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诺凝视着杜迪安,“你想要什么情报?”

    “所有的?!倍诺习驳溃骸澳憧梢源幽愕纳矸菘妓灯?,以及你背后的人?!?br />
    艾莉诺微微默然,此刻的情况让她骑虎难下,要么出卖海瑟薇换取一线生机,要么顽抗到底。但是,一旦死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她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死士,也不是完全被支配思想的信徒,生命对她来说,高于一切!只是,就这样乖乖任由这可恶少年从她身上挖取信息,也不是她所情愿的。

    “如果我说了,你肯定会放过我么?”她凝注着杜迪安的双眼。

    杜迪安淡然道:“当然,我说话算数?!?br />
    艾莉诺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叫艾莉诺,来自军部,当然是内壁区的,在内壁区的军部跟你们外壁区不同,非要算的话,你们这里的军部,只能算是内壁区军部的一个小军部,就像是驻扎在流放之地的士兵。军部派我过来,只是想要察看一下外壁区的情况,你们把外壁区的军方统治了,这件事已经触怒到亚里士多德陛下,毕竟,这遗弃之地虽然肮脏卑贱,但也是陛下的领土,不容其他人掠夺!”

    杜迪安微微眯眼,“亚里士多德”这个名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上次是从吉妮丝的口中,这就是统治整个希尔维亚巨壁的管理者,站在最顶点的人,也是知道秘密最多的人。他早已料到,外壁区的沦陷,势必会引起内壁区军部的反击,所以强夺军部时没有顾及,毕竟这是迟早要踏出的一步。

    “内壁区的军部力量如何?”杜迪安瞧着她问道。

    艾莉诺道:“你指的是哪方面?如果是士兵数量的话,据我所知,正规军大概有三十万人左右,预备军十万左右,士兵的普遍体质都高于你们外壁区,虽然这些普通士兵没有融入魔痕,但经过专业的强化训练,体格健硕,比起具备魔痕的初级狩猎者,只稍弱一点,其中一些王牌军团里的士兵,格斗技术高超,甚至能正面将初级狩猎者击毙,如果军部大军攻来的话,你们毫无抵抗的余地,一触即溃!”

    杜迪安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虽然料到内壁区的力量很强,但单是一个军部的基层力量就如此恐怖,的确是让他颇为吃惊,不过,在这个世界并非旧时代的二战时期,相当于BUG一样存在的魔痕力量创造出的超人类强者,才是主宰战场的关键,基层士兵的数量并不能左右一场战争。

    “拓荒者有多少?”他问。

    艾莉诺猜到杜迪安的想法,道:“拓荒者有十位,人称十大军神,战无不胜!”

    “你呢?”杜迪安瞧着她。

    艾莉诺心中惊了一下,居然把自己给忘了!还好话没说死,她平静地道:“我只能算是候补,刚刚晋级成拓荒者,像我这样的存在,在军部有十三到十五个?!彼党鲆桓龃蟾诺氖?,这样显得真实一些,至于军方的其他信息,她倒没有捏造,只是军方具体隐藏着多少拓荒者,她也不能确定,但至少能肯定,除了明面上的十大军神外,绝对还隐藏着更强的拓荒级高手!

    杜迪安微微点头,知道她应该没说谎。

    “在拓荒者上面是什么级别?”他问道,这个问题他比较好奇,也比较关键,在荒区养伤的那段时间他也问过海利莎,但她说也不清楚,没有说太多。

    “这我就不知道了,据我所知,拓荒者就已经是最强的存在了,不过拓荒者有强有弱,像海利莎殿下就属于拓荒者中最顶尖的一类,具有狩魔血脉力量,还三度觉醒,远胜过一般的拓荒者,而且又是传奇魔痕中排在前三的魔龙者魔痕?!卑蚺迪肓艘幌?,道:“也许陛下知道?!?br />
    说的同时,她的心情更沉重了几分,杜迪安会这么问她,显然就说明,海利莎如她判断的一样,真的尸化了,否则这样的问题直接问海利莎就行了,她了解的比自己多得多。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心中担忧的事情稍微舒缓了一些,毕竟,他目前能够应付的最强存在,似乎也就是拓荒者级别,如果在拓荒者上面还有更可怕的力量,那么他将毫无胜算,只能韬光养晦,将外壁区建满电力场,才有可能与之一战!

    “说说修道院吧?!彼?。

    艾莉诺道:“我对修道院的了解不多,据我所知的拓荒者,只有六位,是修道院的六大护法,不过我估计,修道院至少有十位拓荒者,他们的院长深不可测,应该属于拓荒者最顶尖的那一类,甚至比海利莎殿下还强!”

    “修道院不是也听命陛下么?”杜迪安瞧着她,这个信息是吉妮丝提供的,在内壁区的修道院和军方是亚里士多德陛下手下的两大机构,一个是武力,一个是信仰,双管齐下,统治整个巨壁。

    艾莉诺道:“是的,不过虽然也是陛下的人,但修道院跟我们军部鲜有交集,所以我们对他们知道的也不多,也不敢去打听?!?br />
    杜迪安点头,这说法倒编的挺好,他说道:“那就来说说你效忠的龙族和其他两个狩魔家族吧?!?br />
    艾莉诺一怔,愕然道:“你说什么?”

    “我没有伤你的耳朵,你应该能听得清我的话?!?br />
    艾莉诺当然能听清,只是她有些震惊,这么说杜迪安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海利莎告诉她的?可是她明明不会说话……

    “你的战甲告诉我的?!倍诺习裁辉俟首鞲呱?,因为点出的效果更好,“这是第一个谎言,我没一开始指出,是不想让你有戒心,至少这样一来,你在提供军方和修道院的信息上大致会准确,现在你可以继续说了,另外,我不喜欢听故事,希望你识趣?!?br />
    “战甲?”艾莉诺惊醒过来,随即感到有些震惊,自己这次出任务穿的战甲可是家族里的拓荒者在壁外执行任务时才会穿的,这少年怎么会知道?

    海瑟薇并没有告诉她,杜迪安曾去过荒区,毕竟杜迪安只是一个小人物,只需要知道他是否存活就足以。然而这一点忽略,在此刻却让艾莉诺吃了大亏。

    “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倍诺习部戳艘谎矍缴系墓抑?,向艾莉诺提醒道。

    艾莉诺偏头看了一眼,脸色微白,向杜迪安道:“刚才不是说还剩下三十分钟么,这才只过了五分钟!”

    “因为我的药只能治疗现在的你,时间越久,毒素的感染越深,你的身体也越接近尸化,那个时候即便你保留了意识,我也无能为力?!倍诺习惨槐菊厮档?,他当然不能告诉她,这剩下的二十分钟,他还有别的目的。

    艾莉诺脸色变了变,犹豫了一瞬,立刻道:“我说,你要知道什么,我全都说,你快问吧!”

    “龙母也有血脉觉醒吧,是几度觉醒了?”杜迪安问道。

    艾莉诺急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是真不知道,龙母已经很多年没出手了,不过我知道,她十二年前曾出手一次,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全力,但当时爆发的力量已经有四度觉醒的程度了?!?br />
    “四度觉醒?”杜迪安眯眼,海利莎如今也是四度觉醒,但龙母作为龙族的管理者,力量应该不止这样。

    “我要知道海瑟薇的情况?!倍诺习擦⒖趟档?。

    艾莉诺心想即便告诉他,他也必死无疑了,等她回去再跟海瑟薇请罪,至少罪不至死。想到这里,立刻跟杜迪安飞快地说起海瑟薇的一些基本信息。

    转眼间,五分钟过去。

    “翼族的圣子也跟海利莎殿下一样强悍,据说也将血脉三度觉醒了……”艾莉诺仍滔滔不绝地说道,在说到翼族和岩族的情报上,她没有浪费时间去编制谎言,反正这两个狩魔家族也是他们龙族的敌人,出卖给杜迪安也不算什么,让他们狗咬狗更好。

    “行了?!倍诺习泊蚨狭怂幕?,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该给你治疗了?!?br />
    艾莉诺没想到杜迪安真的说话算数,不禁露出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