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禁术?”黎塞留脸色微变。

    禁术之所以被列为禁术,要么是破坏力太大,能轻易摧毁巨壁,要么是太过残酷,毁灭人性!然而,杜迪安却准备启动这样的禁术,可谓是为了追求胜利,无所不用其极了!

    “少爷,这些禁术要全面启动么,其中有些禁术需要大量人体做实验,若是启动的话,黑暗教徒只怕会四处抓人,闹出大乱子……”黎塞留斟酌着言辞小心翼翼地道,他知道,唯一有可能阻挡杜迪安的原因,不是破坏力太强,而是要牺牲太多生命。

    “无妨,这正好是我们教廷竖立威信的时候?!倍诺习驳坏?,“黑暗教徒活动频繁,才会让人们再一次体会到被黑暗教徒袭击的恐惧,也会更依赖于我们光明教廷,这样一来,即便是暗地里对我们有微词的人,也不敢说什么,毕竟,我们只需要镇压住黑暗教徒,就能抵得过所有其他的过失!”

    “要知道,人是自私的,健忘的,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只要你能在危难时?;に?,他就会感激你,就会有人拥护你!”

    杜迪安俯视着他,“这种事情,不也是你以前常坐的么,应该不用我说的这么详细吧?”

    黎塞留脸色变了变,从利益的角度来说,他承认杜迪安说的没错,不过他要否认一点,虽然他以前执教时也是这么做的,但把握的度是很有分量的,至少在禁术这一块,他封锁了,不会轻易去碰——虽然这也是修道院的意思,但他内心也有相同的想法。

    毕竟,太大的混乱,总是难免容易失控。

    “我知道了?!彼拖峦?,知道杜迪安主意已定,多说也无用,当即也不再继续劝说什么,毕竟劝说对他而言是一种危险的事情,而他做了这种事情,平民们也不知晓,只会苦逼了自己。他向来不愿当英雄,也没有那种自我高-潮的悲壮豪情,利益性的思考方式早已渗透在他的骨髓中。

    “如果我看的历史书是真的话,当初这面叹息之墙,是内壁区建造起来的吧?”杜迪安的目光望着窗外的远方,从乌托山顶恰好能眺望到远处的叹息之墙,当然,这距离以普通人的视觉是难以触及的,但对他和黎塞留来说,却并不难,可以看得很清晰。

    听到杜迪安的话,黎塞留微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忽然说到这个是什么意思,他低头道:“是的,最初的希尔维亚巨壁本是没有内外壁的区分,但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大部分的幸存者迁徙到了内壁区,也是巨壁的核心地带,然后在这片隔离地带,建造了叹息之墙?!?br />
    “所有出生在外壁区的人,都很想跨过这道墙,你也很想吧?”杜迪安说道。

    黎塞留看了他一眼,思索一下,如实道:“有想过?!?br />
    “想过?为什么后来不想了,是不是当上教皇,已经享受到了安逸的滋味儿,懒得拼搏了?”

    黎塞留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虽然杜迪安说的很直白,但的确说中了他的心思,他人越老了,就越不想动了,也不想挣扎了,生活就这么顺其自然地过着,感觉挺满足,毕竟,他已经站在了顶峰,继续拼搏的话,很可能一无所有。

    “这次的战争,咱们还得指望着这道墙?!倍诺习彩栈啬抗?,淡然道:“这一次,内壁区很可能会急切地想要打破这道墙,甚至是恨透了这道墙,就像曾经的你们恨透了这道墙一样?!?br />
    黎塞留微怔,心中有些不解,但他没有多问,只觉得好像这少年似乎又在谋划着什么事情。

    “去忙吧?!倍诺习不邮值?。

    ……

    ……

    内壁区,龙族领地中。

    作为三大狩魔家族之一的龙族,领地极其广阔,家族根源领地媲美一座大型城市,至于建造在各个城市边的驻扎领地,加在一起就更是庞大了。

    此刻在龙族的圣女峰上,海瑟薇在广场上练枪,一杆巨枪在她纤细的手掌中上下翻飞,如蛟龙猛兽,声势迅猛,肃杀之气令周围的侍从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这座圣女峰跟当初海利莎掌管时已经完全不同了,山上不再是荒无人烟的萧瑟,如今各座建筑都已经请了最好的工匠前来改造过了,改成了她喜欢的风格,地板全都翻新了一遍,山道上各处站满侍从,戒备森严,如一座铜墙铁壁的堡垒,即便是一只飞鸟侵入,都会被击落。

    在广场尽头的台阶上,一道面色极其苍白,身影轻飘飘像鬼魅般的中年人悄无声息地飘然而来,行走无风,却又迅捷无比,静悄悄地来到海瑟薇练枪的这块场地旁边站着,看她练枪。

    海瑟薇早就注意到了他,等他过来后,手腕抖动,将最后一个龙刺式练完,立刻收枪,转头问道:“先生,有什么大事么?”她知道,没有大事他不会亲自过来找自己。

    “小姐,我刚从修道院那边得到消息,听说修道院的探子在外壁区看到了你姐姐?!卑酌嬷心耆丝偶降厮档?。

    海瑟薇一怔,睁大了眼睛,将手里的巨枪杵到地上,击穿了地板,“不可能,她已经死了,不可能还活着!”

    “这个我知道,但是修道院的消息应该也不假,这件事可能有蹊跷?!卑酌嬷心耆怂档?。

    “绝不可能!”海瑟薇攥紧了枪杆,愤然道:“不管什么蹊跷,她不可能还活着!当初我们遇见的可是进化出意识的大尸王,她又身受重伤,我亲眼看见的,她不可能活下来,她的狩魔器遗落在荒野那么久,都没有回收,怎么可能还活着?!”

    白面中年人目光微微闪动,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再次提到那个人,还会让她如此激动,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心中暗暗叹息,看来那个人从小对她的阴影实在太大了。

    “据我所知,修道院这些年秘密经营那片被隔离的外壁区,虽然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但是我曾经派人去外壁区暗访过,外壁区的确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荒凉贫瘠,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利用价值?!卑酌嬷心耆说溃骸澳抢锏牡赜蛱×?,当年遗落在那里的人,都是低等贱民,这些年被驱逐到外壁区的人,也是贵族仆人,罪犯,都是血统低劣的下等人,他们繁衍出的后代,也是如此?!?br />
    “不过,在外壁区倒看到一个可笑的现象,这些被驱逐出的贵族仆人,居然自称贵族,还模仿叹息之墙建造了隔离壁,将更低贱的人隔离开来,真是无知!”

    海瑟薇心中烦乱,听到他的这些话,皱眉道:“你还去关注这些?”

    白面中年人见她嫌弃,微微一笑,不再扯远,道:“近来外壁区出现动荡,修道院安插在外壁区的力量被人拔掉了,据说还派了拓荒者前去解决问题,结果派去的拓荒者反而被杀了,还有人目睹到像你姐姐的人出现在外壁区,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去调查一下?!?br />
    “她叫海利莎,不是我姐姐!”海瑟薇目光森然,一字字地道。

    白面中年人微怔,当即一笑,道:“好,是我说错了?!?br />
    海瑟薇这才从他脸上转开目光,冷声道:“你要说的,我已经听明白了,这件事我会让艾莉诺去勘察的?!?br />
    ……

    七夕节,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