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来到艾莉诺面前,抬手抚摸着她溅着鲜血的光滑脸蛋,轻声道:“记得你的话,在地狱中仰望我?!?br />
    艾莉诺一怔。

    嗖地一声,杜迪安抚摸的手掌蓦然抓出,两指如钩,刺入她的双眼,向外一扣,噗噗两声响起,两颗被鲜血沾染的眼球被掏出。

    艾莉诺顿时惨叫出声,她的身体虽然被麻醉了,但大脑的麻醉已经慢慢消退了,而杜迪安的动作粗暴无比,带来的撕疼即便是意志坚定的人都难以忍受。

    在她张嘴惨叫时,杜迪安反手将她的眼球丢到了她的嘴里,然后用力地捂住她的嘴巴,平静的脸上已布满杀气和狰狞,“既然你有眼无珠,还要这双眼睛干嘛!”

    艾莉诺唔唔惨叫,从杜迪安捂住的手指缝中渗出鲜血。

    杜迪安转头向旁边惊呆的诺伊斯道:“去取一个大行囊过来,我要将她运去内壁区?!?br />
    诺伊斯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忙转身跑去,心中却有种呕吐的感觉,几乎是逃离般的离开这座炼狱神殿。

    杜迪安松开了手,艾莉诺悲愤大叫着,吐出两颗血红珠子,正是自己的眼球,落在地上,她已经完全不再从这少年身上怀抱任何一丝希望了,只是让她愤怒、怨恨,后悔的是,对方居然如此残忍,如此毁灭人性,食言而肥不说,还丝毫不手软。

    早知如此,她先前就不该抱有半分希望!

    希望的最后却是最彻底的绝望??!

    “我就算是化作行尸,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海瑟薇殿下会为我报仇的,她一定会杀了你??!”艾莉诺悲愤怒吼,无以言喻的愤恨让她的脸庞完全扭曲,她龇牙咧嘴,极力地向前伸着脖子,只要碰到杜迪安的身体,她便会狠狠撕咬,否则无以泄恨!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她,道:“你也杀过人,既然如此,你就该有被杀的准备,就像我一样?!?br />
    “无耻小人!卑鄙肮脏的贱民,我要吃了你的肉,把你的骨头咬碎??!”艾莉诺愤怒嘶吼,痛苦和绝望让她想要挣脱一切枷锁,毁灭一切,但身体却被锁链死死固定住,并没有因她的愤怒而松动。

    杜迪安从旁边抽出一条洗脸毛巾塞入她的嘴里,艾莉诺愤怒无比,将毛巾狠狠咬碎,吐出嘴里,继续破口大骂。

    “敬酒不吃吃罚酒!”杜迪安冷哼一声,抽出旁边的利剑,蓦然刺入她的嘴中。艾莉诺一声惨叫,含着嘴里的利剑,不敢下口。杜迪安搅动数下,抽回长剑,取来旁边桌上的抹布塞入她的嘴中。

    艾莉诺呜呜惨叫,咬着嘴里的抹布,却无法将其吐出去,因为舌头已经被绞断了,无法用舌头将其抵出。

    这时诺伊斯返回到神殿中,手里是巨大行囊袋。

    杜迪安提起艾莉诺丢入袋中,向诺伊斯交代道:“把这里清理了,不要引起恐慌,我马上就回来?!?br />
    “是,少爷……”诺伊斯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忙应道。

    杜迪安背着艾莉诺从乌托山后面的悬崖处跳去,顺着悬崖飞速攀爬而下,朝着内壁区的方向赶去。他留着艾莉诺的性命,主要是不想资源浪费,反正他也准备启动对付内壁区的计划了,这只是一个先行兵罢了。

    离开乌托山后,他沿着直道飞速向前,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希望能赶在她尸化前抵达内壁区。

    杜迪安一路走着官道,速度极快,如捕风追影,从沿途偶尔遇见的马车边擦身而过,快得像一阵轻风。十五分钟后,杜迪安终于抵达了叹息之墙边,此时他感觉行囊袋里的艾莉诺挣扎已经渐渐微弱了,知道她距离尸化已经很近了,立刻沿着叹息之墙跑去,来到旁边的巨壁处。

    他抬头扫了一眼,在叹息之墙顶上有一些红点,是驻守的内壁区士兵。

    他不想打草惊蛇,当即取下背上行囊单手抱在怀里,同时屏住气息,全力催动体内的魔痕力量,在他背部的衣服内缓缓隆起两个凸起物,将衣服撑破,是两只半透明的残翼!

    虽然上次他的双翼被生生拔出,但体内的基因仍在,在身体中的干细胞顺着基因的原状进行塑造,依然能将双翼重组出来,只是这就类似于人类的伤口自愈一样,恢复速度极慢,而且无法通过外力治疗,只能靠自身积蓄的能量进行修复,直至此刻,他的双翼都没能完全恢复原状。

    嗖!

    杜迪安扇动着残翼,身体慢慢腾空而起,虽然是残翼,但依然勉强能够飞起来。

    他单掌拍着光滑的巨壁,借着表面被岁月灰尘留下的粗糙处用力,配合残翼,飞速爬上巨壁。

    上了巨壁后,杜迪安立刻矮下身子,向内壁区飞速跑去。

    叹息之墙上驻守的士兵们三两成群的坐在一起,似乎在闲聊聚乐,对周围的监守并没有太用心。

    杜迪安顺利经过叹息之墙,继续向前跑去数千米,然后从巨壁上飞速降落下来。

    落在壁内的草地上后,他发现背上行囊里的艾莉诺已经没了动静,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他继续向前冲去。内壁区的土壤是外壁区的四倍,整个巨壁的面积,外壁区只占据五分之一,导致外围全都是空旷的草原荒地。

    杜迪安抱着艾莉诺一路前行,走出四五分钟后,陡然听到行囊里发出嘶吼声,以及剧烈地挣扎声,这吼声他极为熟悉,跟常常从海利莎嘴里发出的一样,像是充满野性的魔物。

    杜迪安目光阴沉,继续向前。

    陡然,行囊边缘猛地戳来一个尖锐的物体,撞到他怀里的战甲上。

    他惊了一下,急忙甩开行囊,低头望去,战甲上被划破出一道痕迹,并没有伤到皮肤。

    他松了口气,自己先前被咬的手臂是左手,能冻结尸毒的弥漫速度,但其余部位却不行,一旦被咬伤就必死无疑!

    这时,被他甩出的行囊袋在草地上剧烈翻滚起来,陡然噗哧一声,袋子炸裂开来,几根怪异的肢体从里面挥舞扭动着伸出,紧接着从里面缓缓站起一个身影,或者说是趴起一个身影,像蜘蛛一样,只是身体躯干依然是艾莉诺的模样。

    杜迪安看见艾莉诺狰狞的脸,立刻注意到,她的眼瞳并非是跟海利莎一样的全黑,而是跟其它行尸一样的冒着骇人绿光。

    ……

    ……

    昨晚看书评区有人腿被蚊子叮了一下要加更安慰,嗯,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