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报纸的平民和贵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们心目中,等级制度森严神圣,不可打破!然而,如今所有平民却有机会,一跃成为高高在上的贵族!这对他们而言,完全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其中最激动的莫过于那些富商,他们中大多数是平民出身,虽然头脑聪明,做的生意遍布各地,钱财极多,丝毫不逊色于一些古老的贵族世家。

    然而,钱再多,在贵族眼里,他们依然只是土鳖暴发户罢了。

    这种轻视,并不单单只涉及到面子问题。

    在一些高端的宴会场所,他们即便得到请帖,也是被排斥在最边缘的人,无人理会,无法扩充人脉。甚至在接一些生意时,知道他们不是贵族,便直接拒绝。这种轻视在各方面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既是森严阶级制度的好处,也是坏处,站的高的人能享受最好的待遇,而站在低的人,却要面临最难的处境。

    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对一些渴望成为贵族的人而言,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值得。

    而同样的心态,也存在于贵族心中,内壁区在贵族心中的地位,就像是贵族在平民心中的地位,高不可攀,遥不可及,明明看得到,却无法达到,似乎正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也是最渴望的。

    消息如飓风般迅速传遍整个外壁区,甚至比野人入侵战乱时的消息传播的速度还快。

    “孩子,你要好好学,这坐、行、站、跑、都要有气质,有风范,按照老师教的那样,绝不能由着性子乱来?!逼矫袂哪掣鲈鹤又?,一个卡其色头发的母亲在教导着自己的孩子。

    年仅五六岁的孩子穿得干干净净,一丝不苟,同样是卡其色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穿着一套小西服,颈脖上系着一个红色领带,打扮得很有身份的样子。

    小孩照着母亲的话在院子中行走,行走的同时问道:“妈妈,我为什么要练这些,隔壁家的丽丽已经去上学了,我也想去?!?br />
    “傻孩子,她念的木匠学院有什么好读的,将来出来后只能干一些贱民做的事情,你跟他们可不一样,你把这些贵族礼仪练好了,将来有一天咱们就能成为贵族了?!蹦盖仔ψ潘档?。

    “妈妈,练这个就能成为贵族么?”孩子不解地问。

    母亲微笑道:“你外婆曾经嫁给贵族,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从商业区迁徙出来了,到了我们这代已经是平民了,但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回去的,等你把这些练好了,我们就能回去了?!?br />
    “我知道了,妈妈,我会好好练的!”

    在商业区的贵族们陆续得到消息,掌管格林财团的格洛家族中,格洛家主望着手里的报纸,震惊得呆了数分钟,才慢慢缓过神来,一双叱咤商场的凌厉目光此刻变得有些发红,泛起热泪,激动得声音颤抖,“终于,终于有机会能重回内壁区了……”

    “我们,我们终于能回到内壁区了??!”

    类似的声音在不少的贵族古堡中响起,一大早各个贵族古堡中哭声四起。

    与此同时,在叹息之墙后的内壁区中心地带,修道院主院的会议殿内,坐在首席的魁梧老者向旁坐的莫格朗道:“怎么样,龙族派人去外壁区了么,怎么一点动静都没?”

    莫格朗恭敬道:“回禀院长,据我买通的龙族内部的人说,那位海瑟薇圣女已经派人前往外壁区了,不过,我派去外壁区观察的人传回消息,那个少年还活着,似乎没什么动静,我猜测,龙族应该也不确定消息真假,只派了一个人前去侦查,估计侦查的人已经把消息传回龙族了,如果那少年身边的人的确就是那位海利莎圣女的话,我估计很快,龙族就会有大行动了!”

    “是么,外壁区一点动静都没?”魁梧老者皱眉,“龙族派去外壁区勘察的人是谁,能够去探查海利莎的高手,他们龙族应该不多吧?”

    莫格朗摇头,“这属下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会派个高手吧,我记得,刺杀榜上排在第三位的那个人,他便是出身龙族,如果派他过去的话,肯定能侦查出这少年身边的女人真实身份?!?br />
    魁梧老者微微点头,“这样看来,还需要再等一两日,你让你的人密切关注外壁区的变化,对了,军部有什么反应没?”

    “军部那群家伙,跟我们的想法一样,也是打算让龙族打头阵,试探真假,他们也不愿派十大军神去跟那个海利莎战斗,这女人据说已经将狩魔血脉力量三度觉醒了,实力非同一般,不是寻常拓荒者能够应对的,即便是十大军神出马,估计也得有不小伤亡?!蹦窭仕档?。

    魁梧老者微微点头,忽然目光一动,道:“翼族跟岩族知道这消息么?”

    莫格朗顿时领会他的意思,微笑道:“属下已经偷偷透露给他们了,估计他们也在观望着龙族的举动,甚至也派人去外壁区察看了?!?br />
    “一位龙族圣女流落在外,正是除掉的好机会,他们应该会心动的?!笨嗬险吣抗馍铄?,轻声道:“这次正好借机会看看这三大狩魔家族的表现,哦对了,陛下回来了么?”

    “还没?!蹦窭室⊥?。

    魁梧老者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

    与此同时,在内壁区的一座城市中,格莱莉打扮成一位贵族小姐的模样,身边领着两个跟班,手里抱着一只雪白毛绒的小狗,在街上逛着,慢慢地走到一处偏僻街区,这里有身披盔甲的士兵驻守,但数量不多,稀稀疏疏。

    格莱莉不经意地瞥了几眼,看清防守情况后,将怀里的小狗交给一个随从,这随从手掌粗糙,虎口处有刀疤,一看就不是寻常随从。

    格莱莉来到无人之地,立刻施展魔痕力量,潜入到土中。

    不一会儿,她便来到了这些士兵驻守的地底下,很快便看见一处通往地底深处的巨大水井,根据图纸上的标注,这处水井是这座城市的最大水源输出点,连接着一座地下水库。

    格莱莉潜入到井边,将怀里的玻璃瓶盖子拧开,连瓶子一同投入到井中。

    做完这些,她立刻顺着原路返回,不一会儿便回到地上,然后穿上鲜艳的外套,从随从手里接过小狗,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