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入到土壤中的艾莉诺全速向深处游去,疯狂逃命,陡然轰地一声巨震从背脊上传来,像是一整座巨山猛然压到背上,重的超乎想像,她喷出一口鲜血,腹下爬动的怪肢瞬间被压得无法动弹,其中一根肢体在骤然压下的凝实土壤撞击下,瞬间折断,鲜血直流,渗入到泥土中。

    她心中惊恐,这海利莎的力量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恐怖,这真的是拓荒者所具备的力量?!

    她顾不得疼痛,急忙扭动怪肢,将压迫得有些凝紧的土壤再次扒开,继续向下疯狂钻去,生死存亡,就在分秒之间!

    “吼??!”海利莎漆黑的双瞳中露出狰狞怒火,似乎因猎物逃掉而暴怒,她仰头咆哮一声,背脊上两只布满血丝的巨大龙翼蓦然扭动,上面的筋肉像虫子般蠕动起来,似乎肉膜内裹着一些扭动的毒蛇,下一刻,这些扭动的筋肉猛地延伸而出,顺着龙翼的边缘飞速延长,竟化作一根根血红色尖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猛然朝脚下的地面中刺去,噗噗数声,七八根血色尖刺贯穿到土壤中。

    “什么声音?!”艾莉诺飞速扒开土壤的同时,陡然听到背后传来尖锐地破土声,心中骇然,甚至忍不住想要回头张望,从声音的数量来看,有**个的样子,应该不是海利莎的追击才是,而且她的魔龙者魔痕也没有钻地的能力。

    嗖嗖嗖!

    这穿刺声极快,飞速逼近艾莉诺,她虽然擅于钻地,但毕竟是整个巨大的身体钻入土壤中,速度难免有所减缓。

    “不好!”艾莉诺蓦然转过身,背对着地底,腹下的怪肢以及覆盖着黑色甲壳的双臂利爪护在胸前,紧张地看着飞速临近的尖锐摩擦声,噗地一声,这声音瞬间抵达面前,冲破了眼前的泥土,赫然是一根血红尖锐的物体,表面布满血丝,里面有血管以及青色的筋,狰狞无比。

    艾莉诺骇然,忙抬手擒去。

    噗噗数声响起,其余的尖锐摩擦声瞬间而至,几乎是同时击穿土壤,从她身体两侧袭去。

    艾莉诺刚抬手挡住刺向面部的血红长刺,腰侧和两脚大腿便被后续击穿下来的血红尖刺击穿,瞬间血流不止,强烈地疼感让她有种身体被撕裂的感觉,忍不住痛哼一声,腹部的怪肢内侧瞬间浮现出一层锐利的刀锋,向血红长刺斩去。

    噗噗数声,她腹部的怪肢将血红长刺斩断开来,还不等她松口气,便看见被斩断的血红长刺内侧喷出大量鲜血,同时竟再次延长再生出来。

    再生出的血红长刺不等艾莉诺反应,迅速将她的身体缠绕住,像一个粽子般勒得严严实实,同时飞快收缩,将其身体拉向地表。

    然而,由于没有破土的技巧,血红长刺将她拽向地面完全是生拉硬拽,先前凝实的厚重泥土将艾莉诺的身体挤得无法动弹。

    “吼!”海利莎低吼一声,龙翼蓦然抖动,从翼边缘突变出的血红长刺飞速缩回,与此同时她脚前的地面泥土蓬松开来,随着她的低吼声,地面蓦然龟裂开来,嘭地一声,从里面破土而出,一道像蜘蛛又像龙虾的巨大怪影从泥土中被拉出,正是魔化的艾莉诺。

    血红长刺像手臂一样,高高抡起艾莉诺,狠狠地砸在地上。

    海利莎脚掌发力,蓦然冲了过去,将摔打得无力反击的艾莉诺扑倒在地上,张口狠狠咬在她胸口的一根怪肢上,利齿顿时咬破了怪肢表面的黑色甲壳,从里面渗出血淋淋的血水和碎肉。她疯狂撕咬,龙翼上的血色长刺像七八条毒蛇一样,将艾莉诺的身体缠绕得越来越紧,其中一条缠绕在她的脖子上,让艾莉诺有种窒息地感觉。

    远处高坡上的杜迪安看见海利莎从泥土中拉出袭击者时,便松了口气,随即飞快追了过去,当看见海利莎已经完全压制住对方后,他连忙抬手摇晃铃铛,发出禁止攻击的指令。

    海利莎听到铃铛声,身体微僵了一下,但手爪和龙翼却剧烈地颤抖起来,像是要挣脱某种无形的舒服,又像是要遏止住自己杀戮的本能。

    杜迪安看见她这变化,心中暗惊,有些紧张起来,他让海利莎平常收起魔化状态,除了这状态太过骇人外,还有就是进入这个状态后,她被尸化的杀戮**和对鲜血的强烈渴求都会增强,控制起来会更加困难,所以只有到了万不得已时才会让她释放出全力。

    海利莎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喉骨摩擦声,像是刀片在喉咙里搅动一样,她抬头望着杜迪安,漆黑的眼瞳中倒映着杜迪安的身影,她就这样狰狞地望着他,一直望着,一秒钟过去,两秒三秒过去,她身上的颤动渐渐地平息了下来,直到彻底恢复静止,就像被时间定格一样。

    杜迪安松了口气,立刻激发出半界限者状态,体外涌出白骨,?;ぷ派硖宓囊?,他跳到海利莎面前,望着被她的魔化躯体勒得满脸紫红的袭击者,发现是一个女人,而且从身手来看,应该是拓荒者无疑!没想到内壁区居然又派来一个拓荒者,而且从这拓荒者的行为来看,似乎并不是想要袭击他,而是来勘察情报的。

    毕竟,如果是袭击的话,就不会引诱毒虫来打草惊蛇了。

    而且换做是他的话,在损失过一名拓荒者的情况下,就不会再派一个拓荒者过来袭击,至少也是两名到三名以上,才能确保零损失猎杀目标!

    他蹲到这女拓荒者面前,蓦然出拳,击在她的太阳穴处,虽然有黑色甲壳?;?,但通过透视看见,这里依然是她脑袋上骨骼最薄弱的一处。

    随着他出手的暗劲震入,女拓荒者瞪得惊恐的双眼顿时呆滞,昏迷了过去。

    杜迪安望着她涨得紫红的脸,立刻摇晃铃铛。

    海利莎听到声音,背上的龙翼微微收缩,上面的血红长刺尽数缩回龙翼中,最后连同龙翼一起缩回体内,而覆盖在她身上的鳞片也尽数消退,最外层的鳞片失去光泽,变得干硬,像是树皮一样掉落下来,落得遍地都是。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此刻她的衣服因战斗有些破损,褪去鳞片的双腿和手臂雪白如玉,看上去十分动人。他扫了一眼周围赶过来的侍从,立刻脱下自己的外套耷在她的肩上,将露在外面的光滑雪背盖住,再脱下长衫系在她的腰上,遮住了修长雪白的长腿。

    做完这些,他向远处的诺伊斯招手。

    诺伊斯飞快赶来,望着现场留下几个巨大凹坑的狼藉战场,暗暗心惊,向杜迪安道:“少爷,您没事吧?”

    杜迪安立刻道:“把这个女人带上,立刻准备最大分量的麻醉剂给她注射了?!?br />
    诺伊斯望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袭击者,看到后者狰狞的外躯,有些胆寒,他见过一些狩猎者因魔痕的缘故身体出现奇怪的兽化肢体,但没有一个是像这样大面积兽化的,除了面容和大概的躯干,几乎再也找不到其他人类的影子了,这真的还算是人类?

    他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强忍着恐惧和恶心,将其抱起。

    杜迪安收起半界限者状态,抱起海利莎返回广场,向被动静引来的巴顿道:“立刻封锁现场,把所有目击者记下来,此事不要生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