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一只花纹蜜蜂从面前的树叶上飞过。

    艾莉诺完全没有理会,她将身体紧紧贴在树上,粗糙的树皮咯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但她知道自己必须忍耐,因为在前方三百米外的那座神殿里,很有可能住着那位上任圣女,若是被她察觉到自己在这里,就不仅仅是不舒服那么简单了。

    她潜入这座外壁区戒备最森严的神山已经有半个小时了,而且已经找到了绝佳的观测角度,只要不靠近到两百米范围内,且不怀有杀意的话,她相信即便海利莎真的存在这里,也无法察觉到她的存在,这一点,她在很多年前潜入圣女峰时就验证过了。

    “一共有……两个人的气味,其中一个身上的汗味是雄性的,情报里说,她身边一直跟着一个少年,跟她形影不离,这气味应该就是那个少年的?!卑蚺的抗庖薜厣ㄊ幼拍亲竦?,对她这样身经百战的高手来说,有人远远看她一眼,她都能有所察觉,“另一个气味跟她有一点点像似,应该是她没错,不过这气味里混合了一些血腥味,以及腐烂的味道,有点奇怪?!?br />
    她轻轻耸动着鼻腔,采集着从前方神殿中散发出的气味,心中有些半信半疑,她已经有七成把握,能肯定那座神殿里的另外一人,真的是消息里说的海利莎,她并没有像海瑟薇说的那样战死在壁外。

    不过,她了解海瑟薇的性子,单单七成把握显然无法让她满意,她只能继续等待,等到亲眼验证为止!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在十分钟前,她看见了神殿的窗边有一道身影走来,正是资料中给她的那个少年,漆黑色的头发,独自一人站在窗边,嘴里叼着一根纸卷的东西,并且点燃此物,吞吐着烟雾。

    这烟雾散发出来时,顿时让她有种作呕的感觉,气味刺鼻难闻,不过她看这少年的样子,似乎并不在意这气味,将这散发怪味的烟吸进又吐出,脸上既不像是享受,也不像排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东西。

    她看了看窗边的角落,并没有看见海利莎,心中有些失望,不过心想也是,以海利莎那种洁癖的性格,能够容忍这少年在同一个屋檐下制造出这样的怪味,就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时间匆匆而逝,转眼间到了午餐时间。

    她一直在等待这一刻,只见那位频繁出入神殿,身穿教皇衣袍的少年带着侍从进入大殿中,在这些被盖子罩住的食物中,她闻到了香喷喷的气味,同时也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道,分明就是生肉!而且是生牛肉的味道,有一股子牛腥味。

    她微微皱眉,这生牛肉多半只是稍微煎一下两成熟的牛肉,应该是那少年吃的,至于海利莎,她向来不喜欢看见鲜血,吃的东西都是八成熟的。

    没过多久,午餐结束,侍从带着餐具陆续退出。

    艾莉诺继续等待片刻,仍没见到里面有人走出,心中不禁苦闷,难道海利莎跟这少年打算一整天都待在里面吗,也不知道出来活动活动?

    等到下午三点左右,里面仍毫无动静,她心中郁闷,从树上轻手轻脚地下来,胸前的地方缓缓生长出几条怪肢,飞速潜入地面,这是她的魔痕能力。

    在潜入土地后,她依然睁着眼睛,只是原本正常的眼珠此刻却变成全白,像翻了白眼一样,而在她的眼中,虽没有光源投入,但周围却不是一片漆黑,并且周围拥挤的沙石也没有破坏她的眼珠,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眼珠外面有一层透明晶体一样的物质,将眼珠?;ち似鹄?。

    她静心聆听,感知力顺着土壤像蛛丝般蔓延而去,笔直延伸到神殿下面,在神殿下面的土壤,就像是一面黑暗的湖泊,宁静如镜,此刻在这黑暗湖泊的中间地带,有点点涟漪泛起。在她听觉感知具象化中,这涟漪处是两只脚,脚踩在地上没有挪动,但是脚上面的肢体,一直到胸口处,却有心脏在跳动,这微弱的跳动传递的微弱声响,透过脚掌传递到地面,再传入到了她的耳中。

    除了分辨数十万种气味能力的超级嗅觉外,她的听觉才是最强的武器。

    “心跳频率稳定,只有一个人存在的动静……”艾莉诺的白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前面的土壤,显得有些骇人,她更加聚精会神地聆听,先前闻到的气味分明是两个人的,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的动静?难道说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所以掩去了自己的动静?

    可是,即便要掩盖,又怎么掩盖?难道在神殿内是腾空的?

    仔细聆听许久,依然没有第二人散发出的动静,她心中的疑惑慢慢变为心惊,难道说,她就这样的存在着,自己却无法感知到她?

    这是她的新能力?

    她想不出答案,犹豫许久,微一咬牙,身体下面生长出的几根怪肢飞速刺穿土壤,将她的身体推入到地底更深处。等潜入到地底上百米后,她才小心翼翼地向前方的神殿方向靠近过去。

    片刻后,她来到了神殿的下面,然后继续向前爬出一段距离才停下。

    “再往前一米就是悬崖,一出去就有可能暴露我的气味,距离太近了?!彼抗馍炼?,心中有些苦笑,这还真是一份苦差事。

    不过,好在她早有准备,当即从衣甲中取出一根细黑的管子,戳破土壤,向外伸去。

    等伸到外面后,她张口含住一嘴土壤,用牙和嘴唇将土壤扣住,然后向管子里吹出一口气,这气的力道较大,将管子里的泥土逼了出去,而且因为含着泥土的缘故,口气中全是泥土的味道,闻起来不容易起疑心,多数会认为是刮来的山风。

    等管子通好,她取出一根细丝和手指盖大小的镜片,将镜片上一个细小针孔用细丝穿入拴住,然后将镜片塞入到细管中,将其吹到管外,露在悬崖上,然后轻轻调动细丝,将镜片拉回到管口的一个极细小的“V”状嵌痕中,使镜片呈五十度的倾斜向上。

    这样的角度,她从管中望去,恰好能看见悬崖上面的状况,这是她多年来最喜欢用的观测手段,材料不多,携带方面,而且隐蔽,还能随手丢弃不会被察觉。

    做完观测工具,她继续取出第二根细管,将其小心翼翼地刺出土壤,露在悬崖外面,这根管子有一个折弯的弧度,她取出随身准备的一个细小红钉,塞入管子中,这红钉的末尾有一个玻璃管装置,是她独特的设计,此刻调整好红钉在管内的角度后,从周围的泥土中深吸了口气,猛地吹出。

    红钉飞速弹射出去,顺着管子的弧度向悬崖上面射去,钉在了上面几十米高的悬崖上,声音极小。

    做完这些,她开始静心等待。

    不消片刻,悬崖上忽然响起沙沙声音,只见陡峭的岩壁上陆续爬来一些扭动的毒蛇,以及小型毒蜥。这些毒虫像被召唤一样,向红钉的方向爬去。

    艾莉诺通过细管望去,聚精会神地等待着。

    她知道,神殿里的人一定会察觉到这动静,然后走过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