民区的人有没有迁徙到平民区?”

    “回禀少爷,军部早上已经来信,说平民区都快住不下了,这些贫民区的人得到许可后,几乎全都排着队要迁移到平民区来居住,军部真为这事儿发愁呢!”

    “有什么可愁的?!倍诺习膊灰晕?,道:“平民区的人只要达到条件,也能迁徙到商业区来,这不就腾出地方了么?”

    诺伊斯低头道:“少爷您有所不知,贫民在迁移到平民区时,发生了不少摩擦,军部已经派遣了大部分兵力前去维护和镇压,但还是力不从心,人数实在太多了?!?br />
    “黎塞留就不知道来个数量限定么,每天只准迁徙三万,或是五万人,他们军部的十几万大军,难道还看管不好区区几万人?”杜迪安挑眉道。

    诺伊斯一愣,顿时拍着脑袋,道:“还是少年您聪明,不过,这么简单的办法,黎塞留大人怎么会没想到呢,奇怪?!?br />
    “他不是不想,是不敢?!倍诺习灿枚烀收凑茨?,道:“告诉他,大胆做,只要事情办妥,不违背我的意愿就行,不用束手束脚?!?br />
    “我知道了?!迸狄了姑靼坠?。

    这时,巴顿从外面进来,道:“少爷,您的学生爱德华说想见您,请教一个问题?!?br />
    杜迪安一听,想了一下,便大概猜到这个学生想问的是什么,道:“让他去祭祀辅殿里问吧,另外告诉他,这段时间他可以自由出入那里?!?br />
    “是,少爷?!卑投倮肟松竦?,来到外面。早已等候在殿外的爱德华立刻迎上来,道:“教皇陛下,老师愿意见我么?”

    巴顿道:“你的老师说了,让你去祭祀辅殿,据我所知,那里有一大批学识非凡的人物到来,你的问题或许能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你的老师还说了,让你跟着他们好好学学?!?br />
    爱德华一怔,反应过来,恭敬道:“谢谢教皇陛下?!?br />
    “去吧?!卑投傥⑿ψ诺?。

    半小时后,杜迪安将太阳能发电的图纸画完,他轻轻伸了个懒腰,全身发出咔咔的骨骼声。他望向窗外的远处,那里是叹息之壁的方向,格莱莉到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目光微微闪动一下,叫来诺伊斯,道:“随我出去转转,看看外面的情况?!?br />
    “是,少爷?!?br />
    马车很快备好,杜迪安牵着海利莎,让诺伊斯驾着马车离开了乌托山,在商业区四处巡视。

    内壁区,龙族圣女峰顶。

    海瑟薇端坐在雕着龙首扶手的王座上,目光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一个青年,道:“艾莉诺还没有回来么,她去外壁区多久了,探查一个小鬼,需要这么长时间?!”

    青年惶恐地道:“殿下饶命,这不关小的事??!”

    “哼!”海瑟薇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大殿外忽然走进一个身影,正是那白面中年人,他的脸像死人一样白,挂着淡淡浅笑,看上去更为惊悚,向海瑟薇道:“殿下不必问了,艾莉诺到现在都没回来,多半是已经回不来了,这说明,在外壁区的那个人,八成就是海利莎殿下!”

    海瑟薇冷视着他,“先生何以见得?”

    “艾莉诺在刺客榜上排列十二,她此去不是刺杀,只是勘察一下情况,以她的技艺,即便对象是海利莎殿下,最多五个小时便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可不是傻瓜,不会毫无期限的永远潜伏静等下去,一个优秀的杀手懂得给自己制造机会,而不是只懂埋伏?!卑酌嬷心耆说溃骸叭缃穸脊ゴ蟀胩炝?,她还没传回消息,基本可以确定,她已经死了,就算没死,估计也被抓了,成为俘虏?!?br />
    海瑟薇眼眸眯起,闪动着寒光,这种可能性她当然也料到了,但正因如此她才会愤怒,压着嗓音道:“艾莉诺知道轻重,我已经告知了对象有可能是海利莎,她不会那么轻易暴露自己的,即便探查不到情况,也不会被抓?!?br />
    白面中年人微微摇头,道:“殿下,有一句古话你可曾听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海利莎殿下之前没在尸潮中死去,依我的猜测,多半是她临危时突破了极限,逼出了潜力,血脉四度觉醒了!”

    海瑟薇瞳孔一缩,惊骇地从王座上站起,“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卑酌嬷心耆松裆骄?,道:“血脉力量的觉醒本来就是不稳定的,往往在情绪波动到极致时,会有较大几率觉醒,这种情况,族里根据历史上的觉醒情况,早已经统计过了,所以说,海利莎殿下在尸潮中被逼入了绝境,然后再次觉醒了血脉力量脱困,也是可以理解的,否则以她当时的状况,能够活下来的几率太低了,除非是有别的高手帮他,但当时在场的就那少年一个,这少年只是个废物,哪帮得了她?”

    海瑟薇脸色难看,虽然不愿承认,不愿相信,但她知道,这的确很有可能!

    “四度觉醒……该死??!”她攥紧了拳头,秀美的脸上充满愤怒和怨恨,“十九岁就四度觉醒,比号称百年难遇的天才龙母还要觉醒的快,她必须死??!”

    白面中年人道:“如果她四度觉醒的话,得到一些其他未知的特殊能力,要杀死艾莉诺就也能理解了,不管怎样,现在八成能断定,这人就是海利莎殿下,我们必须尽快出击,不能再给她继续成长的时间了,而且要一网打尽,一击必杀,不能留有任何一丝希望!”

    海瑟薇脸上的狰狞之色渐渐阴沉下来,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上次已经是必死的情况,她都能活下来,这次我要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粉碎她任何一丝活的可能!”

    “殿下英明!”

    在龙族的神殿中,一张三四米宽的赤红大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丰盈绝色的少妇,肤色光滑细嫩,穿着一身鲜艳的红袍,不是血色,而是火焰般旺盛的赤红,她长袍下的裙摆将整个床榻都铺满了,使得裙摆上的身躯显得格外娇小精致,美丽无双。

    “听说,海瑟薇近来对外壁区挺关注?”绝色少妇轻声道。

    伺候在一旁的老妪恭敬道:“小姐,海瑟薇殿下偷偷派了一个侍女去外壁区,不知道想做什么?!?br />
    “我听说,修道院和军部近来对外壁区也很关注,莫非这小小的荒弃之地,最近有什么值得留意的东西么?”龙母声音轻柔,透露着温水般的纯净和优雅。

    老妪低声道:“小姐,要不我派人去外壁区察看一下?”

    龙母轻轻嗯了一声,道:“备选圣女挑选的如何了?”

    “回禀小姐,论血脉纯度的话,能够达到海利莎殿下级别的,还没有找到?!崩襄蜕溃骸爸徽业揭桓雒闱拷咏I钡钕碌?,但依然有点差距,不过那孩子天赋倒是不错,比海瑟薇殿下强上些许,跟海利莎殿下有得一拼,兴许将来能以勤补拙?!?br />
    龙母温和的眼眸顿时淡漠了几分,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小利莎的天赋,是我们龙族有史以来最好的,可惜,我没能?;ず盟?,我有罪?!?br />
    老妪忙抬头道:“小姐您可千万不能这么说,海利莎殿下出事,谁都不想看见,要怪,就怪海瑟薇小姐实在太胡闹了,居然狠得下心要自己姐姐的性命!”

    “是我没管教好?!绷肝⑽⒁⊥?,“本来,我们龙族有希望破壁而出,如今,只能再等一等了……”

    老妪脸上的皱纹全都耷拉到一起,深深地叹了口气。

    太阳慢慢摇晃过天际,夜色渐渐降临。

    在各个城市中陆续亮起灯光,将黑夜点亮,居住在城市中的家家户户房屋中,几乎都亮起了灯光。在一些家庭里的主妇,抱着挑择好的蔬菜和肉,来到院子里的水井旁,将桶放下,从水井里摇起一桶水,开始清理蔬菜,洗完后便回到家里,将早已备好的面包切好,夹上新鲜蔬菜。

    妻子料理晚餐时,丈夫也从工厂里下班,忙碌了一天,累得话都不想多说,回到家便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后便抓起沙发上的报纸翻看起来,这是每日里唯一的娱乐事情了。

    而写完作业的孩子已经饿坏了,在餐桌边翘首以盼。

    妻子将准备好的晚餐陆续端上桌,将桌上的油灯点燃,蜡烛的昏黄光芒照耀在一家三口的脸上,幸福和谐。几人双手合十,诵念完修道院传出的祈福诗,便开动了晚餐。

    相对于普通家庭的简朴晚餐来说,贵族们的晚餐就华丽得多了,在金碧辉煌的奢华餐厅内,水晶般晶莹的吊灯高悬在屋顶,将餐厅内照得犹如白昼。

    红酒,美食,陆续被仆人端上来。

    等晚餐开始时,让仆人按摩着的主人牵着哈在地上的人奴狗,来到餐厅就餐。

    仆人们忙前忙后地伺候着,端酒递杯。

    人奴狗趴在女主人的脚边,用脑袋蹭着女主人的大腿,这是他们早已掌握的熟练技巧,只要噌得女主人舒服了,就能得到食物奖赏。

    很快,打扮得艳丽娇美的贵妇大腿被噌得酥麻舒爽,她露出微笑,用餐刀划下盘子里还未动过的牛排,切出一团放到碟里,弯腰递给脚边的人奴狗。

    人奴狗哈着舌头,摇晃着脑袋,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之情。

    在贵族手里,当一只人奴狗的难度并不比佣人低,首先会经过专业的训练,让其熟练掌握人奴狗的行为语言,并且还要让其遗忘自己原本的语言。

    作为一只人奴狗,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是绝不能说话的。

    “咕噜……”人奴狗趴着咬住碟子里的牛排,很快吞吃了下去,然后表达着感谢和欢喜,在一旁的地毯上翻滚着,摇头晃脑。

    贵妇被逗得咯咯捂嘴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