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令,把那边几个管事儿的将军叫来,随我一同去总部,别让大家久等了?!倍诺习蚕蛳4镂乃档?。

    希达文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这个少年,将心中的震撼压下,沉默少许,让旁边的五星上将将杜迪安的话传令了下去,她知道,杜迪安这是要抽空大军的指挥,截断大军的关节。

    很快,六位上将带着亲卫驰骋而来,面见希达文。

    “你留在这里看管大军?!倍诺习蚕蛭逍巧辖?。

    五星上将怔住,不禁道:“为什么留下我?”

    “因为你怕死,我知道你不会乱来?!倍诺习菜档暮苤苯?。

    五星上将感到一些难堪,但他能混到今天的地位,这点侮辱早已算不得什么,低头应诺,将怒气憋在心底。

    见他这副模样,杜迪安放心下来,招呼希达文一声,从战车上纵身跃起,跨坐在前面的一匹战马背上,勒住马绳,两脚一夹,雄浑的力量顿时镇住这头乱蹿挣扎的战马,回头望着希达文。

    希达文嘴角微微牵动一下,没有多说什么,从旁边叫来一匹战马,领着赶过来的六位上将,跟随着杜迪安一路骑行着离开大军。

    高坡上,黎塞留和圣洛伦萨等人望着前方骚乱的大军渐渐平复下来,由于大军人数众多,杜迪安又深陷万军丛中,即便是黎塞留的视觉也看不清杜迪安的身影在何处,正在焦急等待时,忽然间看见大军中分开一条小道,几个铁骑从中飞奔冲出,为首的黑甲身影,正是杜迪安!

    黎塞留眼睛一瞪,心中震撼,虽然知道这大军未必能杀得死杜迪安,但亲眼见到他平安归来,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很快,他看见了杜迪安后面跟着的几个铁骑,上面坐着的全是穿着将军盔甲和肩章的人物,其中更有一个秀丽身姿,头盔下的一头长发飞扬,面容秀丽,带着别样的魅力,正是军区三大司令之一的希达文!

    “他真的做到了!”黎塞留心中震动,感到一丝心悸。

    旁边的圣洛伦萨和布莱森,以及军区将军很快看清了从大军中冲出的铁骑面目,全都目瞪口呆,没想到杜迪安孤身一人面对千军万马,居然安然归来,而且后面还跟着希达文司令!

    “希达文她疯了么,居然离开了大军!”布莱森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怒叫道。

    旁边的圣洛伦萨较为冷静,眼中的震撼慢慢收起,低沉道:“她应该是被胁迫了,不得不出来?!?br />
    布莱森转头望着他,看见他苍老的脸庞上的低落之色,顿时呆住,心中忽然意识到,大势已去,军区从此将易主。

    很快,杜迪安骑着战马来到了高坡上,目光第一眼便看见了站在卡奇旁边一动不动的海利莎,站的位置跟他离开时的一样,他心中松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柔色,但一闪即逝,很快便恢复冷漠之色,骑着战马来到黎塞留等人面前停下,翻身下马。

    这时,他后面的希达文率领着六位上将相继抵达。

    “赶到这里是准备庆祝我凯旋归来么?”杜迪安瞧着圣洛伦萨等人。

    圣洛伦萨和布莱森等军区将士顿时感到羞辱,虽然没有镜子,但也能感受到自己此刻的脸色是何等难看,一个个羞愤地低下头去,以沉默来顽抗着最后的尊严。

    “带他们进去?!倍诺习蚕蚶枞羲档?。

    “是,少爷?!崩枞粲ε?。

    站在黎塞留后面的厄尔诺林和其他骑士长满脸震撼地看着杜迪安,感觉今天所见到的一切,全都像梦中一样,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布莱森司令!圣洛伦萨司令!”

    希达文后面的六位上将看见被制服的圣洛伦萨等人,勃然变色,又惊又怒,噌地一声,其中一位上将拔出了战刀,怒视着黎塞留等人。

    希达文知道局势已定,不想他们无谓牺牲,道:“都住手,我们已经败了!”

    “败了?!”六位上将满脸错愕地看着她。

    其中一个大将性子急躁,急怒道:“司令,我们后面这么多弟兄在,数万大军在手,为什么要投降?!难道我们还怕他们教廷?!”

    希达文沉着脸,道:“我们不怕教廷,但是这位杜先生能在大军中将我们逐一斩杀,先前的骚乱,你们也看见了,他一人冲入大军,毫发无伤,连斩数将,无人能挡,我也远不是他的对手,他已经不是靠人海战术就能战胜的人了,我们败了!”

    六位上将全都呆住。

    “军队最大的特色,就是服从命令,下级服从上级,就像蚂蚁,兵蚁服从蚁后?!闭驹谂员叩亩诺习不夯嚎?,向面前的卡奇道:“要一个个杀死兵蚁很难,但如果踩死了蚁后,这些兵蚁就是一盘散沙,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而且是无法掩盖的缺点,知道么?”

    “知道了,少爷?!笨ㄆ媪阃?,心中却仍有些热血澎湃,他没想到杜迪安真的能够在万军丛中擒下敌将首领,这样的事情他只是吟游诗人的故事里听说过。

    杜迪安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没有完全听进去,也不再多说,走到旁边牵起海利莎的小手,脸上的冷漠如冰雪融化一般,目光轻柔,道:“久等了,我们进去吧?!?br />
    海利莎默然不语。

    杜迪安牵着她,转身向军区总部走去。

    黎塞留立刻退让到一旁,站在他后面的厄尔诺林和其余教廷骑士长等人见状也连忙退开。

    与此同时,在上万米外的一处偏僻草地上,草地微微耸动,向上隆起,草地下面却是一个人的脑袋,手里举着望远镜,眺望着远处的高坡。

    “那个女人是……是我看错了么?”他有些疑惑,皱着眉头,思索半响,摇头自语道:“算了,不管了,还是将这里的情况都汇报上去再说,不过,这个外壁区的小鬼,力量倒真是可怕,居然能秒杀一个高级界限者,这力量应该接近拓荒者的级别了吧,难怪他们没了音讯,看来是栽在这里了?!?br />