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趴在地上的艾莉诺低吼一声,秀气的脸孔极为狰狞,嘴角被獠牙撑得裂到耳根位置,唾液从獠牙上滴落,死死地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顾不得思考,立刻转身就跑。

    他没想到这艾莉诺跟海利莎被感染时完全不同,伤势居然在病毒的作用下直接痊愈,而且现在的身体形状跟先前激发魔痕时的状态也有所差异,但毫无疑问,战斗力绝对不弱!

    嗖!

    在杜迪安转身逃跑时,艾莉诺嘶吼着拼命追赶,速度奇快。

    杜迪安心中暗惊,急忙催动出残翼,拍动着翅翼向前飞速冲去,同时慢慢地离地而起,在半空中扑打着翅膀,只是这次没有手掌从巨壁上借力,单靠两只残翼的飞行,速度缓慢不说,还飞得格外地艰难,在半空中摇摇晃晃,时起时落,他控制得也很辛苦。

    虽然残翼就像自己的双手一样掌控自如,但利用残翼控风却完全不同,残翼上的窟窿被风刮得呜呜作响,偶尔迎面吹来一阵微风,就让他有种被掀翻的感觉。

    吼!

    艾莉诺嘶吼着在地面飞速追赶,腹下变异出的几只怪肢疯狂爬动,将草地践踏出一个个数寸深的印子。

    杜迪安急忙提升高度,心中暗道失策,没想到这人刚一尸化就有这么强的力量,他还以为会跟海利莎一样,处于虚弱阶段,需要一段时间来慢慢恢复,但目前来看显然不是如此。

    吼!

    艾莉诺的颈脖以九十度上扬地姿势仰望着半空中的杜迪安,像是整张脸都长在了颈背上一样,满脸狰狞,腹下的怪肢飞速爬动追赶,同时抓起地上的沙石泥土,抛投向杜迪安。

    杜迪安急忙躲闪,但她的投掷力量迅猛无比,沙石像利箭般穿梭而来,虽然竭力躲避,但残翼还是被几块石头给砸中,身体顿时失衡坠去。

    他脸色一变,一旦掉下去,以这艾莉诺此刻的力量,自己绝无胜算。

    他急忙全力控制着残翼,在坠落到三十多米时,总算稳住了身体,然后继续拍打着翅膀向上飞去。

    吼!

    艾莉诺愤怒咆哮,从地面跃起,一下子跳到八十多米的高度,但杜迪安已经上升到百米以上,并没有抓到。

    听到背后的愤怒吼叫,杜迪安心中暗暗叫苦,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转眼间自己就沦落到在她手底下逃命的地步。

    吼!

    陡然,一声兴奋嘶吼响起。

    嘶吼声飞快向左侧的另一个方向冲去。

    杜迪安愕然回头,顿时看见艾莉诺扑向左边的草丛中,从高空中可以看见,这处草丛里爬行着一只上十米长的黑色花纹大蟒。

    艾莉诺瞬间来到黑色花纹大蟒前,狰狞秀丽的脸孔极力张大,猛地抱住黑色花纹大蟒啃咬了起来。

    大蟒感受到危险,脑袋像弓形一样盘起,想要出击,但下一刻便被艾莉诺的怪肢拍中,蛇头粉碎,脑浆溅得周围草丛上遍地都是。

    看到这一幕,杜迪安抓紧机会迅速向前跑去,转眼间就将艾莉诺甩得没影。

    没过多久,他返回到了巨壁边,顺着墙壁爬上,翻到巨壁顶上。

    他轻吐了口气,没想到自己会被一条蟒蛇所救,幸好遇上这条蟒蛇引开了她,否则被她继续追赶下去,难保自己不会丢掉小命。

    他顺着巨壁走去,边走边休息,等体力恢复一些后,立刻全速赶路,返回乌托山。

    虽然抛尸艾莉诺的计划并没有很顺利的完成,但好歹是将她送入了内壁区,虽然此刻是在内壁的荒野郊区,但这里有军部驻守,她四处游荡的话,迟早会被人找到,引起祸乱。

    “可惜,要是在送到城市时再尸化就好了?!倍诺习残闹邪蛋低锵?。

    看见杜迪安平安归来,巴顿松了口气,道:“少爷,您没事吧?”

    杜迪安摇头,“让你担心了,怎么样,先前战斗时的目击者都找到了么,这个消息必须封锁,如果传出去什么风声,就说是黑暗教徒的袭击?!?br />
    “我知道了,少爷?!?br />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飞快回到了神殿中,一眼便看见静坐在椅子上的海利莎,跟自己离开时的姿势一样,他一颗心总算安定下来。

    “少爷,神殿已经清扫干净了?!迸狄了棺呃?,恭敬低头道:“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道:“你过来?!?br />
    诺伊斯心中一紧,但还是依言上前。

    “你觉得那个女人,该不该杀?”杜迪安目光平静地凝注着他。

    诺伊斯微怔,忙低头道:“少爷,那女人冒犯了你,当然该死!”

    “先前我斩断她的身体时,我看见你好像有些不忍?!倍诺习菜档溃骸笆遣皇蔷醯梦姨腥?,没有人性?”

    诺伊斯吓得心脏怦怦狂跳,冒出冷汗,忙弯腰道:“少爷,我没有这样想……”

    杜迪安出手,将他的手臂扶着托起,凝注着他,道:“老金,我们在一个监狱里待过,我希望你能理解我?!?br />
    诺伊斯一怔,杜迪安已经许久没有这么称呼过他了。

    “你觉得不忍很正常,我并不怪你?!倍诺习财骄驳氐溃骸懊扛鋈丝醇恍┭鹊幕?,或是超出自己底线的事情,都会感到不忍,觉得残忍,但这种感官是一时的,就像一个人听到有人饿死了,他并没有太大的触动,最多心底抱有一丝同情,但如果亲眼看见一个人饿死了,饿得全身瘦骨嶙峋,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全是哀求,以及对生命的渴望时,他的同情就会被扩大,大到足以将他感化,并且出手相助,施舍物资?!?br />
    诺伊斯低头听着。

    “同样是饿死,但你用不同的方式去看,带给你的感受也不同,有像有人的听到血腥,最多只能想象一些血淋淋的画面,但他闻不到扑面而来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所以,你之前觉得不忍,只是因为你置身在那里,你的感官被刺激到了,所以心有不忍?!倍诺习蚕裨谒咚底拍持值览硪谎嗍涞?。

    诺伊斯听得思绪有些纷乱,但大概知道杜迪安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人是感性的,感性是一种不确定因素,既然是不确定的,就无法当作理性的判断?!倍诺习簿簿驳乜醋潘?,“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有太多的事情,我必须狠,必须残忍!如果我弱小,没有察觉到她,那么现在死的就是我们!”

    诺伊斯微微默然,他知道杜迪安说的话不假,这样的道理不用说他也知道,心中不禁感到一丝愧疚,为自己先前的某些想法感到愧疚,低头道:“少爷,您说的对,我理解您,我不敢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之前觉得您太残忍,现在想想,这算什么残忍?出来混的,谁没有犯点事儿,她死有余辜!”

    “不!”杜迪安否定了他的话,道:“先前的事情,的确是残忍!残忍就是残忍,不需要掩盖,我也不会因别人的丑恶,而掩盖自己的丑恶。但这件事我必须这么做,即便是残忍,也是应该的?!?br />
    诺伊斯听懂了,心中有种说不出地敬意,重重点头,道:“少爷,我知道了,这些话我以后都会铭记在心的!”

    “嗯?!倍诺习驳愕阃?,见他消除了心底的芥蒂,也放心下来,他不希望再看见身边的人像沙姆那样背叛了,而心怀芥蒂就是背叛的第一步,所以他才会苦口婆心地跟诺伊斯说这么多,而这也恰好接近他真实的想法。

    “没想到这次袭击咱们的居然是龙族,把这个消息告知龙族的,不是军部就是修道院?!倍诺习驳蜕杂?,若有所思,“他们告诉龙族的原因,是知道我跟龙族的海瑟薇有仇?还是他们的探子认出了海利莎?现在来看的话,海瑟薇应该已经知晓我的存在了?!?br />
    他感到一丝棘手,在他的计划中最完美的安排是先应付军部和修道院,再找龙族复仇,毕竟,龙族高手如云,他需要通过军部和修道院的战争时期积蓄力量,才有能力亲自踏上龙族报仇雪恨!

    “看来,不能再拖延了?!倍诺习蚕蚺狄了沟溃骸霸勖且哺萌媚诒谇朗裁唇小钤诘赜??!?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